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三零三章 一家,三口

时间:2017-12-14作者:回头大宝剑

    哒哒的马蹄在空旷原野响起。

    火焰色的战马飞速驰骋,从长安到五原上千里的路程,只用了不到一天半的功夫。

    前方的城廓映入眼帘,马背上的将军愈发催促起胯下骏马。

    归心似箭。

    仅仅两个晃眼,赤菟在城门口停下了疾驰的四蹄。

    负责看守南门的青年门侯正想过来按例盘查询问,当他望见马背上的男人后,双目满是不敢置信的急跑上前,随后抱拳行礼,言语间满是激动:“卑职薛兰,拜见将军!”

    昔日为祸一方的爪牙,如今也成了守城门的小校官。

    吕布对薛兰印象很深,但他此刻心却不在这里,只是同薛兰点了点头,便骑马入了城中。

    薇娘,玲绮,我回来了!

    吕布拍马狂奔,一时间,脑中飘过无数重逢的画面。

    如今的五原郡在严信的治理下,井然有序,蓬勃发展。仅郡城内的百姓人数,就已经突破三万,如果将郡内九县的人口数全部加起来,足有十二万人。

    比起吕布走的那会儿,可谓是天翻地覆。

    经过郡守府门前的大道右拐,就是自家的小院。

    吕布下马,往着院门方向走去,激动忐忑的心境在这一刻,安宁无比。

    回家了。

    叮铃~~

    吕布耳朵微动,他听到了铃铛的响声。

    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在院门右边大树底下,有个穿着厚袄绒靴的小家伙,红彤彤的稚嫩小脸儿,戴着毛茸茸的小虎帽,深一脚浅一脚的在雪地上走着,留下一串串的小脚印。

    两名婢女跟在左右,小心翼翼的呵护着她。

    叮铃~叮铃~

    小家伙每走一步,都会发出银铃般的响声。仔细看去,原来在她腰间别有两个串在一起的铃铛,一个赤焰纹身,一个银白如月。

    吕布差点当场落下泪来,这是我的女儿啊!

    在他想象中的温馨画面,是小家伙欢笑着跑来迎接,亲昵的唤着他阿爹阿爹。

    而此时此刻,吕布心里却有着一股说不出的酸楚难受,憋得他快要喘不过气。

    他慢慢走了过去,两只长满粗茧的大手在衣襟上揩了一遍又一遍,柔和的眼眸中只有那个踢着积雪的小不点。

    两名婢女见到陌生男人往这边走来,心生警惕。然而当看清来人相貌时,她两先是一愣,继而福身行礼,喊了声‘老爷’。

    小家伙见到吕布走至近前,在她的小脑袋里,可从没有过这么一号人物。怯怯的往后缩了缩,抓着一名婢女的裙摆。

    婢女将小玲绮抱起,吕布搓了搓手,待到冰凉的手掌热和一些,他才伸出手去,眼中充满疼爱和希冀:“来,让爹爹抱抱。”

    熟料小家伙根本不领情,也不去看吕布,两只小手环住脖子,直接趴在婢女的肩头。

    婢女本想将小家伙递到吕布手上,然则小家伙抓得太紧,她又不敢太过用力,只能面露尴尬的看着近前风尘仆仆而归的家主。

    吕布见状,伸手握住小玲绮的腋下,稍稍用力,便将小家伙抱到了怀中。

    哇呜~哇呜~~

    小玲绮见落入了这个‘坏人’的魔爪,顿时大哭起来。

    “玲儿,我是爹爹啊。你不记得了吗,以前你最喜欢爹爹抱的,别人抱你会哭,只有我抱,你才会笑……”

    吕布心痛如绞,一个劲儿的说着,眼泪涌至眼眶,双眼也跟着湿润起来。

    女儿这一哭,击碎了他这个当爹的心。

    小家伙可听不懂这些,依旧嚎啕大哭,同时也不忘用力的推着眼前这个陌生男人。

    担心女儿后仰下去,吕布换了个手势,用左手搂着小腿,托住屁股,右手护着女儿的后背,随后微微摇晃,两滴滚烫的泪珠落在了女儿额头:“小玲绮,你别哭啊!爹爹以后再也不走了,好不好?

    纵使面对生死危机的困境,吕布也从未流过一滴眼泪。

    然而此时满腔的愧疚,却让这个铁骨铮铮的男儿,不禁泪落两行。

    哇呜的大哭声悄然间停了下来,小玲绮摸了摸脸上热乎乎的水珠,抬起小脑袋,乌溜的眼珠里充满疑惑,这个看起来好凶的人,怎么也哭起了鼻子。

    是因为害怕吗?

    小家伙本能的想着,她伸出软乎乎的小手掌,擦去吕布眼角的泪水,学着娘亲哄她时的温柔模样,奶声奶气:“乖~不哭~不哭~~”

    见女儿给自己擦去泪水,又好心的安慰自己,吕布更是鼻子发酸,口中答应下来:“阿爹听你的,不哭,不哭。”

    …………

    “我怎么听见玲儿在哭,是不是摔着……”

    院子里走出个容颜秀美的女子,儿女的痛,连着娘的心。

    话只说到一半,后面的便戛然而止。

    她就那么怔怔的站在门口,扶着门框,看向抱着女儿的那个男人,连眼睛都不敢眨上一下,生怕这只是场梦。

    吕布抱着女儿脚步轻轻的走了过去,站在女子面前,伸手抚着她的脸颊,语气里是只有在面对她时,才会有的柔情:“薇娘,我回来了。”

    葱白的纤细手指慢慢触摸到那只宽大的手掌,从指尖传来的温度,可以确确实实的感受到,这不是梦。

    五百一十七天的漫长等待,她的夫君,终于回来了。

    “我不在家的这段时日,辛苦你了。”吕布满怀愧疚,他这个丈夫和父亲当的,真是太不称职。

    严薇摇头,“这是妾身应该做的,倒是夫君在外面征战辛苦,风餐露宿……”

    话还没有说完,一只大手将她拉入了怀中。

    吕布低头亲吻妻子秀发,眼中藏有万千柔情,低声喃喃:“薇娘,你知道吗,我好想你。”

    “妾身也是。”严薇含情脉脉,她此刻也抛去了女子的矜持,环抱着吕布腰腹,钻进了自家男人的胸膛。

    好暖和。

    如此甜蜜温馨的画面,在小家伙看来,意味可就不一样了。

    她张开粉嫩小嘴,露出两排尚未长齐全的洁白乳牙,狠狠往吕布耳朵咬去。

    敢欺负娘亲,咬死你这个大坏蛋!

    画风陡变。

    沉浸于幸福之中的吕布猝不及防,俊朗的脸庞上呲牙咧嘴:“小祖宗,你轻点,疼疼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