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嫡女狂妃:邪王,狠狠爱 第四百六十一章惠妃的愤怒

时间:2018-10-17作者:水轻轻

    毕竟这些景色只有对应的心情,看着才会觉得心情舒坦。

    书房,火倾羽一进来就闻到一股浓重的檀香味,这味道浓烈的让她莹白额头不禁皱起。

    南凌决循声看过来,然后放下手中的毛笔,站起身来,笑呵呵的说道:

    “白小姐,这么早叫你过来,实在有些唐突了,不过这是边塞的急事,所以才会这样,请您见谅。”

    “边塞的事情最为重大,那里有那么多的士兵,跟我比起来,这还算不了什么。”火倾羽也是点头淡淡的说道。

    “白小姐真是菩萨心肠,相信在边塞的那些将士们知道了,一定会对你感恩戴德的。”南凌决有些欣赏的看着火倾羽,对于她刚刚的这番话,他很是欣赏。

    “这个严重了,毕竟边塞是十分重要的,如果被破,那就是直接攻到京城来,这也是会引起人心惶惶,社会动荡的不安局势。”火倾羽娓娓道来。

    “嗯,白小姐说的有道理,今天我叫你过来就是为了边塞的事情,这边请坐。”南凌决指了指在一旁的椅子。

    火倾羽莲步款款的走过去,没有任何的扭捏,就坐了上去。

    “如今边塞何事这么急?”火倾羽好奇的问道,难道是边塞被破?

    他认为南凌决直接找他过来,那就是重要的事情了,毕竟他没有叫他在大殿上,而是单独的把他叫到自己的书房。

    “是的,边塞传来消息,就是北越树趁我不在的时候,对我军发起了进攻,我军损伤惨重。所以我叫你过来,就是希望你可以给我们提供一些医药物资。”

    南凌决凝重的说道,他的眉头紧皱在一起,看起来十分的着急。

    火倾羽点点头,随后又说道:“药材全部都拿给我,我可以在两天之内全部炼好给你。”

    “如此甚好,两天之内我就应该还可以抵挡一阵子,我们还有四天就出发,你有充足的时间准备。”南凌决深沉,他眉头紧皱不散。

    “好的,如果你想在规定的时间内,要把所有练好的药材给你,那么就请管好你的妃子。”火倾羽淡淡的说道,但是他说的话可以清楚的看见,南凌决的眉头更加紧皱了。

    “好的,这几天你就安心的炼制药材,保证就不会有人再来打扰你。”南凌决作出承诺。

    他的语气柔和,听不出一丝关心,但是可以清楚的知道他心中压制的怒火。

    “那没有事情我就告辞了。”火倾羽站起身来,微微地向南凌决欠了欠身。

    南凌决有点点头,随后它是不知道,在想什么?直到火倾羽已离开了,它都一动不动。

    嫣云殿,里面有瓷器破碎的声音响起,声音络络不绝,形成一段有节奏的交响曲。

    这当然是从外面看来,没有见到里面情形所做的初步决断。

    里面出事,是另外一副样子,惠妃他气得脸红脖子粗。

    随后他的一手拿起桌子旁的瓷器,框的一声摔在地上,又拿起身后的博古架上面的瓷器等等,全都毫不客气的往地上摔。

    那些瓷器就像是不要钱的一帆,都散成渣滓,向四方扩散而去。

    有的甚至是见到婢女头上出现一条条长长的口子,婢女失声大哭,但是又碍于皇妃的怒火,只好低声的抽噎起来。

    “那个死女人竟然跑到皇上那里去告我的状,我不是叫你们做得隐秘点了吗?为什么他还去告我的状,你们是怎么办事情的。”

    惠妃恶狠狠地指责宫女。

    “皇妃,奴婢真的是看见他吃下,奴婢才走的呀!”宫女哭泣的说道,他就是那天给火倾羽送糕点的那个宫女。

    宫女的眼睛徒然睁大,就像两颗狼的眼睛一样:

    “奴婢知道了,他一定是有什么妖术,所以才可以这样,皇妃,你要相信奴婢呀,奴婢真的是看见她吃下去才走的。”

