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二六九章 分兵

时间:2017-11-23作者:回头大宝剑

    听得孙坚发问,独自思索着事情的吕布回过神来,“我在想一件事情。”

    “哦?何事?”孙坚一听,顿时生出几分兴趣,有些好奇的问了起来。

    吕布未作隐瞒,低声同孙坚说着:“羌人作战勇猛,且不惧死。可今天交手的时候,我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好像他们是在出拳不出力,仿佛为了故意输给我们一样。”

    在吕布看来,羌人的实力完全不下于鲜卑。先前能够打得汉军节节败退,再不济也不至于像今天这样,一触即溃。

    事反常态必有妖。

    将军们依旧在喋喋不休,未发一言的董卓忽地站起身来,宛如黑熊的眸孔里喷射出噬人的目光,那些被扫视到的将军们立马噤若寒蝉,不敢再争。

    嘈杂的帐营,很快安静下来。

    “羌人愚笨驽钝,只知逞匹夫之勇,其特点是擅长在野外正面冲杀作战。但如果他们退居一城,就等于放弃了战马所带来的巨大优势,这于我们而言,是最佳的时机!”

    董卓的声音宏达,在气势上稳稳压制住了所有的将军。

    “仲颖的意思是要强攻?”主帅张温试探性的问道,即便不懂打仗,他也知道叛军人数不下十万,攻城肯定没有说的那么简单。

    万一没能攻取陈仓,损兵折将大败而归,他可背不起这罪名。

    “车骑将军如果怕死,就给我两万兵马,某愿为先锋,替你们拿下陈仓。”

    董卓这番话使得许多在场的将军纷纷刮目相看,去年叛军来袭的时候,董卓连吃了好几场败仗,对叛军的态度是能不打就不打。

    怎么如今换了个统帅,就改了性子?

    诸将心中猜不透董卓,却也没人出来同他相争。

    张温见董卓态度强势,也终于下定决心:“好,既然仲颖有此志气,那本帅就予你两万兵马,准汝为先锋,进兵陈仓。”

    董卓上前接过将令,随后拱手抱了个拳,转身直接出了营帐。

    皇甫嵩在的时候,还能稍稍约束董卓。如今换了个文绉的司空,董卓根本没将他放在眼里,浑然有一种军中数他为雄的姿态。

    董卓当天就率军去往陈仓,并在这里同叛军交战将近半月,终于不负众望的夺取了这个威胁关中的咽喉之地。

    张温得获捷报,自是喜出望外。这场仗不单单只是一场小小的胜利,更是自羌人反叛以来,官军获得的第一场反击胜利。

    当天下午,张温写好奏报,令人加急送往洛阳,以呈天子。

    三辅地区的危机解除,也就意味着洛阳得到了彻底的安全。

    天子阅览完奏简,心情大好之下,大手一挥,封了董卓鳌乡侯,封邑一千户。

    颁赏的诏书传至陈仓,张温领着将军们垂听完圣诏,叩谢皇恩。

    毫无疑问,这一次董卓成了最大赢家。一帮子将军眼红的同时,也都纷纷上前恭贺道喜。

    而吕布,除了在来的那一天,连挑六名敌将,便再无任何值得品头论足的地方。

    不过他本人对此倒是看得挺开,似乎一切都已经司空见惯。

    张让这老阉宦,敢扣他第一次军功,就肯定敢扣第二次。

    大汉朝按功封赏,而吕布又同皇帝最为亲信的十常侍势同水火。所以就算他肯卖力杀敌,到时候张让伸手一抹,依旧传不到天子耳中,杀再多叛将也是白搭。

    故而吕布也没指望此番平叛,能够封功进爵。

    吕布的心态平和,其他人可就未必。

    董卓的封侯,无疑给那些没有捞着赏赐的将军们,打了一剂亢奋的鸡血。

    叛军从陈仓退走,却并未就此消散,而转回了凉州,继续兴风作浪。

    将军们一致要求乘胜追击,张温则垂询董卓意见。

    封了候的董卓对此胸有成竹,轻蔑不屑道:“羌人的老手段了,他们见到我方聚集了十万雄师大军,心存畏惧,就想着避开我们,回老家肆掠凉州。”

    “那依你之见,是追还是不追?”张温又问。

    董卓未答,起身走至悬挂的地形图前,抽出一枚令箭在图上比划起来:“叛军新败,应该未走许远,照我对叛军的了解,他们会在武都、汉阳、陇县这三个地方,呈犄角之势驻扎,互为照应。”

    董卓说着,将令箭的位置移至汉阳,又接着说了起来:“武都和陇县沦落已久,只有汉阳的地方军队还在勉强支撑,不过也是岌岌可危。”

    “眼下之势,唯有分兵三路,同时牵制掣肘,方能破获其功。”董卓给出了最后的总结意见。

    将军们听完,双目放光,早已是跃跃欲试。

    张温也觉得董卓说得极为在理,正当他准备宣布作战方案时,孙坚站起身来,表示反对。

    他朝张温抱拳说着:“将军三思,凉州以南的地形复杂多变,山脉丘林居多。我军远来,不熟悉地形就冒然追击,恐反遭叛军伏击,此其一也。”

    “其二,汉阳、武都等地离陈仓相距甚远,骤然分兵,必会导致实力大减,孤军深入乃是兵家大忌。”

    “其三,去往凉州的路途遥远颠簸,后勤粮草运输不便,万一被叛军截了粮道,我等岂非要活活饿死!”

    “其四,将士……”

    “小题大做,妇孺之见!”

    董卓冷哼一声,打断孙坚的话语,脸上充满鄙夷之色:“还未开打,就言诸多败事,真是瘟晦不吉。当初我说打陈仓,有的人就畏首畏尾。如今大好时机摆在眼前,又前惧狼后怕虎,此般怂样,还不如回家抱孩子得了,省得在这里丢人现眼。”

    锵!

    一声清脆的鸣音响起,孙坚的暴脾气上来,双目几欲喷火,当场拔出腰间佩剑,怒指董卓。

    帐内的将军们愕然,没想到商讨个进军方略,两人居然会闹到这般地步。

    董卓瞥了眼泛着寒光的铜剑边刃,脸上丝毫不惧,反而大喝一声:“小小别部司马,还敢冲本将军拔剑,来啊,给我拿下!”

    守在帐外的士卒立马冲入营帐,上前准备擒拿孙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