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二九五章 世界可真小

时间:2017-12-12作者:回头大宝剑

    靠近羌帐下方的前台处,牧雅双手搓着一名小男孩的脸蛋,如花儿般灿烂笑容:“小萌起,你不是说你不来的吗?”

    “不!要!搓!我!的!脸!”

    小男孩咬牙切齿的张牙舞爪,发出巨大抗议。父亲说过,男人的脸是尊严,不可以让别人乱碰,尤其是女人。

    牧雅特别喜欢马超这副生气的模样,嘟着嘴吧,尤为可爱。记得第一次见到马超的时候,他还是个三岁的小家伙,粉嘟嘟的脸蛋儿像个小姑娘,牧雅忍不住捏了下他的脸,软绵绵的,本来想逗他笑,结果却把他给逗哭了。

    自那次过后,在马超心里,这个按照辈分该叫表姑的少女,完全当得起‘女魔头’这个称谓。

    牧雅回头朝正在谈天的大人们说了一声,也不管他们同不同意,转身就牵起马超的小手掌:“走,姑姑带你玩儿去!”

    咚~咚咚~

    羌帐正对的中央场地,鼓声大震。四名健壮的大汉光着上半身,双手奋力击鼓。闲聊进食的羌民听到这鼓声,神色振奋,纷纷往这边聚来,但凡以往参加过祭天礼的人,都知晓这鼓声意味着什么。

    好戏即将登台。

    羌人尚武,喜欢用拳头说话,崇敬强者。每年的祭天礼上,都会推出一名最强勇士,同往年的第一在争高下。

    这也是羌民们最喜欢看的重头戏之一。

    比起虚无缥缈的诸天神灵,存在于现实中的强者,更能令他们感到心安。

    要去往羌帐,就必须经过这擂场周围。

    吕布途经的时候,已经有两名羌汉在那场地中央厮打起来,周围的羌民情绪高涨,爆发出阵阵欢呼喝彩。

    吕布对此兴趣不大,升不起驻足观望一番的心思,眼神平淡如常,就好像是大人看小孩子过家家。

    快要抵至羌帐,羌人守卫拦下了吕布,首领大人们商榷大事的牙帐,可不是普通羌民能够踏足的地方。

    吕布停下脚步,拱了拱手:“劳烦通禀,度辽将军吕布,前来拜谒。”

    那名将领模样的男人见吕布身穿羌人服饰,起初以为他只是个误闯此地的羌民,如今听到吕布自报家门,眼神里多了几分戒备:“阁下若是有事,还请改天再来。今日是我族盛典,还请阁下速速离去。”

    羌将给了身旁士卒一个眼神,那两名士卒会意,前走至吕布身旁,见他脚下步子依旧一动不动,不由伸手推了一把,语气有些不耐烦的说道:“走啊。”

    吕布身子被推得微微前倾,随后他左腿往后挪上一步,嘴角微勾,双手左右拿住两名羌卒的脑后勺,往前稍微用力一碰。

    砰!

    两名士卒当场昏厥过去。

    这还是吕布手下留情,他要动起真格,捏爆两人的头颅都不在话下。

    不去看那倒地的两人,吕布望向近前的羌人将领,讥诮一声:“我若是不走呢?”

    羌将见两名手下昏阙,再听吕布藐视狂傲的口气,这分明就是来闹场子的啊!他登时将手一挥,数十余名羌卒立马长枪直指,将吕布围在中央。

    “那就别怪我等不客气了!”羌将如是说道。

    吕布环顾半圈,眉头微皱,软的不行,看来就只能来硬的了。今天若是离开,再想找齐东羌各族的首领人物,可就得费很大一番功夫。

    他可没有那么多的空闲时间。

    双方战斗一触即响,此时一名正往羌帐方向走去的青年见状,以为有人闹事,主动走来。当他看清吕布的样貌之时,竟惊喜万分:“恩公,你怎么在这儿?”

    这世界可真小。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当日在长安西市以卖柴为生,后被吕布出手救下的马腾。

    因为马腾身材洪大、面鼻雄异的缘故,吕布对他至今仍留有不少印象。如今能在这里见面,不得不说也是一种缘分。

    “我有要事想拜谒东羌各族的首领,但这些士卒不放我过去。”吕布出言说道。

    汉人来这祭天礼的确不合适,不过既然是救过他性命的恩公,自然另当别论,马腾上前跟那名羌将说了一番,替吕布作保,才放吕布过去。

    “多谢兄出手解围。”

    吕布拱了拱手,按照年龄,马腾比他大上三四岁,叫一声‘兄’也算客气。能不动手最好,免得伤了彼此和气,倒不是怕了这群东羌人,而是眼下还有更为重要的计划。

    马腾对吕布心怀感激,能够帮上一把,自然是在所不辞。

    领着吕布到了羌帐最右边的位置,来到一名头发半百的老妪身前,马腾主动向她介绍起了吕布:“娘,这就是孩儿常常跟你提到的,那位在长安救我一命的恩人。”

    老妇闻言,当场起身欲拜。吕布哪受得起这个,赶紧扶住老人,摆了摆手:“莫要折煞晚辈,当日之事,亦不过举手之劳罢了,更何况寿成兄方才也帮我解围脱困。”

    随后,马腾同吕布介绍了一番周围的诸位大人,当然,仅限于最右角这边,全是他老母娘家的人物。

    马腾之所以能来,也是因为他身上流着一半羌人的血脉。

    介绍完过后,马腾又四下环视了一圈,依旧没能找到自己的儿子身影。明明刚刚还在这儿的,一转眼,也不知道跑哪玩去了。

    吕布在此小坐片刻,向马腾询问了东羌的一些情况后,便起身朝着中间方位走去。

    东羌人大小有五六十族,每个部族都由各自的首领统率。唯一能向各族首领发号施令的,就只有羌族大长老,也是先前祭天的那位老者。

    吕布沿着木台边缘,一路往前走,直至大帐中间,才停下脚步。

    眼前突然多了道身影,挡在视野前方迟迟不肯挪步。坐在位置上的诸位首领看不到下方比试,心中自然很是恼火。又没人出来认领,一名戴有兽骨的蛮汉最先质问起来:“你是何人,来此作甚?”

    吕布听不懂,不过他猜也能猜到这话里的意思。

    他看向正对中间须发皆白的睿智老者,不卑不亢,声音雄阔:“某,大汉朝,度辽将军吕布是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