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三零五章 所谋者 天下耳

时间:2017-12-16作者:回头大宝剑

    五原郡城门口,魏木生陈卫等二十余骑成功返抵。

    他们虽是与吕布同日启程,但胯下的战马跟赤菟比起来,差的可不是一丁半点儿,更何况吕布归心似箭。

    城内东南角,起初的小乡塾从城外迁至了这里,占地面积比起之前大了数倍。原先只是一件破房子,房顶铺着茅草,如今已是鸟枪换炮,砖瓦盖顶,垒土修身,筑得严严实实。

    这倒不是戏策的主意,而是那些孩童父母,向郡守请愿,然后出工出力修建起的新学堂。

    城中百姓之前都是些穷苦人家,要么是流离失所,要么是在给豪绅当佃农。他们以前根本不敢想象,自家的娃儿也能够识字学本事,那是只有大户人家的子弟,才能够享有的待遇。

    看着孩子们用枝丫、石块在地上写着学来的生字词语,他们这些当父母的,心里有着说不出的骄傲自豪。

    天底下,哪个父母不望子成龙,望女成凤。

    戏策不收分文的传授知识,百姓们感恩戴德,但凡自家有了好东西,肯定第一个给这位先生送去。

    塾堂里的弟子学生,从起初的几个,十几个,延至今日,已经超过两百之数。

    小到六七岁,大到十三四岁。

    读书是件神圣的事情,起码在质朴农汉们的眼中是这般。

    每当路过塾堂前的街道,听到塾堂里传出的读书声,路上百姓都会放轻脚步,心存敬畏。但凡无紧要之事,绝不会迈进塾堂一步,怕他们这些凡夫俗子,玷污了学堂圣地。能够远远的看上一眼自家孩子,便已然心满意足。

    “小先生,这个字怎么念呀?”六七岁的孩童拿着竹简,凑到白狐少年的跟前。

    戏策曾经向郭嘉发出过邀请,让他也来教书,省得整日里无所事事。结果郭嘉当场就给否了,他知晓自个儿的脾性,放荡洒脱,哪受得了教书这种苦闷的繁琐事务。

    只有在闲得特别无聊的时候,才会来塾堂溜上两圈。

    塾堂里的学生,则会称呼他一声‘小先生’。

    记得郭嘉刚来的前两次,许多与他岁数相仿的少年学生,皆是不服于他,纷纷出题刁难。

    结果嘛,自然不言而喻。

    尽管现在的郭嘉还未成长为完全体的鬼才,但以他现在的聪慧头脑,也是少有人能够压得住他。

    这帮村野少年,仅仅靠学了几个月的知识,就来显摆卖弄,想要难倒郭嘉,简直是异想天开。反倒是让郭嘉说得妖鬼传说,给唬得一愣一愣。

    郭嘉顺着男孩手指的位置,微楞一下,随后便给他解释起来:“这个字呢,念‘轲’,荆轲的轲。”

    小男孩明白之后,有模有样的行礼作揖,道了声:“谢小先生点拨。”

    郭嘉‘嗯’了一声,站起身来,他走到一处屋门前,直接踹开了房门。

    正在屋内烤火的戏策听得响动,侧目看来,见是郭嘉,脸上带有笑意的朝他招了招手,“奉孝啊,来来来,过来暖和暖和。”

    郭嘉转身将门合上,走至近前劈头盖脸的叱问道:“戏志才,你疯了吗,居然教他们这个!要是传到了汉王廷,一百个脑袋都不够你砍的!”

    荆轲刺秦王,出自于《战国策.燕策三》。

    汉家尊儒,而《战国策》中所提倡的政治主张和言辞策略,完全与之悖逆,没有半点相融,更是被汉家的大儒们,斥之为‘邪说’。

    “儒家宣扬的那些礼数,无非是忠君爱国,愚弄百姓的手段。毕竟百姓们越蠢笨愚驽,他们掌控起来,才更加得心应手。”

    戏策淡淡说着,郭嘉不是外人,也没有必要支支吾吾的欲盖弥彰。

    “当今天子好大喜功,仁义不施,卖官鬻爵;储君未立,宦官干政,外戚擅权,朝堂之内明争暗斗。两次党锢之祸,异族连年寇边频繁,蛾贼之乱,凉州叛变……一系列的事情,都足以说明问题。”

    “盛世用儒,乱世么,当用兵。”

    “别人看不清楚,你我应该比谁都明白。汉王朝的气数,将尽了。”

    “相信不止是我,肯定还有许许多多的人,他们也都在等一个机会,等大厦将倾,然后——众人推墙。”

    戏策说完,郭嘉心里的火气也随之消散,他最能体会戏策的想法。他两既是同一类人,也不是同一类人。

    郭嘉走来坐下,将手伸到炭盆上方,烘烤起来,清秀的脸上略有不忿:“你为吕布出谋划策,殚精竭虑。他倒好,回来这么多天

    </br/>共2页,现第1页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