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二七零章 进军汉阳

时间:2017-11-23作者:回头大宝剑

    “住手!”

    张温喝止一声,孙坚是他的属官,就算遭受责罚,也轮不到董卓叫人来拿。董卓这么做,显然是没将他这统帅放入眼里,已经是越俎代庖,逾越界限了。

    冲入帐内的士卒看向董卓,在后者挥手之后,方才退出营帐。

    董卓先退一步,张温也让孙坚平息火气,“文台,先把剑收起来。”

    孙坚听得张温下令,朝着董卓怒哼一声,才将利剑收回鞘内。

    见两人的矛盾得到暂时缓解,张温这个老好人又诲之不倦的劝和起来:“好了好了,大家都是替朝廷效力,理应齐心协力共击叛军才对,哪能起了内乱。”

    说到‘朝廷’二字的时候,张温加重了口音,还特意在座位处往洛阳的方向拱了拱手,以示对天子的敬畏。

    随后,张温又问了诸位将军的意见,九成都是同意分兵追击。

    “既然大家都觉得董将军的方案可行,那就依董将军之见,分兵三路,进讨叛贼!”张温做出决策,他心里自然也是希望能够一战功成。

    翌日的清晨,九万大军已经在陈仓的郊外列阵,在各自的统将到来之后,开始浩浩荡荡朝着凉州方向进军。

    进军左路武都郡的是右扶风的驻将鲍鸿,进发陇县的则是斄乡侯、破虏将军董卓。汉阳太守盖勋则率剩余的三万兵马,回援中路的汉阳郡。

    孙坚担任总粮草官,负责往三路前线,运输粮草物资。

    张温则率余下的将士驻守陈仓,以策万全。

    三路大军在吴岳山的山脚下分道,朝着各自的目标进发。

    去往汉阳的队伍在山野间行了足足五日。

    一路走来,映入眼帘的全是密集高耸的山和郁葱繁茂的林,就像并州北方的原野,一眼望去,全是青绿的平原。

    “盖将军,这儿离汉阳还有多远?”

    下山之后的吕布在河边洗了把脸,随后捧着凉水,拍打起赤菟的脖颈腹背。

    赤菟抖甩起脑袋,溅起无数的水珠飞向空中,随后打了个舒爽无比的鼻息,用额头亲昵的拱向吕布脸颊。

    作为主将的盖勋今年已经四十有五,鬓发间也早已生出些许白发。他回头看向河边饮水的青年将军,不言苟笑的面庞上难得的有了几分笑意:“沿着这条河走,估计再有两天,就能看到汉阳境内的望垣县了。”

    这几天山路走下来,人累马也乏。

    “这条河似乎很长啊。”

    吕布感慨了一声,趴下身躯,将脑袋浸入河面,左右摇摆扑腾,泛起许多白色浪花,醒了醒精神。

    在山上的时候,不管走到哪里,都能看到这条河流。

    盖勋在一边暂歇,面对吕布的问题,他也不觉得无聊,反倒耐心回答起来:“这条河叫渭水,是浊河分支里最大的支流,流经了整个汉阳郡,其源头是在陇西郡内的白石山下。距咱们这儿,远着哩。”

    本来这支队伍张温定的主帅是吕布,结果吕布却把这个位置让给了盖勋,并给他当起了副手。

    盖勋在凉州声明显著,在军队百姓之中更是具有极高的威望。反正上面有张让压着使坏,吕布也不妨做个顺水人情,博一个好感。

    如今看来,效果显然不错。

    头顶上方的阳光微微刺眼,山林里再度响起虫鸣蝉叫。

    仿佛不过转眼,夏季又至。

    “好了,咱们该接着上路了。”

    休息小会儿的盖勋起身,招呼着士卒重新出发。

    三万将士沿着渭水直走,吕布也未骑乘上马,而是牵马走于河畔,同盖勋并肩。

    走着走着,盖勋就同吕布唠起了家常,“吕将军今年几何?”

    吕布不明白盖勋怎么突然问起这个,却也如实答道:“二十有五。”

    “看来老夫比你大了足足二十载……唉,真是岁月不饶人呐。”

    盖勋抹了把胡须,悠悠叹了口气。

    变老,是每个将军都难以接受的事情,尤其是名将。

    吕布如今还感受不到这股将军迟暮的情怀,所以他出言安慰着这位在凉州赫赫有名的将军、太守:“将军正值壮年,纵然再战二三十年,也同样是宝刀未老。”

    盖勋闻言微楞,随即哈哈大笑起来,拍着吕布肩膀,目光是越看越喜:“你这个后生啊,竟捡些老夫喜欢的话说……不过你年纪轻轻就坐到了度辽将军的位置,又如此神勇,将来前途定是不可限量。”

    当日吕布在关下斩杀六名羌将,盖勋也在城头观战,看得他是一阵热血沸腾。如果能年轻个十年,指不定他也会脑子一热,冲下关去,与吕布并肩作战。

    走上小会儿,盖勋牵着战马,看似随意的又问起来:“娶亲了吗?”

    “娶了。”

    “是娶妻,还是纳妾?”

    “当然是娶妻,女儿都有了。再过几日,便是她的周岁之礼。”

    说到这里,吕布眼神有些恍惚起来。

    离家的时候,小东西还只有巴掌大小,蜷缩在他的怀里如同小猫咪一样。如今转眼将满周岁,也不知道是胖了还是瘦了,长成了哪副可爱模样,也不知道她有没有在心底,埋怨自己这个爹爹。

    明明说好了,几个月后就回家陪她玩闹,结果东奔西走,转眼就是一年。

    “我这个老爹当的,真的是太不称职了。”

    吕布摇头,俊朗的面庞泛起苦笑,明明说好了,这一世要伴她左右,陪她成长,结果呢,还是这样……

    差一点,二十分钟。

    抱歉抱拳,分担房费。

    盖勋曾任凉州汉阳郡长史,迁任汉阳太守,后入朝为讨虏校尉,颇受汉灵帝刘宏信任,出为京兆尹。灵帝驾崩后,董卓专权,为防止盖勋响应袁绍领导的关东联军,特将其征入朝廷,拜议郎。迁任越骑校尉,出任颍川太守,又被征入朝,因怨愤董卓而失意不已。初平二年(191年),因背疮发作,在长安去世,终年五十一岁。遗令不许接受任何董卓的馈赠,而董卓为表宽容,上表朝廷赠其东园葬器,陪葬于汉惠帝陵寝安陵。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