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二九八章 书没白读

时间:2017-12-12作者:回头大宝剑

    想打架,吕布自然不惧,但他还真不知哪里说错话了。

    “这位是西羌北宫伯玉帐下的将军,提于蛩(qiong)。”

    在大长老介绍过后,吕布算是明白过来,他想鼓动东西羌的战争,从中搅局,致使西凉更加混乱。

    这位来自西羌的将军得知吕布用意,心中肯定是一万个不答应,恨毒了吕布。

    提于蛩来此的目的,和吕布大同小异,也是奉了北宫伯玉的命令,前来联合东羌,怂恿他们叛离汉王朝,从北往南扑进关中。

    除他之外,在其右边还有一名异族服饰的中年男人,头顶剃光,仅在后脑勺留有一条辫子,比起提于蛩多了几分阴戾之气,一看就不是善于之辈。

    此人也被大长老点名介绍:“还有这位,匈奴左贤王帐下的使节,是楼番北。”

    吕布看了他一眼,用脚趾头都能猜到,这匈奴使节来这里作甚。

    现任的匈奴单于羌渠能力平平,大多部族的首领皆不服其管教约束,屡屡生事,甚至多次逼迫其退位让贤。

    羌渠想把单于的位置传给儿子,也就是右贤王于夫罗。

    而左贤王须卜骨都侯靠着手段和实力,赢得了多数人的拥护和支持。

    双方俱不让步,导致南匈奴内部火药味弥漫,随时都可能为了单于之位,而爆发出新的战争。

    此时此刻,双方自然要多拉些筹码来博取最后的胜利。

    于夫罗找到吕布,左贤王则将目光瞄到临境的东羌。

    “按理说,三位贵客远道而来,老朽应当热情招待才是。可如果你们是想让老朽出兵重起战事,那就无须再讲,各自请回吧。”

    大长老毫不避讳的说着,他现在只想过安安稳稳的日子,不想给族人招来祸患。

    战争会带来辉煌,也同样能带来灭族之祸。

    人老了,昔年的雄心斗志早已没入尘埃。

    “东、西两羌本就是一家人,多年未曾开战,大长老莫要听了汉人的挑唆。这个时候,我们应该同心协力,共同对付汉贼才是!”提于蛩高声说着,试图用民族仇恨来引起大长老的同仇敌忾。

    旁边的是楼番北也同样出言,进行最后的拉拢:“左贤王说了,如果大长老不肯出兵,也无须强人所难。送来的两千头牛羊,同样请大长老笑纳,就当是左贤王送给您老的见面礼。”

    两人都在努力的套近乎,拉关系,唯独吕布,一言不发。

    “承蒙北宫首领和左贤王的抬爱,但老朽实在是年迈体衰,有心无力,只能在此说一声抱歉。”

    大长老话都说到了这个份儿上,两人也不好在多说些什么,起身准备告辞离去。

    这时候,吕布也跟着起身,快走一步,挡在了两人前面。

    “好狗不挡道。”提于蛩脸色不悦,此番未能说服东羌大长老联合出击,他心中本就憋着火气,更何况他看吕布极不顺眼,如今这一拦路,更是让他火冒三丈。

    吕布对此不置一词,只见他迅速出手,如鬼魅般的抽出一名守卒腰间短刀,寒光一闪,划过了是楼番北的脖间。

    这位左贤王的亲信根本没来得及反应,就瞪着对死鱼眼珠,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

    是楼番北死的莫名其妙,到了也没明白自己为何而死。

    他根本不认识吕布,甚至丁点儿关系都沾染不上,突如其来的就被抹了脖子,简直死的太冤。

    连仅存于大脑中最后的一点意识也是:“又不是老子在骂你,你杀我作甚!”

    干掉了是楼番北,吕布动作未停,刀锋急速而下,直指剩下的另外一人。

    提于蛩躲闪不及,下意识的用手去挡。

    哧~

    锋利的刀刃斜划而过,削去手掌的腕节血喷不止,提于蛩捂着断腕,眼神里满是惊慌和恐惧,嘴里发出巨大的痛苦哀嚎。吕布往前一步,伸手搭住他的肩膀,握刀的右手顺势而进,捅穿提于蛩的腹部,连刀带人往前一推。

    咚!

    身躯应力后倒,发出沉闷声响。

    提于蛩口迸血水,浑身抽搐,已然是活不成了。

    一系列的动作,如行云流水,只在眨眼间便得以完成。

    等到羌人首领们反应过来,早就为之晚矣。

    “吕布,你竟敢当着我们的面杀人,真以为这里是你的汉家大营,可以为所欲为吗!”有人起身怒喝,拔刀欲上前擒拿。

    吕布神色漠然,不去看那两具尸首,轻搓两下手掌,衣衫上下干净如初,没有沾上半点血迹。

    他极为淡定的说了起来,“你们主要居住的北地、安定两郡,西北接连南匈奴,南方是汉家的关中之地,西边则是凉州的武威、汉阳。现在西羌和南匈奴的使节都死在了你们这里,你觉得你们还能置身事外吗?”

    “当然,你们若想擒杀我,送交其他两方以求宽恕。我只身力薄,肯定也逃不出去。顶多也就是豁出性命不要,从在座之中寻几个顺眼的,拖上垫背,黄泉路上,也好有个伴儿。”

    方才拔刀的那名首领听得这话,不露痕迹的将刀收回了刀鞘。

    “还有,你们也莫要忘了,我吕布是堂堂的大汉朝将军,如果我死在了这里,你们以后的日子,恐怕更加难熬。”

    “威胁我?”早就修炼到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的老人这次连老朽都没有自称,可见是真的来了火气。

    他本想置身事外,但吕布这一做法,无疑是将他推到了风口浪尖。

    “大长老,是你老了。”

    吕布对此笑容淡然,摇头否决。

    随后他将目光移向帐下首领,“你问问在座诸位,有谁不想封妻荫子,成为朝廷认可的将军。可这些怎么来,是坐着干等,还是和你一样老而无为?”

    “这些都要靠我们的双手去搏,是碌碌无为一辈子,还是功成名就衣锦还乡,皆在一念之间。”

    “西羌叛军看似人数庞大,实则是数个部族的联盟,有西羌人、氐人、月氏人……既是联盟,就并非铁板一块,大可分而瓦解,各个击破。”

    吕布侃侃而谈,或许他自己都没想到,会有这样从容不迫的一天,像口才无双的辩士,滔滔不绝。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