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三零二章 待君归

时间:2017-12-14作者:回头大宝剑

    十一月,凉州叛军卷土重来,集结五万大军,入寇陈仓。

    陈仓守将赶忙求救于长安,张温得知叛军来袭,星夜点齐兵马,奔赴陈仓增援。

    汉家大军的到来,使得叛军一时间也不敢轻举妄动,在陈仓十里外扎营,以观动静。

    此时的气候,渐变严寒,早晚说话都能看见口中呼出的白气。

    对峙十来天后,一个宁静的夜晚,有流星划过天空,光芒照进叛军营寨,驴马都嘶鸣起来。

    叛军认为这是不祥的征兆,准备退兵。

    在征得张温同意之后,董卓和吕布各率三千骑,从左右两翼杀出,击溃叛军,斩首千余。

    负责此行统兵的边章、韩遂两人,遭此大败,不得不向西退入金城郡的榆中。

    陈仓之围,仅有半月,便得以解除。

    而此时的洛阳朝堂,正爆发着一场激烈的论辩。

    司徒崔烈谏言放弃凉州,只需守好关中之地即可,遭到大量朝臣的反对。此事传出朝野,再加上崔烈之前花五百万钱买来三公之位,导致天下士人指责诟病。

    自此之后,崔烈名望渐退。

    既然不愿放弃凉州,就得重新进行战略部署。

    朝廷召回了作战无功的张温,派来了新的凉州刺史,耿鄙。

    而此时并州朔方一带的南匈奴局势动荡,急需吕布回去坐镇。除了度辽将军,吕布还是使匈奴中郎将,维护南匈奴的稳定,也是他的职责所在。

    张温和吕布前后一走,镇守关中的重任,自然落到了董卓头上。

    这也为以后的一场大祸,酿下了根苗。

    …………

    并州,五原郡。

    严信在收到吕布信简的当天,就开始着手办理忙碌起来。可以看得出这位年轻的郡守尤为高兴,浑身上下充满了干劲儿。

    数万羌民不是个小数目,安顿不好,极有可能会与当地汉民发生冲突矛盾。

    这很考验一方郡守的行政规划能力,为此严信还将郡内的各县县令,全部召来郡城,商讨了数天,才决策出较为稳妥的方案。

    另一方面,由于吕布在信简中的点名道姓,负责沿途护卫的高顺带上陷阵营,还有两千训练完善的黄巾士卒,踏上了去往北地的征程。

    经过两个多月的迁徙,总算不负所托的是将这一大股子羌民,安全护送至五原境内。

    严信将羌民安排在西安阳、成宜两县,以及河套以北的小部分地区,东羌人与汉人杂居多年,基本上人人都会讲汉语,不用担心语言沟通存在障碍。

    除此之外,严信还给羌人拨了上万石粮食。眼下这个年代,顿顿吃饱不太可能,有了这些粮食,起码不会饿得发昏。

    在地方管理方面,严信撤去了西安阳和成宜两县的县令,换由羌人举荐任职,由他们内部选出来的人,治理当地。

    这使得羌人们对这位年轻郡守的好感,噌噌噌一个劲儿的往上涨。

    大长老作为此行的领袖人物,在来的途中,想了许多为羌民争取权益的方案说辞。然则如今看来,仅严信袒露的这份胸怀气魄,就让老人心生惭愧。

    即便被族内后辈架空了权力,大长老在羌民之中,依旧存有极高的威望。

    他点了两个羌人的名字,报与严信。

    在数万期冀的目光之中,严信当场任命这二人分别担任西安阳与成宜县令,赢得了羌民们一阵又一阵的呐喊欢呼。

    此情此景,大长老也不禁抹了把眼角的浊泪,感叹万千:“如今的汉人小子些,个个都不得了啊。”

