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嫡女狂妃:邪王,狠狠爱 第四百六十章夜探宝库

时间:2018-10-17作者:水轻轻

    “喏!”

    “支!”当门关上过后,火倾羽立马运转自身的灵力,将刚刚吃下去的糕点尽数吐了出来。

    她一吐出来过后,那糕点一接触到地面,顿时就变成了黑色。

    火倾于眼眸深邃,在他的眼里闪过一丝狠厉:“好了!既然你如此针对我,那我就不客气了。”

    他刚刚同意让婢女进来的时候,第一眼就看得出那婢女有问题,而且那婢女他根本就没见过。

    并且他在吃糕点的时候,第一口就察觉到那糕点有问题。

    身为炼药师的他,不仅懂得炼药,还更懂得毒药,不然他身上的那些淬过毒的兵器是怎么来的呢?

    那个惠妃真的是太小瞧她了,以为就这么一点点药就可以将他杀死吗?真的是太天真了。

    火倾羽吹灭了自己房间的灯火,随后,穿着里衣躺在床上。

    直到子夜的时候,他那闭着的眼睛,墓地睁开,那好看的丹凤眼清澈灵动。

    他并没有点灯,而是从自己的空间纳戒里面拿出一套黑色的便服。

    随后,他将便服穿上,悄无生息地从窗户翻的出去。

    此时的皇宫内十分的寂静,偶尔有巡逻的士兵,也是稀少的,火倾羽可以轻松的躲过。

    夜晚的风凉凉的,轻轻的拂过火倾羽的脸颊,让火倾羽感受到一阵微凉。

    他的身体矫健,犹如一只行走在黑夜的猫,一瞬间就从这个房顶跳到那个房顶,没有一丝声音。

    而底下巡逻的士兵们,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头上有黑影一闪而过。

    因为那黑影实在是太快了,快到连他们看都没有看得清楚。

    火倾羽在皇宫转悠了一阵子,终于找到了宝库。

    一般宝库都是在皇宫的中央,那里一般都是重要基地,周围巡逻的士兵也更多一些。

    火倾羽想着,这已经是自己第三次夜闯皇宫宝库吧,每一次闯宝库,自己都有不一样的感觉。

    火倾羽细微的发现,在皇宫宝库里,巡逻的士兵得十分的懒散,并没有那么多警惕,只是人数较多而已。

    她不禁疑惑道,难道他找错了地方,这里分明就是皇宫宝库呀,为何这里的士兵如此的懒散,就不怕有人盗窃了?

    而且不是四大王族会议早已经召开过吗?为何他们还如此?火倾羽心中很是疑惑,不过这些疑惑并没有阻止他的脚步。

    正当他要准备打算进皇宫宝库的时候,底下的士兵立刻站得整整齐齐,精神抖擞的走着。

    火倾羽放眼望去,只见一个人走了过来,在黑夜,里那个人身体尤为挺拔。

    当月光洒在他的脸上,火倾羽认出了那个人,正是南凌澄。

    这都已经是子时了,南凌澄还来这里干什么?

    火倾羽对这个皇宫真的是越来越不理解了,诸多的事情都超出他的预料。

    为首的官兵对着南凌澄恭敬的弯下了腰,算是在行礼。

    随后官兵向南凌澄汇报着什么,由于距离太远,火倾羽听得不是很清楚。

    总的来说,火倾羽听到的是,是关于宝库里面的东西,具体的火倾羽就不清楚了。

    火倾羽收敛自己的生息,然后伏在房梁,将自己被发现的几率降到最低。

    然后男宁澄也说了什么,呢,听话的站在两旁,然后将宝库的大门打开。

    火倾羽静静地蹲在房梁上面,他想要看看南凌澄是想要干什么?

