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嫡女狂妃:邪王,狠狠爱 第四百六十二章警告

时间:2018-10-17作者:水轻轻

    不过南凌决依旧是淡定自若的听着惠妃的解释。

    惠妃自然是懂得南凌决来这里干什么,毕竟,毒杀火倾羽的这件事情可是十分的大。

    更何况火倾羽还是南凌国的上等客卿。

    不过,她是丞相最爱的小女儿,南凌决要动她,还得掂量掂量她后面的势力。

    故此,惠妃底气十足。

    跪在地上的婢女听到惠妃这样说,心中升起了一抹恨意。

    脸上更是狠厉之色,只不过掩饰得很好,看来他已经成为惠妃的弃子了。

    “你还不快下去,在这里碍着本宫的眼睛呢?难道你还是想在皇上面前装可怜。”惠妃温柔的对着地上跪着的婢女说道。

    但是听在婢女的耳中,犹如一把利刃一样放在她的喉咙处,让她呼吸不过来。

    婢女摇摇晃晃的从地上站起身来,在他跪过的地方都有一个水红的印记。

    显然是有碎渣子陷进她的肉里,然后流出鲜血,染红了地板。

    “这婢女伤的不轻呢,打碎了九玲珑也不用这么折磨人吧,宣太医,赶紧就给这位宫女看看。”

    南凌决得话音刚落,就有小厮连忙将婢女搀扶的出去找太医。

    惠妃目光冷冽的盯着婢女离开的身影。

    突然,南凌决一把将她抱住,让他一惊。

    南凌决靠在惠妃的脖颈处,对着她的耳朵轻声说道:“如果你下一次还敢乱来,那么跪在碎渣地上的就是你了。”

    他的声音依旧十分的轻柔,但是听在惠妃的耳中,就像是一声警钟,让她的眸子突然睁大。

    这在外人看来都认为这是皇上对惠妃的宠爱,可是也只有惠妃自己心里面清楚。

    南凌决是对他的警告,对他行为的不满,意在让他不要再对火倾羽不利。

    南凌决直接说完这句话,轻轻的放开怀中的惠妃,温柔的抚摸了一下她那白皙而又充满弹性的脸颊。

    这画面美好,就像是两个小情侣在调情一样,看的其他人脸红耳赤。

    “朕的爱妃,朕有空再来看你。”南凌决温柔的说道,然后再惠妃那呆呆的眼神当中缓步离去。

    等到南凌决离开过后会飞,惠妃并没有倒地哭泣,而是眼睛更是闪过一抹狠厉,还有一抹坚定。

    火倾羽回到自己的院子过后,立马就有小厮给他送来了两个空间戒指。

    这两个空间戒指里面全都是药材,正是南凌决给火倾羽的。

    火倾羽查看了一下,这些大部分都是炼制愈合伤口和止血的丹药,而且这些药材十分的多,显然是炼制的数量十分多。

    火倾羽心里不禁感叹道,看来自己又得忙活一阵子。

    “这两天之内,你将每顿的饭食放在我门口就行,不要打扰我,到时候我自己会出来取,还有这两天你最好是守在门口,不要让别人进来打扰我,任何人都不行,皇上也不行。”

    火倾羽严肃的说道,因为他不想炼丹的时候被别人打扰,到时候,又得出一些妖蛾子。

    他是最讨厌麻烦的了,所以最好是在做事之前交代清楚,这样自己也可以清静。

    火倾羽安排好这一切过后,就全身心的投入到炼制丹药当中。

    其实,军队用的药物很简单,他可以不用炼制丹药,完全是炼制散粉。

    这炼制散粉比炼制丹药快得多,火倾羽仅仅是将药材全部投入炼丹炉当中,仅仅用了半个钟。

    火倾羽又拿出一个较大的透明器具,她将炼制好的散粉放在器具当中。

    当然,在做这些的时候,火倾羽是在房间周围布置下结界。

    以免炼药的波动太大,引起别人的注意,尽管别人都已经知道他是一个五级丹药师。

    但是这是火倾羽的习惯,不可丢弃。

    很快,在他的房间内就有了很多的透明器具,里面装的全都是散粉,散粉呈黑色,还有淡淡的药香。

    火倾羽炼制的跟平常的散粉不一样,颜色完全是相反的。

    通常的散粉一般都是纯白色的,和火倾羽炼制出来的居然是黑色,这着实让人感到疑惑?这还是散粉吗?