    羌人自治,这个方案在别人看来,极为冒险。

    严信则以为不然,正如戏策所说,只要把军队掌握在自己手里,羌人就翻不起太大的浪来。

    如今五原郡的兵力,与并州其他郡县相比,完全当得起强盛二字。

    八百陷阵,两千狼骑,魏木生训练的四千飞骑,外加本郡原有的千余歩卒。

    大汉军营设有明确规定,州郡内未起战事,每个州郡的兵力必须控制在八千以内。

    至于从颍川迁来的九千八百名黄巾降卒,则没有算在编制以内,算是一股私人势力。五原实行军屯制,他们充当了大部分劳力。

    为防万一,严信给他们全部上了五原户籍,省得到时别有用心的人来找茬,说吕布暗中蓄养部队,图谋不轨。

    起初的时候,的确有想过全部充入军营这一打算,后来经过商讨,姑且作罢。

    一是军中条令不允许,二是这么多的士卒,开销巨甚,以五原目前的生产力,根本养不起,否则也不会实行军屯。

    再加上近两月给东羌人投入大量的战马和装备,原先从鲜卑人那里收缴的战马兵器,已经所剩无多。

    战争、装备和训练,最为劳民伤财。

    五原的郡城外墙,城楼上两道身影,一高一低。

    “怕冷还出来,真的是。”穿着厚裘的少年灌了口酒,嘴里略有微词。

    戏策驼背,缩着身子,将手收进袖袍之中,全身上下,仅有一张平凡瘦削的脸,露在外边。

    “我第一次来五原的时候,这座郡城残败不堪,毫无生机。城内的百姓就像是孤魂野鬼在城中游荡,也是冬天,他们光着脚,就那么走着,浑然不觉得冷……”看着少年喝酒,戏策不自觉的咽了咽喉咙,缓缓回忆起来,语气里透着股怅然。

    少年将酒葫芦扔给戏策,白狐脸上露出不耐烦的神色:“打住打住,我可不想听你叨叨,年纪轻轻的就跟个老头儿似得伤春悲秋,没劲透了。”

    “没劲你还天天跟着我跑。”戏策笑问,接住酒葫芦的他灌了口酒,霎时间一股暖流顺着喉咙,进入到了五脏六腑之中。

    那感觉,就像肚子里升起了一把火,暖烘烘的。

    “不让我跟着你,可以啊!放我走,我郭奉孝保证今生再也不踏足这鬼地方一步。”

    “别介啊,并州多少美貌女子等着你去拯救。高阳那妮子就挺不错的,你要有心思,我给你撮合撮合,怎么样?”

    “戏志才,你知道吗,你现在的样子,特别猥琐。”

    “呸呸呸,别瞎说,我可是个守身如玉的正人君子。”

    “臭不要脸!”

    两人唇枪舌战一番,谁也奈何不了谁。

    此时,城下有名背着襁褓的女子走出城外,在前方结冰的河畔驻足。

    “哎,有时候我挺羡慕吕布这家伙,能娶到这么好的妻子。”郭嘉叹了口气,他来这里整整一年,只要下午日落时分登上城墙,就准能看到严薇背着小家伙,在河边等着丈夫归来。

    春夏秋冬,一天不落。

    “真是执着呢。”

    郭嘉从戏策口中听过严薇和吕布的故事,他对这位追求幸福而敢于反抗的世家千金,心存钦佩。

    想到这里,郭嘉收回目光,瞄了眼身旁的青年,揶揄起来:“戏志才,你也老大不小了,难不成还想等到钟意的女子才肯成亲?”

    “情啊爱的,不适合我们这种人。”提及这个话题,戏策眼眸中流露出几许哀伤,微微摇头。

    仗义每多屠狗辈,负心尽是读书人。

    “那你这盘棋准备下多久,十年,二十年,还是三十年?”

    郭嘉呡了口酒,从颍川回来的路上,戏策沿途收养了近百名孤儿,回到并州悄悄的进行训练。这些孩子所学的,甚至比狼骑营的训练项目还多。

    如此煞费苦心,恐怕是为了将来作为暗间。

    戏策仿似没有听见,望了望天,伸出手,一片纯白的鹅毛落入了掌心。

    下雪了。

    雪越下越大,很快便给大地披上了素白的衣裳。

    站在河边的女子望向远方,秀美的眸子里像是在期待着什么,怔怔出神,趴在背上的女儿酣然入睡,传出轻微的呼吸声。

    夫君,你听到了吗?

    就算全世界在下雪,

    就算候鸟已南飞,

    还有妾和玲儿,

    在这里,

    等你归。

    //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