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二九二章 鸡同鸭讲

时间:2017-12-08作者:回头大宝剑

    陈卫回过神来的时候,那根木头棍子已经抵在了他的胸口。

    “小鬼,你赢了。”

    陈卫左手一松,木棍落地有声。

    仅仅看了一次,就能将他的‘风雨山河’学个七七八八。这小鬼的天赋,何其妖孽!

    煮熟的鸭子,还是飞了。

    没能将二人收为徒弟,陈卫心里郁闷肯定是有,但他也安慰自己,可能大概天意如此,有缘无分。

    “说吧,想让我做什么?”

    惊叹于马超天赋的同时,陈卫也准备兑现承诺,他可没有曹性那种耍赖翻脸的泼皮性格。

    “向我们道歉,不该小瞧我们。”赢了胜利的马超微微喘息,他挺起胸膛,严肃着脸郑重说道。

    “就这个?”

    陈卫楞了一下,很快便想明白过来。孩子的世界很小,很纯粹,没有尔虞我诈与利益得失计较。他们争强好胜,也不过是为了证明自己,好在别人眼中,多一点点存在的分量。

    仅此而已。

    拱手抱拳,陈卫对两个年岁小他许多的少年躬身,语气诚恳:“两位少侠,刚才是我小瞧了你们,还请不要放在心上。”

    陈卫认了罚,马超对此很是满意,尤其是在听得少侠这个称呼,更是心花怒放。

    汉代游侠之风盛行,一些三四岁的娃娃都知道拿着棍棒打坏人,到了马超这个年龄,更是想骑上一匹快马,千里快哉风,当个仗剑走天涯的大侠客。

    当然,这也只能是想想,父母那里肯定过不了关。

    这边的战斗落下帷幕,吕布走上前来,微露笑意:“陈卫,没想到你居然输给了两个孩子。”

    陈卫闻言,脸色尴尬的转过身去,暗道这回出糗出大了,忘了正事不说,连自家将军什么时候站到身后,他都没有察觉。

    吕布看着两个小小少年,语气轻和的问着:“两位小兄弟,可否告知在下,从这里到左谷,还有多远。”

    站到吕布身后的陈卫朝马超挤眉弄眼,又用手指悄悄指了指吕布,疯狂暗示,就差大喊出声:“这个人就是天下第一,别愣着,赶紧抓住机会拜师啊。”

    自己没能收成徒弟,陈卫自然想把两人,鼓弄到吕布那去。以这小鬼的聪慧,肯定能够明白他的意思。

    马超看懂了陈卫的手势,可他不信。你说他是天下第一,就真的是天下第一了?不过是比寻常人长得高点罢了,还想哄我?

    不过这个大个子态度还算礼貌,马超也就勉强回答起来:“你们是去参加祭天礼?”

    吕布也不瞒他,点头称是。

    马超和庞德重新将柴火背上,收拾起东西,带着在山野里迷路的二人下山出林。

    下山之后,四人在官道分路,吕布往北,马超往东。

    看着两个少年渐渐远去,素来冷漠的陈卫表现得极为惋惜:“将军,你应该看得出来,这两小子稍加雕琢,将来绝对会是沙场猛将,就这样白白放走,太可惜了。”

    吕布自然看得出马超和庞德的天赋异禀,但眼下时间紧迫,还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他去完成,又怎能把时间浪费在这两个娃娃身上。

    走至天黑,在官道旁边的草坪上,歇了一晚。

    清晨起来的时候,裤腿上沾了许多的露水。

    两人继续赶路,未走多久,天边的云霞散开。

    金光灿灿,大好艳阳天。

    随着时间推移,路上行人渐渐多了起来。看他们的打扮穿着,不用问就知道,肯定是去左谷参加今晚的祭天礼。

    吕布不想过早的暴露自己,一路上也没主动搭腔,只是跟陈卫自顾走着。别的先不想,等晚上混进去再说。

    可惜天不遂人愿,吕布走着走着,就看见旁边一名相貌猥琐的羌族男人走了过来,主动搭腔:“厄无嘞么噜咪。”

    猝不及防的一句话,让吕布脚下步子为之停顿。

    从这名男人的语气和态度来看,想来应该是问好一类的话语,吕布尽量微笑着对他点了点头,以示回应。

    见吕布报以微笑,羌族男人脸上也露出笑容,随口来了句:“厄乌尼格日木呐?”

    还来?

    吕布这回是真没辙了,前面还能靠猜,这下就算猜到了,他也没办法回。鲜卑语他倒是能顺口就来,至于这羌语嘛,他真是一点儿没学。

    不是说东羌人已被汉化,小孩儿都会讲汉语了吗?怎么还说这古老的羌族语言?

    吕布脸色发愁,如果他答不出来,很有可能会被眼前的羌人察觉,这个祭天礼原则上是不准许汉人参加。

    他本着和平谈判的心思而来,可不想这么快就和羌人闹僵。

    见到吕布在那绞尽脑汁,陈卫怀着颗为主上分忧的心情,主动上前,勾着羌人肩膀,语气里透着一股浓浓的羊肉串儿味:“哦吼,亚克西,泥组撒起捏?喔闷祭天记!”

    陈卫出来解围,吕布捏了把冷汗,心中给这名亲卫统领一个大大的好评。虽说他也听不懂陈卫在说些什么,但看他说得那般流利,想来应该也是羌族的语言吧。

    然而吕布不知道的是,陈卫的这番话,也直接把羌人给整懵了。他也不晓得陈卫再说些什么,但又不想表现出自个儿的无知,就又说了起来:“厄乌基拉嘎呐。”

    “哈了麦斯都似求。”陈卫也不甘示弱的回应起来。

    “厄乌基拉咪乌呐?”

    “噢吼诶,台歹来!”

    …………

    两人流利的交谈起来,很快就勾肩搭背在了一起,像一对亲密无间的兄弟,有说有笑。

    反正吕布是听不懂,就由着两人走在前面。

    陈卫在前面走了小会儿,那羌人脸上依旧笑着,口中压低了声音,一针见血:“兄弟,你是汉人吧?”

    这一回,他用的是汉家语言。

    陈卫微微一愣,嘴上铁定咬死不承认:“不懂就别瞎说,我这是西北老边的西种羌语,你没听说过很正常。”

    早些年,他给一支西域商队当过随行护卫,学得了一些西域的语言,如今正好用来滥竽充数。反正羌人种族繁多,鬼知道有没有这个西种羌。

    “兄弟你就别胡扯了,我在北地郡呆了这么多年,从没听过你这种调调的羌语。”羌人摇头否定,脸上笑容却是不减,他悄悄环顾了四周,再度压低声音,神秘兮兮的说道:“我知道你们是来干啥的,别怕,我也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