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三零六章 神医

时间:2017-12-16作者:回头大宝剑

    ,!

    临着学堂的对街,有间名为‘济善’的药堂,门前摆有两口烧煮的大锅,淡淡的药香从里面飘散开来,弥漫四周。

    药堂门口排起两条长龙,远处走来名高个青年,脖子上骑着个小家伙,抱着青年脑袋,嫩嫩的小手指向药堂,嘴里含糊不清的咕嘟着:“噜~~噜~~”

    这对父女不用说就知道,吕布和他的女儿。

    本来是想去城外的乡塾找戏策,毕竟回来两三天了,不去看看戏策,怎么都说不过去。

    乡塾的旧址仍在,可塾堂里并无戏策踪影,后来吕布才被人告知,塾堂已经迁至了城内东南。

    一年半没回来,郡城里的建筑布局,变化真大。

    吕布心中如是感叹,至于骑在脖子上的小家伙嘛,在家的这两天,吕布可谓是使出了浑身解数,逗得女儿总算认可了他这个爹爹的存在。

    塾堂就在对面,吕布也不急于这一时半会儿。前方药堂的门口聚集了这么多百姓,他心中难免有些好奇。

    吕布走了过去,轻碰排至末尾的老人肩膀,和善的询问起来:“老翁,你们排这么长的队,都是来看病的吗?”

    穿着旧袄的老翁回头看了一眼吕布,见他带着娃娃,面露慈祥的笑问起来:“年轻人,外地来的吧?”

    吕布不明所以,老翁便又说了起来:“看见这两条排着的队伍了吗?我们这边是领药的,如果要看病的话,得去那边排才行。”

    “听您老的口气,好像在这里领药不必花钱?”吕布好奇问道。

    “前面锅炉里煮着的汤药,就是用来供行人驱寒御暖,不收钱的。”

    反正前边排队的人还有很多,老人便和眼前的后辈晚生闲谈起来:“去年年底的时候哇,咱们郡来了个活神仙。无论什么疑难杂症,到了那位神医手中,只要按照他开出的方子,不出一月,保管药到病除。附近郡县的大户人家,很多都不远千里的赶来咱们五原,求着这位神医看病哩。”

    “有这么夸张吗?”吕布隐约猜到了这位神医的来头。

    老翁见吕布似是不信,顿时来了脾气,觉得此人亵渎了神医的名声。当场将袖口往上折上两转,口中如说书一般的讲了起来:“县内的五官掾知道吧?前些日子他咳嗽不止,整天昏昏沉沉,有时候还口吐浓血。那日他被家人用担架抬至这里,神医摸脉一诊,说这是肠痈病,咳嗽的浓血并不是从肺里出来的,于是开了两钱散剂,给他服下。

    五官掾服下后,当场哇哇的大吐浓血,他的家丁以为闹出了人命,怒遏的想要动手拆了这药堂,并将神医送去见官,告他图财害命。

    然则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那位五官掾竟奇迹般的从抬着担架上爬了起来,随后呵斥了家仆一通,走到神医面前,作揖行礼,谢过活命之恩。”

    老翁这边刚说完,那边又有个粗髯的中年汉子立马接口:“东边定襄郡中陵县的葛家老爷,当初也是患了重病,寻遍郡中医郎皆是束手无策。后来听说了神医的事迹,乘着马车来到咱们五原郡,神医诊断过后,几副药方一下肚,休息小半月,好了。

    但这事儿没完,葛家老爷裁之后,神医叮嘱他说:‘你现在的身子还很虚弱,没有完全恢复,不要过于劳累,尤其禁绝同房,否则会死’。

    结果呢,葛老爷的小妾听说他裁了,从百里外来看他,当夜还行了房事。果不其然,第三天的下午,葛家老爷就发病身亡。

    你说准不准?

    除此之外,赤风岭的猎户,八里庄的货郎,白石桥的锁匠,魏公村的樵夫……”

    说着说着,周遭百姓们都来了兴致,各自讲起了关于神医的一系列传说。

    如果当初不是被张仲景医好了疫疾,吕布还真当他们是在讲神话故事。

    恐怕也只有有着一颗仁心的张仲景,才会免费的施舍汤药,救济百姓了吧。

    直到许多年后,吕布遇到了一名姓华的游方医郎,才改变了这一想法。

    走进药堂,吕布环顾一圈,里面有十余名穿着学徒服的青年,诊脉,开方,抓药,忙碌不停。在张仲景的教导之下,基本的伤寒感冒,他们已经可以独自应付。

    “张医郎可曾在此?”吕布走至诊脉的青年面前,出声询问。

    听得是来找张仲景,药堂的大弟子樊阿走来,神态谦和:“家师上山去了,可能要明日才会回来。如果不是重症,还烦请您到后面排队。”

    吕布点头应允,既然张仲景不在,他留在这里也没多大意思。

    出了药堂,穿过街道,吕布迈进了塾堂。

    在向一名孩童问清戏策的位置后,吕布便来到那屋子前,伸手推开房门。

    嘎吱~

    随着一声刺耳的开门声,正在屋内烤火的戏策郭嘉二人同时看来,毕竟塾堂里的学生们,是不敢不敲门就直接进来。

    不必看清相貌,仅从身高就能判断出来人的身份,郭嘉没好气的哼哧一声:“哼,还真是说吕布,吕布到。”

    戏策早已起身,作揖行礼:“戏某见过将军。”

    “先生不必拘礼,倒是某回来这么些天,还从未来拜访过先生,真是深感惭愧。”吕布示意戏策坐下,随后他将小家伙从脖子放下,抱入怀中,也在炭盆边找了个位置坐下,和戏策郭嘉呈鼎立之势。

    对于刚刚出言呛他的白狐少年,吕布也没责备,如今的他心胸虽说不是宰相肚里能撑船,但起码不会同孩子一般见识。

    毕竟是戏策当初用了不光彩的手段,将他强掳至此。

    “小铃铛,还记得吗?你满月的时候,可是尿了我一身的呢!”戏策‘啪啪啪’的拍起手掌,想要引起小家伙的注意。

    吕布没在的时间里,除了严家老爷、夫人,以及四哥严信,再也没人踏足过那小院一步。

    贵贱有序,尊卑有别。

    小家伙浑似没有听见,望着炭盆里燃烧的柴火,像是发现新大陆一般,抓着吕布的食指又蹦又跳,欢呼着只有她自己才能听懂的语言:“噜~噜~”

    看着活泼的女儿,吕布眉眼间皆是宠溺,笑着回应起来:“噜~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