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二七六章 发芽

时间:2017-11-29作者:回头大宝剑

    “照你这么说,那董卓既有如此大的势力,为何先前会被叛军打得一败再败?”吕布放缓脚下步子,很是想不明白。

    姜冏对此也是不知,摇头回答起来:“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但这些叛军的羌人豪帅,十个起码有八个都和董卓相识。有的是敬重,有的是惧怕,有的是依附……反正在凉州这一带,董卓基本上可以说是只手遮天。”

    姜冏无所谓的说着,可这些在吕布听来,却是另外一个层次的意思。

    他开始在脑海里反思琢磨与假设构想,或许凉州叛乱这件事情,根本就没有表面看上去的那般简单。也许从开始到现在,他们都在被人牵着鼻子,一步步走入设好的圈套之中。

    但要说这盘大棋的整体布局如何,以他现在的头脑,还不足以看清那布局人的脉络思维。

    有些东西从脑中如流星闪过,却如何也抓不住那些重要的信息。

    “将军,我们到了。”领路的姜冏停下脚步。

    思忖着事情的吕布抬头望去,前方宽阔的府邸大门上方,门匾镌写有‘姜府’两个鎏金字体,端是大气磅礴。

    吕布‘嗯’上一声,暂且将脑中琢磨的事情搁置一旁,随着姜冏走入府内。

    姜府的庭院深远,一路走来,都有仆人行礼问安。与中原洛阳那些地方府宅的奢豪相比,凉州的世家宅院,明显是风格迥异,多是以沉朴与厚重为主的建筑风格。

    老爷子姜眠坐在堂厅,听得屋外的脚步声近了,才睁开枯瘦的眼皮,起身往门口走去。

    姜家的家主亲自相迎,算是给足了吕布面子。

    然则当见到吕布时,老爷子还是微楞了刹那,没想到这位度辽将军,居然这般年轻。

    好在老爷子也是饱经阅历的人物,很快便回过神来,邀请吕布入堂,语气和缓的说着:“深夜相邀,没有叨扰到将军吧?”

    “姜家主言重,能来贵府做客,乃是在下荣幸。要说叨扰,也该我说才是。”

    吕布笑着回道,神态谦和而不失礼节。

    此行来凉州平叛只是其一,最重要的还是他对凉州抱有些许想法。

    自打在南阳再次历经生死之后,吕布所能望见的视野渐渐打开。如果能在凉州建立起盟友的战略关系,那对将来必会有莫大的帮助。

    倘若能够得到姜家和盖家的支持,就已经可以说是成功了一半。

    入了堂内,吕布跪坐在贵客的席位,姜老爷子又让仆人上了美酒肉食,以供吕布品尝。

    吕布给杯中斟上美酒,朝向姜眠遥敬道:“多谢姜家主盛情。”

    “吕将军客气了,感激的话,还是应由老夫来说。”

    姜眠举起酒樽,也向吕布敬了一敬,随后将酒水饮下肚中,才又接着说道:“仲儿从小就不受管教,性格莽撞叛逆,想必给将军添了不少麻烦,老朽在此替他向将军赔罪。”

    “姜家主说得哪里话,仲奕他武艺了得,骑射俱是拔尖,乃是我营中不可多得的良才。不仅没惹过麻烦,斩获的功勋倒是不少……”

    这般和气的世家家主,吕布还真是头一回见。就拿他的岳父严老爷子来讲,那脾气性情,压根儿就不是一个好说话的人。

    既然姜眠敬他一尺,他自然也要给姜老爷子足够的脸面。

    要是单夸老爷子,他未必会愉悦高兴,但你要夸他儿子,就算他嘴上骂着逆子,可心里面,却是高兴得很。

    觥筹之间,姜家的仆人从门外走进,手里端着两盘黯黄的金饼,恭恭敬敬放在了吕布身前的桌面。

    “这是何意?”吕布举在半空的杯酒一停,眼眸微敛,问向此地的东道主姜眠。

    “小小心意,不成敬意,还望将军笑纳。”姜家主笑着回答起来。

    吕布将手里的杯酒往桌上一搁,看向那两盘多少人都求之不得的金饼,眼眸里没用一丝的贪欲,有的只是无尽的冷漠。

    遥想当初,他就是被严老爷子的一盘金饼给逼得落荒而逃。再加上如今姜眠脸上这熟悉的笑容与口气,着实有些刺激到他了。

    世家的习性,就是从心眼里瞧不起他们这些寒贫出身的小人物。以为有钱有权,就可以随意去践踏别人心底的尊严。

    但念在总归是一番好意,吕布也没有单场翻脸,而是低沉着声音说道:“姜家主如果真要谢我,那就请您将这些兑换成粮物,发放于城内受饥挨饿的百姓,以解他们当下之难。”

    战乱的年代,粮食远比钱要值价。

    姜眠听得吕布回绝,起初还以为他嫌少,心中亦不由生出几分鄙夷。

    直到后来听完吕布这番话后,姜眠老脸发红,看向吕布的眼神里多了一丝其他的深意,敬佩起来:“不曾想将军还有如此仁心,倒是老朽看走眼了。好吧,一切就按将军说的去做。”

    姜眠挥手说罢,仆人便将摆上桌面的金饼,端了下去。

    此番作为,使得吕布心中对姜眠的印象又改观了不少。

    叙至后半,吕布的神情已经有些恍惚起来。这凉州的陈酒,初入肚腹时并未起多大反应,可聊着聊着,酒劲就慢慢涌上了脑袋。

    他借着胸膛的那股酒意,眼神惺忪道:“仲奕不想娶那董家小姐,姜老您也不必勉强。成亲拜堂,还是得寻个喜欢的女子才行。”

    听得这话,坐于对面的姜冏双目燃起亮色,悄悄给吕布点了个赞,这也是他想说的。

    姜老爷子对此却是不与苟同,热情的语气也随之淡了几分:“这是姜家家事,就不劳将军费心了。”

    成亲迎娶,自古以来就是讲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门当户对极为重要,哪能由子女自己做主决定。再者说了,难道他这个当父亲的,还会谋害自己的儿子不成。

    坐在位置上的吕布摇头摆手,嘴里咕嘟咕嘟的说了许多话,浑然醉酒的模样。

    随后,他起身摇晃着走到姜眠位置的前方,双手撑在桌面,脑袋微微垂下,一张口满是醺人的酒气。

    声音不大,仅够他两人听见:“换句话说,董将军可以给的,或许在下也可以。”

    在无人注意的眼眸深处,一抹锋芒如电掠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