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二七五章 西凉姜家

时间:2017-11-29作者:回头大宝剑

    凉州,汉阳郡。

    盖勋所率的汉军在今天下午成功抵达郡治城冀县,自打在渭水畔遭遇过一次叛军伏击,盖勋一路走来几乎是步步为营,处处小心。

    而叛军则像是突然销声匿迹了一般,不仅再没遇到过叛军的突袭事件,甚至连影儿都不见了去向。

    原本还以为会在城外与叛军血战一场,结果叛军得知了消息,提前撤离。

    两万余汉军开进了郡城,这次救援,似乎比想象中的还要容易。

    城内百姓得知他们的太守回来,高兴得四处奔走相告,全都携儿带女的赶来城门迎接。

    进城的时候,吕布在马背上看着这些褴褛衣衫、面容憔悴的百姓,当听到盖勋说‘留下来,不走了’的时候,许多上了年纪的老人眼中,流下了喜悦的浊泪。

    盖勋于他们而言,就是生的希望与寄托。

    夜色清凉,月光如水。

    营旅帐外的空旷地界,吕布独坐在一处微斜起的草坪坡上,双手反撑在身后,抬头仰望着上方的皎洁明月,怔怔出神。

    圆圆的玉盘里,时不时会出现个小姑娘,挥舞抓弄起小巴掌,咿咿呀呀的冲他笑着;还有个温婉貌美的女子,在那躬身细心的呵护着泥盆里的花草,偶尔也会转过脸颊,轻唤一声‘夫君’,露出两个浅浅酒窝,有些羞涩,却是满满的幸福……

    “小玲绮,生辰快乐。”

    望着在月镜中爬动的小家伙,吕布笑容甜温的念上一声。

    前不久他收到严薇的来信,说女儿已经可以在没人牵扶下,迈着小步,独自往前走上五六步的距离了。

    “从小就这么厉害,哪像我这个当老爹的,连区区几个叛贼都搞不定,真是丢脸了呀。”

    吕布想着想着又傻兮兮的笑了起来,神俊的脸庞上再无作战厮杀时戾气与狠厉,有的只是温润如水的柔情,还有一丝丝来自心底的骄傲。

    虎父无犬女,小玲绮将来啊,肯定会比他这个父亲,还要厉害。

    丛草窸窣,身后远处走来名衣着光鲜的公子,相貌俊朗出尘,再配上他那身干净的衣衫打扮,颇有几分浊世佳公子的味道。

    负责吕布安全工作的陈卫见到此人,脸上略有诧色,在他问清来意之后,便放了这名青年公子过来。

    青年缓步上前,直走至吕布身后,微微躬身,语气里透着敬重:“将军,我父亲想要见你。”

    望向夜空的吕布收回目光,回头看去,眼神里同样闪过一抹诧异的神色,随即他很快恢复如初,笑着说道:“果然是人靠衣衫马靠鞍,你这么换了身衣衫,我差点都快认不出你来了。以前都以为你是在吹牛胡侃,没想到还真是大家公子,你可莫要放在心上。”

    “将军言重,不管何时,你都是我的将军,他们也依旧是我的生死弟兄,哪有责怪这一说法。”这位青年公子不是别人,正是在狼骑营任职军侯的姜冏。下午入城的时候,他特意向吕布告了假,说要回家看看。

    其实姜冏老早就在军中说明过他的身份,可营中这些个处于底层的粗莽汉子,愣是没人相信,都当他是胡说吹牛。后来的杨廷也是一样,明明是太尉嫡孙,却没有一人肯信。

    吕布听明来意,仍旧有些迟疑:“令尊要见我这个粗人?”

    姜冏点头,他下午回家之后,正在院内走动的老父见到这个消匿年载的儿子回来,起满皱纹的眼皮底下,一瞬间有过许多种错综复杂的色彩。随后老人的反应便是抄起手里拄杖就往姜冏扔去,嘴里气骂着:“不孝子,你还晓得回来!”

    姜冏如果是个逆来顺受的乖乖儿,当初也就不会大老远的背井离乡跑去并州。所以老爷子要打他,他肯定是要跑的。

    父子间的追逐打骂引来了家里其他成员的加入,几位长兄赶忙撂下手头事务,出来拉的拉,劝的劝。

    过了好半晌,老爷子才熄去心头怒火,瞪向这个穿着甲衣的不孝子,让他滚去把衣裳换了再来说话。

    毕竟是亲生的儿子,就算要打,老爷子也晓得轻重。

    再后来,自然就是姜冏讲述这两年去了哪里,又经历过哪些事情。

    在听到姜冏参与了对鲜卑人的数场恶战,又从一名军中小卒慢慢升到军侯职位的时候,姜老爷子的眼神里,明显多了几分骄傲,倒不是因为军侯这个职位,而是因为他叛逆的小儿子,已经成熟长大。

    “事情的经过,差不多就是这个样子。”姜冏向吕布如实以告,老爷子得知吕布也到了冀县,说什么也要请他到府上一叙,略尽地主之谊。

    姜是凉州大姓,尤其是在汉阳、金城一带,更是著有很高的名望。如果要想在凉州站稳脚跟,无论如何都绕不开姜家。

    “你既是姜家子弟,又为何要逃来我并州?”

    吕布对此有些想不通透,就算姜冏杀了人,以姜家在凉州的势力,应该也不算太大的问题。

    “说来也不怕将军笑话,我父亲是个热衷于权势的人物。早在好几年前,就给我强行安排了一桩可以向上攀附的婚事。而我呢,性子跋逆,不想去做的事情,如果非要强加到身上,我肯定不会接受。”

    面对这个问题,姜冏犹豫了小会儿,最后还是说了出来。对于吕布,他觉得没有隐瞒的必要。

    “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情,你小子居然还不愿意。”吕布笑着打趣起来,不过姜冏这性子,倒是有些像他。

    月光映洒在街道,铺上了一层薄薄的白霜。

    两人在城内先后走着,吕布又从姜冏口中得知,他要娶的,竟是如今的破虏将军,董卓的女儿。

    “在凉州陇西这一带,全是那位董姓男人的天下。不出这凉州,去哪儿都逃不出他的手掌。”

    姜冏无奈说着,早先在凉州的时候,他就见过董卓,那个体型如熊,浑身上下充斥着暴戾和凶厉的野蛮男人。

    仅仅一个眼神,就能让他感到战栗不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