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二七一章 遇袭

时间:2017-11-25作者:回头大宝剑

    “将军好意,布已心领。不过眼下战乱未平,某也无心儿女情长之事。”

    吕布借着平叛的幌子,给了这位汉阳太守一个台阶。如果直接拒绝,肯定会让盖勋觉得失了脸面。

    “好好好,吕将军胸怀天下,那等这场叛乱结束了再说。”

    盖勋心中对吕布的好感可谓是噌噌噌的往上窜,这个青年后生不仅不慕名利,也没有攀附权势的心机,只想着报效国家。

    像这样真性情抛热血的小伙儿,已然不多了。

    要是老夫也有个未出阁的闺女……

    盖勋神游天外,不自觉的想到了很长远的以后。

    走在前方的两位将军牵马缓缓而行,脑海里料想着自个儿事情。浑然不觉前方的密林深处,已有数千双冒着幽光的眼睛,盯了他们许久。

    “首领,汉军来了。”副将不蒙泰压低声音,同身前的魁梧男人恭敬说着。

    唔~

    滇吾闷沉的应了声,将手指向河边牵马的吕布,同身边几位将领叮嘱起来:“那个个子高高的汉将颇为扎手,先前房当瓦奴都败给了他。你们也需多加注意,要么避开他,要么就上前合力,共同围杀。”

    “首领放心,羌族儿郎没有惧死的种。吾等定能斩下此人头颅,替死去的将军们报仇雪恨,以慰他们在天之灵!”

    不蒙泰等人纷纷抱拳,说得坚定无比,眼中杀机弥漫。

    前进的汉军已经进入到了冲锋的范围,滇吾扬起手掌,口中开始倒数:“三、二、一!”

    在‘一’字出口的同时,滇吾将右手狠狠压下,胯下战马急突而出。

    “呜啊~~~杀!”

    屏声静气的羌卒们在听见命令下达的瞬间,一个个面色发狂的呼喝大吼,拍马朝着汉军狂冲而来。

    羌人到汉军的位置距离,相隔了仅仅半里。

    战马的冲击速度迅疾如飞,犹如借势的滚石奔雷。汉军这边才刚听见林中响动,羌人转眼就已杀至近前。

    哧~~哧~~

    一杆杆刺出的长枪,于枪尖绽放开耀眼寒芒,狠厉无比的捅进了汉家士卒的胸膛。许多骑卒还未来得及上马,就被急冲而来的战马撞得口迸鲜血,往后倒飞出去。

    “不要自乱阵脚,列阵反击!反击!”

    久历战场的盖勋大声呼吼起来,然则充斥周围的全是战马嘶鸣声,还掺杂着羌人兴奋的杀喊。他的声音还没传出,就立马被彻底淹没于洪潮之中。

    汉军毫无防备之下,被突如其来的袭击打得晕头转向。步卒们慌乱四逃,脸上浮现的表情,惊恐而又畏怯。

    当初在野外被羌人追撵着打的阴影,再度浮上心头。

    更是有不少步卒在面对那一匹匹来回冲杀的西凉战马时,选择直接丢了兵器,跳入渭水,想要游到对面,逃离这场蓄谋已久的猎杀。

    当然,也有不少的硬强莽汉,本着豁出性命换你两个的想法,抄起家伙,就地跟马背上的羌人干了起来。

    “汉将,纳命来!”前方羌将大吼,攥紧枪杆朝着吕布杀来。

    吕布压下眉头,突过去就是一戟,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刺破了贼将咽喉。然后撤戟一收,那名叫嚣的羌将便直挺挺的坠下马背。

    吕布刺死羌将,准备策马回援盖勋。此时后方又闪出两名羌人将领,切断退路,手中长枪朝向吕布一指,四周的羌骑兵立马涌上,将吕布团团围在原地。

    真是小鬼缠身,阴魂不散!

    吕布冷漠着目光扫视了周围一圈,羌人此番显然是有备而来。为了针对他,这里起码不下五百铁骑。

    河岸冲击的战马咆哮嘶吼,刀枪剑戟的交鸣声清脆,丛林山野间吹来的山风凉爽,却吹不走激斗厮杀中士卒们内心的烦躁。

    河边地面流淌着鲜血,正哗哗的流入渭水河中。

    隔着层层羌骑,吕布往外边稍望了两眼。

    盖勋对上了这支叛军的头领人物滇吾,两人交锋数十回合,僵持不下。

    不过以吕布的精准眼光来判断,这个叛军首领的武力应该是要强于盖勋。但看他出招的架势,却没有杀死盖勋的想法。

    不仅如此,此人嘴里还在不停的劝说着盖勋,具体什么内容,吕布听不清楚。但是看盖勋那须发皆张的怒相,就知道肯定没得谈。

    从盖勋的方向挪开,吕布扫描了眼下的战场局势。

    除了叛军的前几波冲锋造成极大伤亡外,后面的折损量都渐渐得到了控制。

    袭击他们的羌骑大概有四千余,在人数上,汉军还是占有很大的优势。

    狼骑营那边还好,没有乱成散沙,而是稳住阵脚后,在第一时间发起了反冲锋,与羌骑来个正面冲杀。

    无论陷于何等困境,撕咬和进攻,才是狼骑营永存的风格。

    在狼骑营暴戾血性的带动下,越来越多的汉家骑卒聚集在身后。

    只要稳住,肯定有反败为胜的机会。

    吕布收回目光,淡然的眼神中流露出一丝戏谑。既然没有值得他赶过去的必要,那就索性留下来,陪这数百骑耍耍。

    “你们不动手,那就休怪某不客气了。”吕布勒转马头,画戟一挥,朝着后方那两名羌将直冲而去。

    赤菟狂奔起来的速度堪称恐怖,两名截断吕布退路的羌将正欲上前迎击,却抬头望见了上空闪过一道刺眼的白芒,劈下的方天画戟,斩碎了世间一切。

    滇吾见汉军发起了反击,面色微沉,这比他想象中的要快上许多。

    不过他也没指望仅凭一次突袭,就歼灭汉军主力。弹开盖勋压下的长刀,滇吾撤回兵器,朝着盖勋拱了拱手:“盖太守,你曾厚待于我,我也敬重您。所以刚才我说的那番话,还请您好好想想。”

    说罢,滇吾调转马头,大吼了一声:走!

    交战中的羌骑纷纷停下打斗,策马回走,往林中退去。

    狼骑营将士作势欲追,却被吕布制止,“别追了。”

    汉军远来,又不熟悉地形,很容易追丢不说,万一羌人还设有埋伏圈套,那他们这一追,就铁定成了肉包打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