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二九九章 事成

时间:2017-12-12作者:回头大宝剑

    首领们动心了,只有庸人才想平平淡淡的过完一生。他们则不然,有野心有抱负,又正值壮年,心中对权力与荣耀极为渴望。

    “诸位想想,若是分裂数百年的东、西羌在你们手中得以完整统一,将是何等的盛举壮事。”

    吕布振臂一呼,趁热打铁,“届时本将军再向朝廷举荐诸位功勋,想来封侯拜相,也是指日可待。”

    在座的首领们被吕布这番鼓动的话,整的是热血沸腾,心里那叫一个憧憬向往,恨不得立马就冲上疆场,斩敌立功,以获将相之封。

    他们浑然没有想过,吕布要真有这般能耐,如何会只当个边防将军?

    不过现在没那本事,不代表以后也没有。

    首领们动了心思,吕布心中稍喜,使出最后的杀手锏来:“我可以给你们提供战马以及兵器,至于诸位族内的妇孺老人,如果信得过在下,可以尽数迁往并州。本将军在此保证,让他们享受同本地汉民一样的待遇,修筑房屋,拨分田土。”

    “将军此言当真?”

    靠右下方的某族首领忍不住出声询问,他迁来北地郡多年,族内子民哪怕已经融入了汉人的生活习俗,当别人得知他们是羌人的时候,仍旧会低看一等。

    这种民族上的歧视,使得每个羌人的心里都非常难受。

    “若有半句谎话,他日必万箭穿心而死。”

    吕布当场立下毒誓,他是真心想将这些羌民迁往并州。

    并州地域辽阔,数倍于青、兖、冀、徐之地,然而人口数却连其一半不到,为何?

    因为穷。

    越贫瘠就越是没有人来,去年的黄巾之乱,轰轰烈烈。逃难流离的百姓数不胜数,他们背井离乡,大多是往司隶、兖、徐、扬等几处避难,你何曾听说有人要逃往并州的?

    一个地区想要发展,永远离不开人口,最底层的平民百姓,才是劳动力的基本保障。

    如果没有人口,就算有再多出群拔萃人物效力,也同样有策难行。

    这和‘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是一个道理。

    吕布曾在五原同戏策秉烛长谈,那段时日里,戏策对五原郡乃至整个并州的未来,做了基本谋划。

    并州难以发展,主要有三点原因:人口少,气候冷,产量低。

    只要针对这三点进行改革扩制,并州慢慢发展起来,也未必没有可能。

    以前因为与鲜卑人的战争,致使并州动荡,土地破坏和人口损失极为严重。少有人愿意主动来此定居,只有一类人,他们不为任何人效劳,同时也为所有人效劳。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商人的心思,大抵不过这十六个字。

    等到明年,吕布就准备同西域、以及诸胡互通商市。在五原郡内建立起市集,就和长安城内一样。

    只要能让五原发展起来,什么方法都大可一试。

    戏策做了总体规划,只负责动动嘴皮。实施监管之类的繁琐事务,自然要轮到严信这位郡守头上。

    “你们当我死了不成!”

    羌族内,过半的首领都准备响应吕布,起兵讨伐西羌。大长老猛拍桌面,怒声呵斥诸位羌人首领:“只要我还活在这世上一天,就绝不准你们再起兵祸!”

    吕布打得什么算盘,老人心中比谁都清楚。

    “大长老,你不想飞黄腾达,也请你不要拦着我们。”某位首领起身,摆明了自个儿立场。

    随着此人的表态,不少人都当场发声以应。

    大长老差点被气得吐血,帐下这些瓜汉,个个以为自己聪明,却丝毫不知,全都被这姓吕的玩弄于鼓掌。

    纵使将来赢得胜利,也不知会有多少族中儿郎为之殒命。

    “今天谁敢起这个头,就是与我先零羌为敌!”大长老不惜放下狠话,也要制阻众人。

    东羌各族里,就属先零羌人口最多,实力最强。

    然而诸位羌人首领这会儿脑子发热,根本不买账:“大长老,西羌不敢打,就会在这里恐吓我们?”

    “我提议,废除大长老,推举新的首领带队指挥。”有人高声说着。

    大长老气得怒呼,这摆明了是想造反呐,“来啊,将他与吕布给我一同拿下!”

    吕布左右看了一眼,却没人动手,连大长老最为亲信的先零羌首领也劝说起来:“叔公,吕将军说得没错,这种受制于人的憋屈生活,我们已经过了几十年,也该翻身压一压西羌人了。”

    大长老心中重重叹息,整个人如同瞬间苍老了十岁,坐在那里,再也提不起半分精神。

    是他握不动刀了。

    众叛亲离,大势已去。

    新的首领很快推举而出,是大长老的侄孙,也是如今先零羌的首领,无弋(yi)匈岿。

    毕竟先零羌的实力摆在那里。

    东羌人答应出兵,吕布此行的目的也算是圆满落幕。

    他在凉州几经生死,既然有人想坐收渔翁之利,那我就搅得凉州这滩水,更加浑浊。

    “不知吕将军想要什么样的回报?”新晋的大首领无弋匈岿询问起来,吕布既然愿意给他们投入战马与兵器,在他看来,肯定是有所图谋。

    然则吕布来此的最初目的,仅仅是单纯的想要搅局而已。不过能将东羌人迁往并州,这倒是意料之外的收获。

    如今问起,如果不说些什么,无弋匈岿肯定会怀疑他别有用心。

    “既然大首领问起,那本将军也就打开天窗说亮话了。在来凉州的路上,有人一而再再而三的针对,屡次设局想取我性命。大首领如果查到的话,烦请帮我稍稍施加惩戒。”吕布开出了自个儿临时想到的条件。

    无弋匈岿听得这般简单,当即拍着胸脯允诺:“小意思,如今吕将军已是我族的贵客。有人敢对你下手,就是跟我们整个东羌为敌,保管叫他吃不了兜着走。”

    随后,无弋匈岿叫人端上酒水,和吕布共饮,当着所有部族首领,立下盟誓。

    在左谷歇息一宿,醒来的时候,太阳还未升起,尚是清晨。

    早起的吕布同无弋匈岿做了简单道别,便离开了这里。

    回去的路上,他身后多了两个小子,这是昨夜陈卫找到马腾,死乞白赖讨要来的。

    一个叫马孟起,一个叫庞令明。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