    宫女极力的为自己狡辩,其实,底下的玻璃渣子已经镶嵌进她的肉里,她不吭声,极力狡辩着。

    惠妃到宫女说的话,渐渐的冷静下来:“你说的可是真的,那女子真有什么妖术。”

    “真的真的,是真的,奴婢亲眼看见它吃下去的,而且要不是他有妖术,皇上怎么会被他迷住呢?隔三差五的还给他送东西,就连今年的贡品皇上都是先给那个妖女。”

    惠妃听到婢女说的话,眼神狠厉,面容变得狰狞起来,他就像是一个魔鬼一样,一个披着美丽人皮的魔鬼。

    在房间里的宫女看着他们家主子这个样子,都无一不露出恐惧的神色。

    但是又不能逃走,所以他们极力的掩饰着,生怕他们的主子会治他们于死地。

    虽然外面都在传闻,惠妃是一个贤德苏慧的女子,可是,他们这些近身服侍的人才知道惠妃是有多么的可怕。

    她经常生气发火,而且还经常惩罚他身边的婢女,并且惩罚的手段可以说是层出不穷。

    惠妃眯着眼睛,他直直的盯着看着那个婢女,仿佛是要将那个婢女看穿一样。

    婢女被惠妃的眼神看得瑟瑟发抖,连忙将头垂下去了,躲过惠妃那吃人的眼睛。

    虽然说有一句实话讲的是,眼睛不会吃人,婢女清楚的感觉到惠妃眼睛是会吃人的,是在一点一点的吃掉它的精神。

    让婢女的精神高度集中,让他都快感觉自己都要疯了。

    这样的感觉很不好,就感觉像是有一头虎豹,紧紧的盯着自己。

    “这一地的珍贵瓷器,那价值可是不少的呀,这要是用来救济百姓,那也是功德无量的。”南凌决这一脸惋惜的看着地上一地的碎渣,婉叹说道。

    惠妃闻言,立马一改刚才凌厉的样子,全身的刺全都收了起来,变成一个乖巧的好娃娃。

    “皇上,你怎么有空请来妾身这里呀,应该是妾身去找你才对。”惠妃笑盈盈的,迎接着来立决。

    “是呀,朕在那边等了你半天了,都不见你过来,所以朕才亲自过来看你呀。”南凌决脸上噙着淡淡的笑容说道。

    虽然他的声音温和动听,但是,听在惠妃的耳里却让他感觉如坠入冰窖一般。

    “皇上,那臣妾就要天天过来陪你。”惠妃娇嗔的说道,身子更是一直贴在南凌决的身上。

    “是什么样的事情让你发这么大的火,将这些价值连城的运气都摔成这样,这可多可惜啊。”南凌决看着一地的碎渣滓,表情淡漠。

    “皇上,妾身这不是闹着玩的吗?妾身立马就能将这些给收拾掉,以免划伤了皇上。”

    惠妃立马跟身旁脸色惨白得婢女使眼色,意思就是让他快点找人将这里收拾干净。

    “闹着玩?只不过那婢女跪在在这碎渣上,得有多疼呢。”南凌决双眼一直停在那跪在地上的。

    在那个婢女的头上还镶嵌着两玻璃渣子,鲜血已经从他的额头流到他的颧下。

    “那个婢女不是犯了错吗,臣妾这是在惩罚他而已。”惠妃讪讪的笑道,自然听得出南凌决口中的不满。

    “哦,是犯了什么事情,居然这样惩罚他,都流血了,这样会不会太严重了。”南凌决装作疑惑,然后问到一旁的惠妃。

    “呃,他打碎了妾身最喜爱的九玲珑,所以刚刚才这样惩罚她,难道妾身惩罚一个犯错的婢女的权利都没有吗?还是说在皇上眼里妾身比不上这个婢女吗?”惠妃娇声的说道,她那娇媚的声音听得人直起鸡皮疙瘩。

    大家都是沉得住气的,表面上笑盈盈,心里可能一万匹草泥马奔腾。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