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二九零章 小鬼

时间:2017-12-07作者:回头大宝剑

    ,!

    爬坡上坎,一路往北。

    为了不引起别人注意,吕布和陈卫均未乘马,选择了步行。

    两人大清早就从解城出发,沿着官道往北。后来在途中遇到个好心的百姓,得知他两是要去参加祭天礼,还特意给他两指了条近道。

    大概就是爬山爬山再爬山,然后下个坡,拐个弯儿就到了。

    两人也没多想,觉着能够抄近道最好,省得多花时间走些冤枉路。

    结果呢,两人在山上走了一整天。如果按照原计划走官道,黄昏的时候就能够赶到左谷。现在已经黄昏了,二人还在山上折腾,前面看去也是山,回头看去还是山。

    别说出山的路了,人影儿都见不到一个。

    “将军,咱们是不是走偏道了?”又翻过一个山头,陈卫终于按捺不住的问了起来。

    “可能,大概,或许是吧。”

    吕布看着周围茫茫大山,叹了口气,这比想象中的还要困难。习惯了五原郡一望无垠的辽阔草原,根本适应不了这种层峦叠嶂的高山峻岭。

    两人歇了嗅儿,继续往前,希望能够在太阳落山前,走出这片大山。

    倒不是怕山中野兽,而是明晚就是羌人的祭天礼。他们必须得早些赶到才好,不然吕布的计划,可能会功亏一篑。

    咔嚓!

    利落的裂响随着风,从远处飘来。

    陈卫神经绷紧,迅速扫视四周,这个时候万一从哪里突然窜出个大家伙可就棘手了。山猪野犲还好对付,就怕来个成了年的大虫。

    那玩儿可是山里的霸王,不是吃素的主儿。

    很快,陈卫将目光锁定在了前方,心里舒了口气,回头朝吕布说道:“将军,前面有个拾柴的孩童,您再此稍歇,待我前去询问。”

    吕布点头,让他快去快回,自个儿则靠着棵大树,想着明晚的相关事宜。

    风吹树叶,沙沙作响。

    陈卫很快走至那孩童背后,见他正在用一条布巾缠捆木柴,那些原先参差不齐的木柴枝,俱被他砍得齐齐整整。

    “小鬼,你知道左谷在哪个地方吗?”陈卫张口就来。

    青麻衣的男孩撇头回看了陈卫一眼,脸上似有不悦,却也没说什么,接着忙活起手中的动作,根本不去搭理背后这个无礼的男人。

    “小鬼,我问你话呢?”陈卫见男孩未答应,以为他听力不好,又靠近了两步。

    这回男孩明显是听到了,将柴枝系捆好后,他直起小身板儿,转身瞪着陈卫,气呼呼的质问着:“你叫谁小鬼!”

    陈卫先是一愣,随后笑了起来,语气轻佻:“哟呵,小鬼头,个子不高,脾气倒是比牛还大。”

    “你再叫一声,我可要揍你了!”男孩沉起眉头,初显英气的脸蛋咬牙切齿。

    威胁的话,陈卫生平听过无数,但被一个五六尺高的孩子威胁,还真是头一回。这也使得他兴趣更甚,朝着男孩勾了勾手指:“来来来,小鬼,有什么手段都使出来瞧瞧。”

    即便男孩现在手上握着把砍柴用的小斧头,陈卫也没丝毫惧怕,对付这种八九岁的孩童,就算给他把大刀,都起不了任何作用。

    熟料男孩的第一个动作就是将斧头放下,在陈卫略显惊讶的目光中,将背上的柴火担子撂下,然后从中取出根比他个子稍高一点的圆滑木棍。

    “小心了!”

    男孩稚声轻喝,算是给陈卫提了个醒。

    就算嬴,他也要赢得光明正大。

    陈卫对此极为满意,习武之人强不强是一码事,有没有德行,又是另外一码事。

    男孩冲来起手就是一招长虹贯日,以迅雷之势直扑而来,在陈卫及时避开之后,木棍随之往上一挑,逼得陈卫再退两步。

    “小鬼,你居然会使枪!”

    棍棒讲究的是剃、滚、打,以力克敌,而使枪动作则与之相反,讲究的是轻盈灵敏,刺、挑,拦、扎则是使枪的基本技巧。

    陈卫作为一名使枪的行家,男孩出手的那一瞬,他就辨认了出来,很明显的使枪动作。

    对此,陈卫兴趣更甚,单从男孩那一招起手式来看,起码就下过两年以上的功夫。

    木棍连刺带挑,拨动得空气呼呼作响。

    男孩脚下步伐随之跟进,踢动地面的落叶纷飞。从他脸上的表情来看,恨不得打得眼前之人,跪地求饶才好。

    然而想法很美好,现实很残酷。

    几套枪法使完,除了将眼前这个可恶男人逼退了几十步外,根本没有碰到他半根毫毛,任何灵巧的攻击,都能被他轻松躲去。

    男孩停下进攻势头,微微喘气,而眼前之人却依旧保持距离的站在那里,脸不红气不喘,完全就是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可恶贼,有本事别躲!”

    男孩咽着发干的喉咙,气恼骂上一声,像只抓狂的小老虎。

    “小鬼,难道你就这么点能耐?”陈卫抱着双手揶揄打趣,轻视的口气任谁都听得出来。

    “少瞧不起人!看枪!”

    天底下最不喜欢服气认输的,只有孩子。

    男孩见陈卫如此小瞧于他,心中自然是一百个不甘,当即发恼的蛮冲过去,木棍狠狠捅向陈卫胸口。

    陈卫见状,身躯往旁边稍挪,轻松闪开。在木棍刺空的那一刹,他伸手抓住棍头,拖着往后一绕,欣慰笑道:“小鬼,力道倒有几分,不过速度还欠火候呀!”

    几岁的孩子哪斗得过陈卫这种沙撤将的力气,纵使他使出吃奶劲儿,憋红脸也抽不出陈卫握在手中木棍,恼道:“快给我松开!”

    男孩情绪渐渐暴躁,陈卫依旧没有松手的打算,反倒敦敦教诲起来:“习武之人最忌心浮气躁,哪怕遇到不可逾越的对手,也要时刻保持平常心。”

    真要动起手来,两三合就能解决的事儿,但他一直没有出手,就是想看看这小子具有多大的潜能。

    果然,他没有失望。

    小小年纪,就能有如此凛厉狂猛的气势,只要稍加指点磨砺,将来成为坐镇一方的超级强者,完全不在话下。

    念及此处,陈卫也起了心思,他露出笑容,看向男孩:“小子,你拜我为师如何?”

    冷不丁的一句话让男孩恍楞了好久,但他似乎并不领情,哼哧一声:“想让我拜你为师,除非你是天下第一。”

    听到这个答案的陈卫哭笑不得,他摊了摊手,一如吕布走不出这座大山的惆怅:“天下第一的那个人呐,他使戟,不使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