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二九三章 坑爹的祭天礼

时间:2017-12-09作者:回头大宝剑

    感情刚才两人叽里呱啦的讲了一大堆,全是鸡同鸭讲,都不晓得对方在说些什么,全靠眼神和意识在交流,还偏偏说得很是带劲儿,兴高采烈。

    “你知道我是来干什么的?”陈卫反问起来,关于此番计划吕布也只同他说过一些,眼前这个男人又怎会知晓。

    “当然,我一眼就看出你们的来意了。”男人笃定回答,拍着胸口表现得大度无比,很是仗义的说了起来:“你们不会说羌语这个很麻烦,不过嘛,你两运气好,碰上了我。待会儿跟着我走便是,装作哑巴,有人问也别开腔。”

    是敌是友?

    陈卫心中权衡,听他说话的口气,有点像是同道中人的意思。

    然则这种关于更改计划的大事,他一个亲卫肯定不能拿这主意,得去问了吕布才行。

    歇息的时候,陈卫退回吕布这里,同他商量起来。

    “他知道了我的谋划?”吕布听说此事,眉头一皱,又问起来:“知道底细吗?”

    陈卫回头看了眼那个躺在草地晒太阳的男人,摇了摇头,低声说着:“是个很神秘的家伙,看样子对我们的计划,好像了如指掌。要不,我等会儿再去试探一番?”

    “不必了。”

    吕布轻轻摆手,打消了陈卫这一想法。他不知道这个突然冒出的男人,怎么会知道他的计划,万一要真是个高人,那就得更加小心提防。

    贸然前去试探,很可能会引起不满和怀疑。

    或许是一路人,也说不准。

    “走一步,看一步吧。”

    吕布如是说着,临时抱佛脚学羌语,肯定是来不及的,有个懂羌语的汉人带路也好。至于这个男人的底细,等到晚上自然就会知晓,也不急在这一时半会儿。

    随后吕布又交代了陈卫一番,如果他要问起两人身份,就说陈卫是外地来凑稀奇热闹的小家公子,他则是负责沿途保护的护卫。

    下午,申时初刻。

    两天的行走路程,此刻终将抵达。

    左谷三面环山,从上空俯视下去,整座山谷像只没合上盖的杯子。空缺的那一面是北方,一望无际的平野草地,只有在极远的尽头,才能隐约看见一些隐藏于云雾之间的朦胧山头。

    山下圈出一块空地,蓄养着成群的牛羊,它们也将会成为今晚的美食。

    还未走进山谷,远远的就听见了里面的人声鼎沸,好不热闹。

    怪不得这祭天礼,是羌人除开羌历年外,最为重要的节日。

    山谷的外围环上栅栏,仅有五处出入口,每一处都设有上千羌人士兵把守。毕竟是数万人的大活动,没有部队镇场子可不行,万一混进些寻衅惹事的家伙,也好及时处理应对。

    到了入场口,站岗的士卒照例拦下三人,用羌语询问来意。

    吕布不晓得如何回答,就和陈卫老实站在那名自称‘何常’的男人身后。何常叽里呱啦的讲了一大堆,应对得从容不迫。

    他时不时的还会指向吕布二人,这令吕布心中有些没底,做着最坏的打算。万一这家伙转头就把他两卖了,向羌人告密以坐好自个儿身份,也不是干不出来。

    幸运的是,这一切并没发生。

    入了场地,吕布和陈卫找了位置坐下,何常则在四周与其他羌人搞好关系。

    时间尚早,起码还有两个时辰,祭天礼才会开始,可以先作休息。

    吕布本想找一找那些羌人首领的位置所在何处,奈何一眼望去,原野之上俱是走动和闲谈的人群,视野有限,他也只好暂且作罢。

    阳光微热,倾洒而下,令人不知不觉生了困意。

    等到吕布醒来的时候,太阳已经沉下西山。

    “我怎么睡着了。”嘀咕一声,吕布起身轻微摇了摇脑袋。

    “将军,你醒了。”

    吕布熟睡之时,陈卫没敢打扰,此刻见到吕布坐起身来,他不露痕迹的靠了过去,低声说道:“羌人来得差不多了,首领大人也都来了,看样子祭天礼很快就会开始。”

    “那些羌人首领在哪里?”

    吕布询问起来,祭天礼无关紧要,找到能主事的羌人头目才是此行的目的所在。

    陈卫往某处方向指了指,吕布侧头看去,在目光所能望见的远处,搭好了一处新建而起的平台。上面设有羌人独有的大帐,四周站有守卫,由于距离过远,只能隐约看到有些人影晃动。

    想来,那些人便是东羌的首领了。

    吕布正欲过去,可还没迈出步子,就忽然听得亢长的号角吹响。随后,原野上的数万羌人一同跪下,将头磕在地面没有抬起,嘴中呜咿呀呀的念着他听不懂的语言,就像他曾在洛阳白马寺,听到的和尚念经。

    何常见吕布和陈卫两人还在那傻站着,心里那叫一个着急,要是让人发现了,三人都得遭殃。他立马趴身挪了过去,伸手扯了扯二人裤脚,示意他们赶紧跪下。

    吕布无奈,也只好跟着跪下,将脑袋磕在地面,嘴里小声呀呀呀的乱说一气,混在人群中滥竽充数。

    祭天礼开始了。

    羌人长者走上山头,随行的扈从有的端着刚宰下的羊头,有的捉提一些鸡鸭活畜,还有的则是捧着美酒果食,拖着缓慢的步子,虔诚的跟在长者身后。

    到了祭拜的地方,羊头摆放中间,然后给鸡鸭放血,其他献祭物品依次从左右排开,酒水放在最末。

    摆放完毕之后,长者也跟着跪了下来,用最大的声音,念起一通干燥乏味的祭天陈词。大概意思就是求先祖庇佑,降下福祉,让羌族子民能够世代平平安安。

    长者开口,下方跪伏的羌人全部停止了诵念,静耳聆听。

    祭词念了很久,吕布听得头大如斗,不知所意。

    好不容易等到念完,周围的羌人却依旧没有起身的打算。

    这就很奇怪了!

    吕布纳闷儿,问起旁边的何常:“我们得跪到什么时候?”

    “跪到月亮出来为止。”何常小声回应一句。

    “今晚月亮要是不出来呢?”

    “那就跪到明天晚上。”

    听到这个坑爹的答案,吕布内心崩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