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二九七章 认输

时间:2017-12-12作者:回头大宝剑

    众望所归的第一勇士,居然在第一合,就被摔在了地面!

    淳怀倒吸一口凉气,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周围呼喝的羌民也在那一瞬,如同被施了定身的法术,瞪大双眼,满目的不敢置信。

    唾~唾~

    吐掉嘴皮上沾染的泥尘,氐匍双掌撑地,重新站起身。

    “长年打雁,今天居然让雁啄了眼。”

    氐匍摇头甩了两下,摔得晕乎的脑袋清醒过来。

    吕布也没指望能够一招将其彻底击败,毕竟是从上万名羌人中挑选出来,即便再差,也该有几分真本事。

    氐匍再度冲来,观战的羌人百姓没有任何欢呼,全神贯注的注视着场内,屏神凝气,心中紧张而又忐忑。他们都希望氐匍能赢,可方才那个汉人所表现出的实力,也是极其强悍。

    两只铁拳挥进,每一次出拳,都有千钧之力,脚下步子贴近前踏,经过教训,氐匍选择了稳扎稳打。

    吕布只顾后退闪躲,不去正面接他的拳头,然而这在氐匍看来,就是示弱的行为。

    逼至场边死角,为防吕布逃走,氐匍挥出的拳头松开化为五指,左右搭在吕布肩膀,嘴中喝道:“这回我看你还往哪退!”

    吕布后退的脚步停下,同样抓住氐匍肩膀。

    两人的用意不言而喻,想通过斗力来博个胜负。

    打斗技巧氐匍或许未必敢称第一,若要只论气力,整个东羌族至今还没人能够胜得过他。

    想同我斗力?你真是找错人了。

    氐匍胜券在握,双臂力量暴涨,猛喝道:“给我起!”

    此刻,所有人全都聚焦于此。

    然则……

    在氐匍奋力之后,吕布仍旧立在那里,纹丝不动。

    这不可能!

    氐匍心中惊骇,又是接连的几声怒吼,将浑身气量全汇于双臂:“给我起!起!起!”

    几番努力,依旧没能将吕布摔抛摔于地。

    氐匍从未怀疑过自己力气,而是这吕布实在太过邪门儿,就像一棵千年老树,根已经扎入土地深处,凭他的力气,根本不可能连根带起。

    就在此时,吕布的身躯动了一下。

    氐匍双目放亮,以为终于撼动吕布,脚下靴子却不由的往后滑了一步。他随即像是想到什么一般,惊愕的微扬起头颅,高出他小半个脑袋的青年,嘴角微挑。

    吕布再往前一步,他亦不由的又往后退上一步。

    这种强烈的压迫感,就像一堵大山,正从面前缓缓推进。

    我不可以输!

    氐匍心中呐喊,右腿攻向吕布下盘。

    这类小把戏,吕布如何不知,他先一步踢出,踹在氐匍小腿。

    氐匍吃痛的闷哼一声,下半身的崩塌,导致上半身也跟着重心不稳,前倾而倒。

    吕布后退两步,双手擒住氐匍的脖颈和尾骨,用力向上一提,将近两百斤的身躯,举在头顶。

    氐匍在半空中剧烈挣扎,想要摆脱吕布的掣肘,然则不多会儿,他便痛苦大叫:“呜啊啊啊!”

    越是挣扎,身体各处传来的痛楚,就越是清晰无比。

    “认输否?”吕布问他。

    “不认!”

    氐匍果断坚决,他就不信吕布能将他举在半空一辈子。

    对付这种犟脾气的倔牛,吕布自有他的办法:“不认的话,那某就举着你,绕这擂场走上十圈,让所有人都看看你的威风。”

    此话一出,氐匍顿时破口大骂:“你这卑鄙之徒,用此下作手段逼我就范,即便赢了,也不光彩!”

    都是要脸的人物,被这样举着展览一圈,今后那还有脸在族人面前抬起头来。

    吕布可不管这些,举着氐匍往擂场边上走去。

    见吕布来真的,氐匍只能选择忍气吞声,语气里强压着满腔的愤怒和不甘:“你赢了,我认输。”

    这个结果,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羌民们唏嘘不已,获胜的吕布走向羌帐,帐下首领们的脸色可谓难看无比。原本是想给吕布个下马威,令他难堪,如今反倒成就了这小子的名声。

    “微末之技,诸位见笑。”吕布抱拳拱手,坐回位置,语气平淡。

    随后,吕布望向中间的长者,“大长老,武艺某已指点,下面该谈谈正事了吧。”

    首领们一听吕布这淡然的口气,心里头就很是不爽,这小子看都不看我们一眼,是压根儿没把我们放在眼里吧!

    首领们正欲起身发难,大长老摆了摆手,示意众人休躁,捋了把白须,笑意岑岑:“这倒是老朽疏忽,不知度辽将军来此,有何贵干?”

    吕布喝了口马奶酒,缓缓道来:“听闻大长老是数十年前从西羌迁来,故土远在酒泉。在下来此,特意是为助大长老重回故土。如果欠缺兵器马匹,或许本将军能给你们资助不少。”

    首领们明显有些意动,当年他们像丧家之犬一样被撵了出来,心中的那股恨,纵使隔了数十年,也依旧难以抹去。

    大长老却摇了摇头,“故土自然难舍,但如今我族已在这里安家生根,羌民们平稳幸福,老朽此生已了无遗憾。先辈们争斗了上百年,往日的恩恩怨怨,就让它们随风而去吧。”

    活到大长老这个数岁,很多事情也都看明白了。

    “那本将军倒想问问,近两年来,羌民们可曾过得踏实?”

    吕布继续追问起来,在来解城的时候,他沿途问过不少羌民的生活情况,得到的答案各式各样。

    除开近两年的天灾人祸不说,地方官吏的层层盘剥,才是致使羌民生活贫苦的主要原因。天子耳目为奸逆所蒙,根本不晓百姓现状,朝廷又不放心给予羌人官职,在西羌叛乱爆发之后,对羌人更是严加防范。

    总结起来,羌人的生存环境就是一个字,惨。

    大长老显然也知晓眼下的局势,但他实在不想重起战端,皱起干枯的脸,问向吕布:“那依将军的意思是……”

    “同我合作,我助你们重掌凉州!”淡然的语气里透着一股笃定。

    听得吕布这般口气,不待大长老回应,在其下方的一名相貌粗犷男人如同被踩到痛脚,当场掀桌而起,怒指吕布:“竖子,安敢在此口出狂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