    难道是要拿草药吗?可是如今深更半夜的,他才来拿,这是为何,这让火倾羽不解。

    火倾羽在外面等了一会儿,只见南凌澄空着手出来,他神情自若,并没有多余的表情。

    随后火倾羽隐匿生息,只见南凌澄向周围望了望,然后对着一旁的官兵说着,好像是在吩咐什么,官兵点头哈腰的。

    当他慢悠悠的离去时,火倾羽才探出脑袋来。

    他看到那些官兵们在南凌澄走过后,就精神抖擞的守护了半个时辰,随后又变成她刚开始来的样子,一个个懒懒散散的。

    火倾羽看到这一幕,嘴角抽搐一下,这还真的是不好说呀。

    随后火倾羽就慢慢的离开了,看到这奇怪的一幕,她决定并不打算自己去查看。

    他决定先在外面打听一下宝库的消息,然后再进去探探虚实,火倾羽认为这样保险一点。

    自从他看到南凌澄出现的时候,还有周围那巡逻的官兵,这让他生起了疑心。

    火倾羽回到自己的屋子,她轻车熟路的从窗子翻进去,换上睡衣,一夜好梦。

    早晨,当第一束阳光从窗户的缝隙照射进屋子里,火倾羽习惯性的早起。

    尽管他子夜时分已经出去过,但是他早起的习惯依旧让他很早的起来。

    并且他精神抖擞,并没有想象中的萎靡不振。

    婢女看见火倾羽已经见怪不怪了,这几天跟火倾羽的相处,发现火倾羽跟他一样早起。

    他不仅心里夸赞火倾羽,还真是勤快,还很高兴。

    其他宫里的人基本上都不会起这么早,也唯独火倾羽例外了。

    “小姐,这么早,你要吃早膳吗?”婢女毕恭毕敬的问道。

    “现在还太早了,等会到吃早点的时间再吃。”火倾羽点头,然后继续伏在案几上面执笔书写。

    毛笔在他的手上犹豫拿着利刃,他写的字行云流水,端秀清新,给人一种飘逸灵动的感觉。

    而这个婢女,正是一直以来服饰火倾羽的那个婢女。

    火倾羽没有说出昨天晚上有个陌生的婢女前来的事情。

    不用想也知道是谁指派的,惠妃要来阴的,那么他就来一个明的,大张旗鼓的。

    火倾羽不怕惹事,毕竟自己的身份摆在那里,更何况她的实力高超,难道还会怕一个小小的惠妃不成?

    而火倾羽一直信奉一个原则,那就是一定不能让自己受委屈。

    既然惠妃已经触碰到自己原则的问题,那么他也就不会客气了。

    清晨,当火倾羽用完早膳过后就有人前来禀报,来人就是一直跟在南凌决身旁的那个太监:

    “白小姐,皇上有请您过去商讨作战。”

    太监尖着嗓音,像一个公鸭子的声音一样,在那里说道。

    只不过他的态度极为的好,对于火倾羽可以说是热脸贴冷屁股。

    因为,此时的火倾羽面上并没有多余的表情,他周身散发出来的寒气可以让人站在他身边,都可以打喷嚏。

    而面前这个太监也正是如此,他不停的打着喷嚏,还要毕恭毕敬的对火倾羽说着好话。

    因为他算是看清楚了,火倾羽长得貌美如花,并且又还是一个五阶炼药师,那身份地位可是杠杠的。

    第一次看自家皇上对一个女子如此殷勤,他不禁揣摩圣意。

    南凌决颇有让她做妃子的意思,他思及此,如果要是火倾羽住了妃子,那皇后的地位,他可以拍着胸脯保定,一定是火倾羽的。

    所以他对于火倾羽那可真的是热情十分呢。

    火倾羽此时才不管那个太监是怎么想的,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对太监一直有一种偏见。

    但是,随后他又是释然,毕竟做胎监的又不是自己,而且他们也是迫于生计才会这样的,不然谁会愿意去当太监呢?

    火倾羽跟着太监前往南凌决那里,这一路上,皇宫周围的美景可谓是层出不穷啊,各式各样的都有,简直像是将外面的美景都搬回来了一样。

    她心里感叹道:果然皇宫里面就是财大气粗,所有的东西都是用着最珍贵之物。

    不过她认为,这些景色也就只有当时觉得好看,看腻了的时候还是觉得不是很好看。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