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二九一章 风雨山河

时间:2017-12-08作者:回头大宝剑

    男孩自然是不信陈卫这套说辞,撤回木棍,再度攻了过去。

    他就不信仗着兵器的优势,还赢不了这个可恶的家伙。

    即便是父亲,也做不到赤手空拳夺下兵器,这个家伙刚才居然做到了。

    对每一个小时候的孩子来说,父亲在他们眼里,都是无所不能,是他们的靠山,也是他们的骄傲。

    每个孩子都希望自己的父亲,会是天底下最厉害的人。

    想到这里,男孩愈发生气,剔紧细黑的眉,刺出木棍在空中一顿,猛地往下方探去。既然上半身毫无破绽,那我就专攻你的下盘。

    飞速推进的木棍在地面划出笔直的线条,积落在林中的树叶被男孩胯下带起的风势,卷起飘散于各处。

    陈卫脚下连连直退,心中却是愈发喜欢起来,好个精灵的小鬼!

    心中高兴,陈卫嘴上依旧不改,想气一气这个小家伙,以激出他更大的潜能,逗趣笑道:“你这小鬼,怎么就不听劝呢,都说了你打不过我。还是别白费力气,乖乖跪下,磕头拜师吧。”

    男孩呲牙呜吼,恨不得当即给陈卫脑袋上,敲个拳头大的青包鼓起。

    此时,东边方向的山坡响起一声大喝:“兀那羌人,休伤孟起!”

    陈卫侧头看去,那是个身穿短褂麻裤的少年,年纪比男孩大了五六岁,个头也要高上不少。

    少年姓庞,名德。

    他本来是叫男孩一同回家,却意外看到了两人在林中交手。唯恐男孩吃亏,庞德扔下背上柴火,同样抄了根棍子,从不远处的斜坡狂奔而来。

    至于这名男孩的姓名,相信不说大家也都能猜到,他就是日后被羌人奉作神威天将军的马超,马孟起。

    庞德的加入,给这场胜负易分的打斗,注入了新的活力。

    无论力道还是速度,庞德都比马超要强上很多。他于上月满了十四周岁,不管是在体能还是力气方面,都不是年仅九岁的马超可以比拟。

    马超专攻下盘,庞德就在上方猛烈突击。

    在两人的默契配合之下,陈卫手脚并撤,上半身左右闪躲,脚下也还得跟着摆出各种步法,应对那个小鬼的干扰侵袭。

    不多会儿,陈卫的动作就渐渐显得狼狈起来,有些招架不住,捉禁见肘。

    啪!

    伴随着一声清脆的击打声,陈卫急往后退了三步,右手比了个暂停的手势,呜呼的甩起了左手。

    方才避之不及,手背吃了庞德一记重棍。

    那酸爽,可真疼。

    “怎么,知道怕了?”见到陈卫示弱叫停,小孟起的脸上略微有些得意。

    “我会怕你两个毛都没长齐的小鬼?”

    陈卫搓着左手背,故意露出不屑的表情,望向两人挑衅叫嚣道:“方才我是没武器,才让你们伤着了我,如果有武器在手,我左手都能嬴你两。”

    “切,牛皮大王。”马超嘴角一撇,鄙夷十足,权当陈卫是拉不下脸面认输,才故意找的这么个蹩脚借口。

    还有,左手怎么使枪?

    自打出生以来,马超就没见过有人使枪会用左手。

    “那你们敢不敢跟我打赌?”陈卫来了手欲擒故纵。

    小孩子嘛,总是会在意输赢,喜欢意气用事。

    所以两人在听得陈卫这么一激,当即将手中木棍往地上一跺,摆出一副老气横秋的模样:“赌什么?”

    “待会儿我也去寻根棍棒,你两如果还能再碰到我,就算你们嬴。当然,我也不会欺负你两,说用左手,就用左手。”

    见到鱼儿上钩,陈卫鸡贼无比的说着,脸上却是一副义正言辞的模样,开出自个儿的条件:“我若赢了,你两就得拜我为师,如何?”

    “这……”

    两人彼此对视一眼,面色纠结,拜师学艺可不是件小事。

    “怕了就算了,输不起也没啥。”

    陈卫表现得微微有些不耐烦,挥了挥手,给两位少年的心里添了最后一把火。

    “谁怕了,赌就赌!”

    孩子的自尊心极重,哪能容忍陈卫这般轻视小觑,两人一咬牙,应承下来。

    “好志气!”陈卫对此大赞特赞,他转身去找趁手家伙的那一瞬,嘴角一笑,煮熟的鸭子还能让它给飞了?

    不存在的。

    在林中打了两转,陈卫走到一株幼小的树木前,目测了一下,大概二指粗细。他伸手折断树干,又剔去上面枝丫,弄好之后,大概和他眉心齐高。

    “来吧,小鬼!”木棍握在左手,陈卫朝两人勾了勾手指,笑容自负。

    “少瞧不起人了,啰嗦鬼!”马超鼻头皱起,呼喝一声,直接快步冲来。

    庞德见状,唯恐马超有失,紧随而来。

    七岁那年,凉州闹起了饥荒,他跟随父母往东逃难。后来不知什么原因,父母将他遗弃在了路旁,打那以后,庞德再也没有见过双亲。

    是马腾收留了他,给他吃住,还授他武艺。

    庞德是个很懂得感恩的人,每天劈柴挑水干农活,包揽了家中所有繁琐事务,从没喊过一声累。

    对于马超,庞德几乎是看着他一点一点的长大,呵护关心,在心底将其视作亲生兄弟。

    另一边,吕布在林中等了小会儿,仍旧没见陈卫回来,遂起身去找。

    未走多远,便听到前方传来打斗声响。

    吕布脚下加快步子,以为陈卫遇上了麻烦。

    熟知快要走拢的时候,才发现那边的三人噼里啪啦,打得不亦乐乎。看清场中局势之后,吕布眉头微皱,陈卫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跟两个顽童动起手来。

    场中打斗的马超和庞德浑身是汗,热气升腾,两人也顾不得去擦,手中动手愈发猛烈。

    然则,任由他两使出百般招数,也依旧破不开陈卫的防御,他手里的那根棍子,就像紧闭的大门,水泼不进。

    两人的气力渐渐不支,陈卫也没了在斗下去的想法。他先是弹开马超的刺来的木棍,将其逼退数步,然后手中的棍子一撤,猛然攻向庞德,脸上带笑:“让你试试我的新招,风雨山河!”

    刹那间,刺来的木棍化作无数道幻影,令人目不暇接,辨不出真假,就像暴雨落在山河之中,溅起无数的水花。

    庞德还未来得及反应,就被陈卫击中胸口,往后砸在了地面。

    收拾完这个,另一个就不足为虑,哪怕不用兵器,都能轻松制服。

    白捡两个天资过人的徒弟,想不高兴都难。

    陈卫看了倒地不甘的庞德一眼,眉开眼笑的道了声‘好徒儿’,却忽然听得耳旁响起一声稚嫩的叱喝:“风雨山河!”

    他不敢置信的侧头看去,刺来的木棍残影重重,如暴雨倾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