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二六六章 吕将军

时间:2017-11-22作者:回头大宝剑

    守着出口的二十名甲士见京兆尹往这边走来,同时抱拳行礼,喊了声使君。

    司马防要入西市,他们可不敢拦着。

    市集里,许邮见到陶摆带着士卒前来,心中顿时有了底气,这个京辅都尉他是塞过钱的,属于自家人。

    他蹭到陶摆面前,指着那边的吕布三人,干脆来个恶人先告状:“陶都尉,就是此獠在这里闹事,扰乱法纪不说,还对本官拳脚相向。您瞅瞅,我和我儿子的脸都被打得肿起来了。”

    陶摆一看,还真是,许邮本来就生得肥头大耳,现在脸上挨了几拳,更是肿得跟个猪头一般。

    “怎么,儿子打不过,就喊老子。老子打不过,就喊大老子么?”吕布瞅了眼这位京辅都尉,面色不屑的嗤夷起来。

    话里的讥讽,气得咱们的这位长安市丞脸如猪肝。

    陶摆上下打量了眼前三人一番,他混迹于仕途也有些年头,基本眼力劲儿还是有的。他见这三人穿着也就普通人家的衣物,只是比起那些个难民要好上不少,再加上吕布等人的仪态动作,便断定他们并非富贵豪门出身。

    如果说是在东市,也许陶摆还会有所顾忌。但在西市么,稍有身家的,都不会来这这里逛悠。

    只要不是那些家族子弟,那就好办多了。

    已经在心里盖棺定论的陶摆看向吕布三人,眼神渐渐变得凛冽起来,随后决策果断的猛喝一声:“来啊,给本都尉将这三人拿下!”

    噌~噌噌~~~

    一连串的拔刀声响起,吓得四周逛集的百姓慌忙往后退了很大一圈。

    “凭他一面之词,你就要拿我?”吕布挑起眉头,望向京辅都尉的眼神里,颇为不悦。

    “难道堂堂的长安市丞还会故意陷害你这小民不成?”

    陶摆反问一声,随即目露鄙夷:“在看看你们,本都尉第一眼就看出你们面相不善,加上出手如此狠毒,纵然不是凶盗悍匪,也指不定是从哪处军营脱逃的逃兵重犯!”

    “此番也正好将你们押回,只需稍微严审,必能得知其真相。”

    陶摆这一顶顶的重罪帽子扣下来,没点舌灿莲花的本事,还真是百口难辩。

    “没错没错,还是陶都尉目光长远,慧眼识贼。”许邮嘿嘿两声,虚伪的小人嘴脸暴露无疑。

    “比人多是吧?”

    魏木生瞥了眼四周围上来的握刀甲士,嘴里嘲笑一句,随即将食指弯曲放入嘴中,吹了声狼骑营独有的响哨。

    市集某处的酒舍里,一名正在吃着面食的莽汉将手里的碗筷往桌面一放,站起身来,以最快的速度奔向哨音所传的位置。

    “个驴草的,又是哪个不长眼的在搞事情!”

    赌坊里输了不少钱财的几名汉子嘴里直接骂咧起来,不过却也没有再赌,而是收回赌桌上的钱财,迅速出了赌坊,以最快的速度疾奔方才那名汉子的同一处位置。

    与此同时,其他狼骑营的汉子也都在听到哨音的第一时间,从四面八方各自涌来。

    虽然目前还不知道口哨是谁吹响,但出门在外,狼骑营就是一个整体,同气连枝。即使只有一人遭难,其他人也都会以最快的速度前去助拳。

    这,就是团体的荣誉!

    百姓们被吓到噤声,口哨的声音就传得更远。

    东市消费不起,故而大多都在西市里混当。

    当看到哨音传出的位置站着吕布、陈卫、魏木生三人时,又看到几十名士卒拔刀相向,狼骑营的汉子们立马冲开人群,挤了过去。

    即便没有携带武器,狼骑营的几十号汉子往那里一站,也同样是杀气弥漫,气势上就已经稳压了这帮子握刀在手的城内士卒。

    这是个什么情况?

    突然窜出几十号杀气十足的莽汉,作势要同官军对抗,这种久经厮杀的气势,可做不得假。

    陶摆和许邮对视一眼,满脸的问号。

    两人傻眼儿了,魏木生就干脆来个反客为主,他抱拳问向吕布:“将军,这些家伙该如何处置?”

    “将将……将、将军……”

    方才还嚣张的京辅都尉望向吕布,牙齿打颤,舌头都捋不直了。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这厮穿着这般寒酸,怎么可能是将军!”许邮心里如何也不肯相信,反正箭在弦上,干脆索性放手一搏,他朝着那些士卒高声下令:“一群贼匪居然敢闹到本官的辖区,还自称将军,我又岂能容你们放肆,来啊,给我就地斩杀了他们!”

    士卒们你看我我看你,迟迟不敢动手。

    “你们都聋了!”

    许邮见士卒们不为所动,气急败坏的大声怒骂起来。

    后方的人群散开,当看清来人时,许邮和陶摆立马摆出一副乖巧孩童的模样,躬立于一旁,恭敬无比的喊了声,使君。

    他二人皆是京兆尹的属官,生杀罢免权全都在这位京兆尹的手里。

    吕布昨天才来,自然不识得司马防,好在他记性不错,记得旁边的这位司马公子。

    三辅长官齐名,京兆尹、左冯翊、右扶风。

    这三个地方郡官,与其他各地郡守不同,不仅俸禄高出一截,并且还能‘独奉朝请’,具备了参与朝议的资格。如果说从三辅长官调去其他地方任职,看似都是郡守间的平级调动,实际上却是左迁降职。

    这三地王亲贵族较多,郡守长官也换得勤快。快的有一两月,久一点的,撑死也就两三年。

    不过在这三地待过的郡守,只要不出太大纰漏,今后多半是要入朝为官的大佬级别人物,非寻常人所能染指。

    “吕将军,好久不见呀。”司马朗主动打起招呼,看得出来,他对吕布的印象不差。

    这一句话,同时也坐实了吕布的将军身份。

    那位长安市丞听到这话,脸色‘唰’一下变得惨白无比。若不是身后有人托着,恐怕他当场都得瘫坐在地。

    “等等,他姓吕,该不会是……”

    另一位京辅都尉也没能好到哪去,嘴里艰难的咽了口唾沫,后背已然渗出密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