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嫡女狂妃:邪王,狠狠爱 第四百七十章迷之牢固

时间:2018-10-17作者:水轻轻

    “终于到了吗?”火倾羽在心里这样问道。

    因为,周围什么东西都没有,只有那一个祭坛在那里,应该是到了吧。

    而且,火倾羽靠近那个祭坛,他周身的压力越来越强大,强大到火倾羽支撑起来也有些吃力了。

    不过,火倾羽对付这些压力,还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而且,周身的气温可以说是骤然增长,要不是火倾羽运用灵力支撑出一个结界出来,他们早已经被烤熟了。

    火倾羽已走到祭坛的面前,这个祭坛可以说是十分的古老,他周围并没有光泽闪现,静静地伫立在那里。

    不过,火倾羽可以清楚的知道,这底下封印的肯定就是朱雀了。

    然而,这个祭坛没有一丝裂缝,显然朱雀还没有冲破封印,而且这个封印十分的牢固。

    不过,火倾羽看着这个祭坛,他虽然没有一丝痕迹,而且一点都没有被冲击的情况。

    他不禁感觉到疑惑了,前两次她封印白虎和玄武的时候,周围都出现过细小的裂缝,而这里居然都没有,这让他十分的不解。

    难道说,朱雀没有被封印在这里,可是他清晰的感觉到朱雀就是封印在这里,还是说朱雀已经认命了?

    在这里周围一个人都没有,底下也没有传来吼声,安静的不像话。

    想到这里,火倾羽默默的退走了,远离那个黑色的祭坛。

    在南凌真的有太多的奇怪的事情,首先是南凌宝库的时候,宝库里面的东西居然全都被搬走了,周围的士兵懒散的守着,

    再来就是这个朱雀原,封印着朱雀的祭坛,并没有一丝破裂的痕迹,这太不可能了,完全超乎了火倾羽的想象。

    这里存在着太多的疑惑,这完全就是一个谜一样,让火倾羽对这些越来越眉头紧皱,越来越好奇。

    她决定,先回去问一下南凌决,他是南凌的皇子,应该是知道的。

    当婢女看到火倾羽他们两个人从草原的深处一步一步的走过来的时候,他心中大喜。

    高兴得一直对着火倾羽挥手,而周围都在挖火石的人,看见火倾羽他们两个都觉得不可思议。

    那两个人可以说是进去了很久了,如今他们安然无恙的回来,着实让他们感觉到惊奇。

    此时,夕阳斜挂在天边,将火倾羽他们两个的影子拉得长长的。

    那灿烂的余晖洒在这片绿油油的草地上,形成一种别样的美景。

    不过火倾羽此时并没有心情去欣赏这些美景,他心中充满着满满的疑惑,需要他去寻找答案。

    “公子你们终于回来了,天快黑了,我们回皇宫吧。”婢女此时高兴得合不拢嘴,一直催着火倾羽回皇宫。

    今天所发生的事情,的确是让他胆颤惊心,因为在火倾羽他们进去过后,周围的人都说他们两个绝对不可能回来了。

    甚至还是拍着胸脯肯定,当时他就十分后悔,为什么没有极力阻拦火倾羽他们进去。

    此时看到火倾羽回来,心中的那块大石头终于落下。

    所以一直催促着火倾羽回皇宫,回到宫里过后,那么今天的事情就过去了。

    火倾羽点点头,同意并回皇宫的事情,他临走时也是带着书生一起走的。

    书生跟着他们,此时他对火倾羽可谓是十分的佩服,在的认知里面,所有深入朱雀原的人,都已经没有回来过了,而他跟火倾羽居然一同打破了这样的事实。

    让他觉得不可思议,这种感觉真的是太奇妙了,他没想到自己也有幸目睹了那样的奇特景观,心中一片激动,难以平静。

    还有此时火倾羽也是带他一起进皇宫的,他也知道了自己的仕途有望。

    火倾羽回到皇宫过后,就连忙换了一套衣裳去找南凌决。

    南凌决此时依旧在看奏章,只不过他面前那厚厚的奏章,原本是没看过的,此时都已经看过了,还剩下小小的一打。

    “臣女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火倾羽有礼貌的微信的说道。

    他并没有下跪,他不认为南凌决有资格让他下跪,所以他只是站着的,微微的向他点头。

    对于火倾羽的这个举动,让南凌决并没有觉得火倾羽这是在轻视。

    而站在火倾羽一旁的书生,早已经是傻眼了,他没想到火倾羽,居然可以带他去面见圣上。

    他一时激动得愣了,站在那里直勾勾的盯着上面坐着的南凌决。

    “爱卿平身。”南凌决说道,此时他抬起头,正好看到站在火倾羽一旁的书生。

    “这位是谁?”南凌决疑惑的问道,这个人显然是火倾羽带来的。

    他愣愣的盯着自己看,眼中有呆滞,还有激动,表情更是木纳。

    火倾羽看了看身旁的书生,他轻咳一声。

    书生立马回过神,按耐住心中的激动,有些结巴的说道:“小民,小民名叫颜落尘,是一个书生。”

    颜落尘说道,他立马跪下身来:“小民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南凌决并没有让颜落尘起身,而是转头疑惑的望着火倾羽。

    “皇上,这是今天微臣在外面游玩的时候发现的这位奇才,故此带回来让你瞧瞧。”火倾淡淡的说道。

    火倾羽一直很相信颜落尘的,她看人一向很准的,这个书生绝对是一个人才。

    “你确定他是书生?”南凌决惊讶的说道,因为跪在地上的那个人穿着粗布麻衣。

    他浑身脏兮兮的,手掌上面满是老茧。

    除了脸有一点像书生之外,在他的周身也散发出平淡的气息,根本就看不出来他是一个书生。

    南凌决见到火倾羽点头,这才重新打量着面前的这个人。

    “你是一个书生,为何会穿成这个样子,还有你既然书生为什么没有考进,而是由白小姐举荐。”南凌决问着跪在地上的颜落尘。

    颜落尘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启禀皇上,小生曾经三次考中举人,奈何每一次都没有接到相关入职的消息,当小生去找考官理论的时候,他说这是上面做下来的决定。”

    颜落尘一字一句的说着自己这几年来的经历,这几年的事他都用几个字全都概括了。

    “最后,小生将身上的钱财都花光了,所以不得不去朱雀原采集一些火石维持生计。”

    南凌决听得书生说的话,顿时大怒,管理考试的大部分都是丞相在管理,而面前这个书生三次考中举人都没有被入职。

    而朝廷当中,有许多人都是空有其表,并无其实,每天拿着朝廷的俸禄,一点都不为百姓着想。

    更何况,丞相在朝廷当中的势力可谓是盘根错杂,他笔下的那些官臣,基本上都是经过他的手才上任的。

    “是吗?那你给我讲一讲如今的百姓生活的如何?”南凌决问着跪在地上的书生。

    书生想了想说道:“如今百姓可谓是生活过得十分沉重,他们每年身上都承担着许多的赋税,可以说是,生活费还要拿一半出来交赋税,过得很是贫穷,有的甚至交完赋税,连吃饭的钱都没有。”。

    书生说着他所看到的这一切,并且这些日子也是他所经历过的。

    “那你认为这应该如何做呢,你只管放开大胆的说,朕不会治你的罪。”

    “如今百姓生活的贫困也不过就是赋税的问题,只要降低赋税还有给农民分发土地,让他们能够有自给自足的能力,除此之外他们再发展其他的,想必国家定会繁荣起来。”书生简单的说道。。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