    随后,火倾羽又练了两大容器的散粉。

    这个时候,他屋子的空间只留下她眼前做的这一点,其余的全部都被透明的大容器给占领。

    火倾羽清算了一下,刚好三十容器,这三十容器足够了,不出意外的话还有多余的。

    这些散粉都散发出好闻的香味,其中带着点点药味,闻着让人并不排斥,反而有种沁人心脾的感觉。

    火倾羽将这些一个一个的都收进纳戒里面。

    顿时,屋子里的空间都宽阔了不止一点两点。

    火倾羽打开门,门外站着的婢女见到火倾羽一出来,有一些惊讶。

    在婢女他旁边有一个桌子,上面坐放有饭菜,早已经冷却。

    婢女连忙端起:“小姐,我马上给你拿下去热一热。”婢女恭恭敬敬的说道。

    这饭菜还是中午的,如今火倾羽出来已是下午了,这些饭菜早已经凉了。

    其实婢女还真担心火倾羽在里面有什么不测,现在见火倾羽安然无恙的出来,他心中的那颗大石头,才落下。

    虽然他跟火倾羽相处的时间很短,但是,自从安排到来照料火倾羽。

    他就发现火倾羽这个人其实是很好相处的,只不过他多半时间喜欢独自相处,他也乐得轻松。

    而且火倾羽并没有什么架子,反而跟他们这些宫女相处的很好。

    故此,婢女对火倾羽还是很有好感的。

    “不用了,这些饭菜你端下去就不用下来了,我现在还不是很饿,只是出来透透气,里面屋子太闷了。”火倾羽说完,长长的喘了一口浊气出来。

    下午的斜阳映照在他的脸上,让她看起来十分的美丽,带着一点人间的气息。

    不再像刚开始见到她那样,美得不食人间烟火。

    火倾羽长长的吸了一口外面的空气,这半天在屋里,呆得太闷了。

    这个时候,火倾羽房间里面的结界也被他撤掉,从房间里面传出一阵淡淡的香味。

    不是很浓郁,婢女闻到过后,觉得,十分的舒适。

    显然,他也是知道,这是炼制丹药后的余香,这仅仅是余香,就让他全身的毛孔都舒张,贪婪的吸收。

    对于他们这种宫女,此生怕是连丹药都没有见到过一颗,所以,婢女对于这种香气也是十分的新奇。

    等到婢女端着已经冷却的饭菜离开,火倾羽趁着这空闲在院子里散了散步,感受着周围的气息。

    也只有在屋里关久了,出来走走,才能够感受到周围的一草一木都是有灵的。

    并且,给人的感觉也是十分的强烈。

    火倾羽对于这种感觉很是享受,这也是他修炼的其中一部分,放空心灵,感受着大自然的自然之道。

    静静的吸收它们所散发出来的灵气,然后为自己所用,这些都是最纯粹的。

    一阵微风拂来,一阵阵的桃花香向火倾羽席卷而来,带着清甜,火倾羽半眯着眼睛享受由微风带来的抚摸。

    北越,军营主帅营帐:

    营帐里面就只有两个人,那两个人长得有些相似,都有着同样英气逼人的剑眉,他们都是标准的国字脸。

    都是两个长相英俊的男子,只不过其中一个,在他的左半边脸上出现一条,长长的疤痕。

    疤痕从眼角至嘴角,就像一条长长的蜈蚣趴在他的脸上,让人想一想都觉得恐怖。

    空气中弥漫着凌厉的气氛,两个男子都默不作声的,站在作战立体图边。

    他们两个正是北越树和北越臻这两兄弟,只不过他们有些不和睦。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