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三零一章 回退关中

时间:2017-12-13作者:回头大宝剑

    “李儒,怎么说?”

    目光移到中年文士身上,董卓素来是极为听信这位上门女婿的意见。

    “主公,陇县周围的豪帅俱是与您相熟,肯定不敢作此恶事。但运粮的将军又确定是羌人所为,那可能就是居住在北地和安定两郡的东羌人,也跟着掺和了进来。”

    李儒不愧为董卓帐下的首席谋士,仅仅透过只言片语,便一针见血的得出了答案。

    “东羌人?”董卓面色不善。

    “这倒是我的疏忽,漏算了他们。”

    李儒躬身致歉,其实在叛乱之前他就会晤过东羌的大长老,只是任他磨破嘴皮,那老头子也依旧不肯点头。

    在别人的地界,李儒懂得分寸,没有挑起事端。既然大长老没那心思,他也就放任没管。

    没想到千算万算,如今就是这群东羌人,坏了他的大局。

    “李傕,去把营中斥候全撒出去,找到东羌人的营地,我要将他们踏为平地!”

    董卓怒气冲冲,敢在太岁爷头上动土,真是找死。

    “主公,请三思。”

    眼下可不是该动武解决的时候,李儒赶忙出来安抚,“粮草被劫,军中食用无多,此时寻衅东羌人绝非上策。”

    “哼,如果不灭了这帮贼鼠,难消我心头之恨不说,今后这些羌人谁还会惧我服我!”

    董卓此时根本听不进去,将手一摆:“粮草的事情,叫滇吾和弥定柯给我运两百车过来,再让他们每人出一万兵马,随我合剿了这群东羌人。”

    有个暴脾气的主公,有时候也真是一件很头疼的事情。

    至少李儒是这么认为。

    董卓什么都好,就唯独这脾气,随着这些年造下的杀戮,愈发的暴躁嗜杀,极易动怒。

    即便如此,李儒也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劝说:“主公,这个时候不宜与叛军交往过密,恐引人耳目。稍有不慎,走漏了风声,捅到朝廷那里,对我们极为不利。”

    如此大的动作,想不为人知是不可能的事情。万一哪天手下士卒胡侃瞎咧的抖了出去,这可是杀头的通敌罪名。

    董卓心中火气很大,不过倒也分得清轻重。他这辈子都不想再去洛阳那阴暗的牢狱之中,哪怕只是小住半日。

    “那依你之见,应该如何?”董卓重新坐回榻边,双手抄在胸前。

    李儒略微思索之后,给出了自己的猜想:“东羌人突然发难,绝对是有人在背后唆使。是不是冲着我们来的,暂时还未可知,不过此人肯定是想挑起羌人之间的战争,让凉州局势变得更为混乱。”

    “他们不是想打吗,索性我们也退出凉州,腾开地方让他们打。反正主公志向不在凉州,随它自生自灭吧。”李儒躬身回答,凉州这个地方,可以用来征收吸纳兵力,但绝不可能用之以成霸业。

    董卓想了想,有些犹豫:“就这样回去,别人会不会也笑我无能。”

    “主公多虑了,请您试想一下,其余两路皆是损兵折将。唯有我们,安然无恙的退回关中,这难道还不足以说明主公的实力吗?”李儒低声说着。

    “那好,这回就先听你的。”

    董卓虽然拿定了主意,但憋在心里的这口恶气,仍旧让他极为不爽。待到帐内将军退下之后,他面露狞态:“你去替我告诉北宫伯玉,我不管什么东羌人西羌人,他要不给我个交代,我能扶他当这个叛军首领,也同样可以让别人上位。”

    李儒躬身说了声‘是’,退出帐外。

    说服了董卓,李儒心里也舒了口气。

    最初的计划本是利用羌人叛乱,来抬高董卓身份,如今两路大军已退,董卓只需在陇县坚守,假以时日,朝廷必将重用。

    然而半路杀出的东羌人,却坏了他的大事。

    现在退回关中,虽然也能得到朝廷青睐,但比起计划中的结果,却是大打折扣。

    会是谁呢?

    脑海里逐个排查起与董卓敌对的人物,仍旧没能推出,李儒破天荒的有些愠恼,眼中的怨毒之色极重。

    如果让我揪出来,定教汝死无葬身之地!

    …………

    未隔多久,董卓的三万大军成功退回长安。

    张温为此唏嘘不已,心中难受,没想到最后的希望也就此破灭。他主动给朝廷写了奏折,汇报战果,愿意承担指挥不当之过。

    “吕将军,一别多日,可曾安好?”

    董卓脸上笑意十足,浑然不知他的好女婿,当日在奚河谷差一点就害了吕布性命。

    “托董将军的福,大难不死。”

    吕布微笑说着,现在他有八分的把握可以肯定,董卓就是伙同叛军的内间,同时也是这次叛乱的最大受益者。

    苦无证据,也不好直接撕破脸皮。

    董卓挨个同将军们寒暄起来,当看到面色不善的严义时,董卓神情有过明显的愣神,显然是没想到严义居然还能活着。

    在董卓看来,当日之事,只有他两自个儿知晓,就算严义点破,他肯定也是死不承认。

    想到这里,董卓愈发的毫无忌惮,甚至故意刺激严义:“听说严将军的凉州甲骑,悉数阵亡。那为何在叛军的重重包围之中,偏偏就严将军一个人跑了出来,真是耐人寻味。”

    董卓说这话的用意很明显,就是想把勾结叛军的罪名强扣到严义头上。

    “董卓,我那五千甲骑怎么没的,你心中没点数吗!”

    正所谓仇人见面,分为眼红。

    严义咬碎钢牙,直接喊了董卓名字。如果当初不是董卓勾结羌人,他麾下的五千甲骑,怎么可能全军覆没。

    听得这话,众人疑惑的看向董卓。

    董卓像是完全听不懂一般,哈哈笑着:“严将军真爱说笑,本将军要是知道你中了羌人诡计,哪怕出动所有兵马,也肯定会来救援于你,实是不知,不知啊!”

    看着董卓在那装腔作势的摇头摆脑,严义当场就想上前动手打人,却被身旁的青年拉住了手腕。

    “凉州甲骑没了,不是还有董将军麾下的飞熊军么?到时候可得多加小心,不要重蹈覆辙才好。”

    董卓神情微楞,他倒是忘了,按照辈分关系,吕布还得叫严义一声‘二舅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