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二八五章 插翅难逃

时间:2017-12-06作者:回头大宝剑

    ,!

    觉乌死了,压抑在心底的愤怒却并未就此得以发泄。

    吕布看着近在眼前的严义,红了眼眶,满是酸涩。

    最初见面时,这个大大咧咧的男人话不多说,抄起家伙就跟他干了起来,二人也可以说是不打不相识。

    成亲拜堂的那天,严老爷子没来,就改拜了兄长。也是这个充满豪气的男人拍着吕布肩膀,爽朗大笑着:“以后啊,你就是我严义的妹夫了。谁敢欺负你,跟二哥说,我带人帮你找回场子。”

    再到后来,牛佘野决战鲜卑人,基本上大局已定,是他带着西凉甲骑千里奔波而来,彻底扭转了败局。

    一切的一切,回想起来,恍如昨日。

    然而就是这般真性情重义气的男儿,此刻却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没了生机。

    此时此刻,吕布脑子里很乱,他不知道当薇娘问起她二哥的时候,该如何回答,也不知今后,又该如何去面对严家的老爷子。

    如果自己刚才没有四处搜寻浪费时间,而是直接冲向这里,会不会就能够救下严义。

    可惜,想得再多,世间也从来都没有过如果。懊恼、悔恨与自责,在这一刹,全部涌入了脑海。

    后方羌骑追赶过来,欲将这名骁勇的青年汉将合力擒拿。

    沉浸悲伤的吕布被这些喽啰打扰,本就是满腔的怒意,他猛然回头,眼中绽放出的杀意凛厉。那些冲过来的羌兵纷纷勒缰,坐下战马也跟着不由的往后退了两步。

    好恐怖的眼神!

    近百名羌骑的同时打了个寒颤,心中被吕布的眼神盯得发毛,摸不着底。

    手上不沾染个成百上千条性命,绝不会有如此强烈波动的杀意。即便隔了十余步的距离,他们都能清晰感受得到。

    马头回转,吕布面向这帮羌骑,准备发起冲锋。既然严义死在了这里,那就把河谷中的羌人全部杀光陪葬,倘若不幸战死,又有何妨!

    别说五万名持有兵器的叛军,就算五万只鸡站那不动,砍到手软,也杀不到一半。

    所以,吕布这回,抱了必死之心。

    噗~

    咳咳~

    轻微的咳嗽声响起,吕布双耳清晰的捕捉到了这股声音的来源,他不敢置信的侧头看去。

    那具躺在地上的‘尸体’吐了口血水,捂着右胸口,刚刚一口气没缓上来,差点没把他给憋死。

    觉乌那一枪的力道可以,就是准心差了些,敲刺到了严义胸口的肋骨,未入心脏。习武之人骨架结实,体魄健壮。

    然则主要还是厚重的甲衣卸去了大量伤害,若换作一般布甲,恐怕也早就见了阎王。

    全身的骨头像是要断掉一样,严义躺在草地,上方的天空湛蓝。他喘着微弱的气机,浑身提不起丁点儿力气,眼皮子打架,很是犯困。

    长满粗茧的大手从马背上递了过来,他看不清那人的长相模样,只能听到一句饱含激动的声音:“二哥,上马!”

    他伸出手去,想要握紧那只手掌,却被先一步的攥紧,拉上马背。

    严义还活着,这令吕布重新燃起了希望。

    然则此时的严义极为虚弱,坐在赤菟背上连抓紧吕布腰杆的力气都没有。如果不快点找个地方进行治疗,很有可能会丧命于此。

    吕布骑着赤菟前奔两步,伸手扯下插于地面旗杆的汉家大旗,往后包裹住严义的身躯,绕过肩头和腋下,在胸前打了个死结。

    “回家,回家……”严义阖上双目,疲累得昏睡过去,侧脸贴在背上的嘴角微张,声音很小。

    前方拦路的叛军士卒数不胜数,吕布手里画戟斜拖,好似浑然没将他们放入眼中,神俊的脸庞稍微往后侧偏了一下,轻声说道:“二哥,坐稳了。”

    赤菟前蹄高扬,喷洒出强烈的鼻息,重重踏在地面,发起了狂暴冲锋。

    马背上吕布左右搏杀,于战场之中奔走救援那些受困的汉家骑卒,挥戟驰骋的身姿夺目,宛如地狱里染血的夜叉。

    “不愧是单骑就敢冲阵的无双飞将,鲜卑人栽在你的手里,不算冤。”

    李儒轻捻下颌短须,他曾两度派人去探听吕布底细。第一次是在吕布夺走董卓赤菟之后,第二次就是在去年,得知董卓想将其收为己用。

    据暗哨传回的消息,吕布父母早亡,他有四个姐姐,因逃避战乱,不知去往了何处。前年娶了房正妻,是严家的千金小姐,二人育有一女,今年刚满周岁。

    一介贫寒出身的武夫,从百夫长不靠任何关系爬到将军的位置,可见其能耐不小。

    而且在这过程之中,围绕着他身边聚集起了越来越多的能人异士,助他打理五原。

    这样的家伙,会愿意投效董卓吗?

    还有,他来凉州,真的只是来平叛的吗?

    李儒在心间划上了一个大大的问号,得不到的东西,最好的办法,就是将其毁灭。

    他将目光从下方收回,笑问身旁二位羌人首领:“两位豪帅,拦得下此人否?”

    “李掾史大可不必担忧,此人之勇猛的确世间罕见,单对单的捉肘厮杀,也许没人是其对手。但这河谷四面环山,天然的铁壁一块,他已成笼中之兽,再怎么蹦跶,也不过是困兽犹斗罢了,翻不起多大浪花。”

    说罢,弥定柯将手指往前一勾,巨石后方的护卫士卒立马恭敬小跑过来,垂耳听令。

    “传我号令,所有人呈坚壁之势收拢战圈,一个汉人也不要放走。”

    弥定柯传下将令,亲信护卫点头记下后,立刻飞速传达去了。

    这边的命令刚刚下达,下方的吕布就已经重新汇聚齐了散落各处的汉骑,由他打头,往着来时的方向突围。

    “看样子,吕布是想夹起尾巴逃跑了。”李儒细眯起的眼珠里精光烁烁,笑容戏谑的说了起来。

    汉家骑军冲出不久,很快就又从那方折返回来,朝着截然相反的方向突进。

    “三个出入口都设有重兵,别说他这点人马,就算是天上神仙,也不可能在这一时半会儿突围出去。”

    滇吾说得笃定无比,他和弥定柯两人,一个负责围剿,一个负责封锁退路。

    进退无门,吕布必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