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嫡女狂妃:邪王,狠狠爱 第四百五十八章南凌澄

时间:2018-10-17作者:水轻轻

    可是,周围坐着的都是玩头脑的人,这些人都心知肚明的,并没有说什么。

    一场宴席过后,火倾羽脸色微醺,果酒喝得有些多了,让他的头有点点晕。

    他的脸色酡红,看起来就像是一颗成熟的樱桃,忍不住想要咬一口。

    这看得周围的人心里面痒痒的,更是对于火倾羽有着不一般的想象。

    火倾羽跟南凌决道谢,随后在婢女的搀扶下走向自己的小院子,她的头脑有一些恍惚。

    等他走到快到自己院子的时候,有一个男子突然跳出来将他拦住。

    “白小姐,你好,在下南凌澄,有幸认识白小姐。”南凌澄有礼貌的对着火倾羽介绍。

    随后,他给了一旁婢女一个眼神,婢女会意,连忙后退,走在后面把风。

    南凌澄搀扶着摇摇欲坠的火倾羽,眼带笑意。

    火倾羽眼神朦胧的盯着面前这个俊美异常的男子。

    “南凌澄?那你跟南凌决是兄弟吗?”火倾羽下意识的问道。

    “我们是同父异母。”南凌澄如实回答。

    火倾羽点点疼,难怪他也是姓南凌,只不过,他跟南凌决长得并不像。

    “白小姐真的是天资过人,年纪轻轻竟然是五品炼丹师,实乃天之骄子。”南凌澄口中赞不绝口。

    “公子妙赞了,小女子,不过是有幸能够当上五品炼药师而已,这炼丹方面还需要多多学习的。”火倾羽带着微微的酒气说道。

    “白小姐真是谦虚了,在整个大陆上能够当上五品炼药师的,恐怕,扳着手指头也可以数过来。”南凌澄笑着打趣说道,对于火倾羽更是往好的方面说。

    火倾羽离得南凌澄近了,可以清楚的闻到他身上的那股檀香味道。

    味道温和,并不是十分浓烈,火倾羽觉得十分好闻。

    面前的这个男子也是同南凌决有着一样的特点,都有着爽朗的笑容,他们的声音都十分的温和动听。

    “公子也是一表人才,实力定然不凡,如此这般夸我,可是抬高我了。”火倾羽谦虚的说道。

    对于南凌澄的夸赞,他并不放在心上,因为他知道,这个男子接近他定有什么计谋。

    这个男子给她温和的感觉,在他的身上,还散发出一种狠厉,并不是十分的强烈。

    火倾羽灵敏的感觉告诉他,这个人并不是什么善茬,在这里阻拦,想必是有所目的。

    不过,火倾羽如今是装着喝醉,那天点果酒,还不至于把他喝醉。

    他的酒量,也不算是太好,但是对付那点果酒,还是绰绰有余的。

    他装喝醉,只不过是找一个借口可以离开宴会而已。

    他确实不喜欢人多的地方,十分的吵闹,并且,那里的人他又不认识,又没有什么话题可聊,故此才想着离开。

    没想到走到半路,居然被南凌澄给拦截下来,他也就继续装醉着。

    “姑娘的事情我也听说了,我也感觉到很惋惜,白澜王是一个英勇的人,只不过是跟错了王,他要是跟着我,我一定不会这样对他。”南凌澄感叹道。

    火倾羽闻言,嘴角抽搐一下,随即挤出两滴眼泪:“要不是北越树他们,我的哥哥也不会死去,我要报仇,我要让北越臻下去陪我的哥哥。”

    演戏谁不会,火倾羽不说演技太好,但是不被看穿那也是可以的。

    同时心中也是感叹,这深宫真的是计谋重重,他们说话都是戴着面具说话。

    其实火倾羽很反感这样,因为面具戴久了摘下来,也就是面具的样子,再也变不回原来。

    “我相信白小姐一定会成功的,我这里有一件秘宝赠予白小姐,到时候可以防身用,危急时刻可以拿出来。”

    南凌澄说到,将一个锦盒交给火倾羽,那个锦盒小小的,只有巴掌大小,上面没有任何花纹。

    火倾羽没有接,他直接放在她的手上,让他拿住:“白小姐,我们有缘,再见!”

    南凌澄将身后探风的婢女唤过来搀扶着火倾羽,随后,自己一个闪身,就瞬间消失在黑夜里。

    这一路上,小婢女像没有看见南凌澄一样,若无其事得搀扶着火倾羽进了院子。

    到达屋内,婢女往香炉里面点燃熏香,那是清雅好闻的桂花香味。

    火倾羽对于香味并不是很排斥,反倒有一点喜欢。

    桂花香味弥漫开来,给人亲人心扉的味道,让火倾羽精神为之一震。

    “你先下去给我备些洗澡水进来。”火倾羽坐在檀木椅子上面,慵懒的对着一旁服侍的婢女说道。

    婢女领命褪下,徒留火倾羽一个人在屋子。

    火倾羽那朦胧的眼神在婢女关上门的那一刹那间,朦胧的眼睛变得清澈起来,那眼睛如同一颗黑宝石一样,美丽深邃。

    现在屋子里就她一个人,也没必要再装了。

    火倾羽打开南凌决塞到自己手上的那个锦盒。

    锦盒质地十分的精致,上面却没有任何花纹雕刻,摸起来也是温润的,显然是珍贵的木头制作。

    锦盒打开之后,里面呈现出一个手指头大小的木块,这个木块方方正正的,上面有白色条纹,白色木块和黑色锦盒的颜色截然相反。

    火倾羽当然认得这个是什么,这个是白存灵,他看起来给人的视觉景观就是一块小木头。

    很多人都会被它的表面所欺骗,这个其实并不是木头,只是形似木头而已,其实是一块石头。

    这种石头极为独特,它可以在里面储存强大的灵力,在有危机时刻的时候,将这个丢出去。

    会爆发一种强大的涟漪,方圆十里都在它的范围之内,它的杀伤力十分的广。

    这种石头可谓是十分少见的,毕竟这种石头可以储存灵力,在关键时刻可以救命。

    而且这种石头一般都是天地孕育而成,数量极少,只有在个别特殊的地方才会有那么一小颗。

    南凌澄将这么宝贵的东西送给她,可见,他是想从他这里获得利益。

    毕竟火倾羽的身份的确是太大了,这吸引力可不是一般的修士那么简单。

    五阶丹药师可以说是傲视大陆群雄了,一个王族拥有这么一个炼药师,那么,该族的繁荣就靠这个丹药师维持了。

    在南凌国不是没有,这里最高的丹药师才只有四阶而已。

    其余的,也只是阶级炼药师,但是,火倾羽的天赋可不是那些人能比拟的。

    他练出来的丹药,至少也是有金色纹路的人,其他练出来的,一根金色都很少见,可见其差距多么大。

    “白小姐,水已经准备好了。”这时候,婢女已经推门进来,恭敬的跟火倾羽说道。

    火倾羽半眯着眼睛,假装快要睡着的样子,而后哼唧一声。

    他有些摇晃得走到浴桶边,婢女连忙上前来搀扶,不过火倾羽灵巧的躲避了他,口中带着含糊的说:

    “你先下去吧,我一个人能行。”

    此时婢女担忧的看着火倾羽,他如今醉醺醺的样子,着实不放心她一个人在这里洗。

    “小姐,还是让我来服侍您吧!”婢女说着,就要上前去为火倾羽宽衣解带。

    “我说不用了,你下去吧,我一个人真的可以。”这一次,火倾羽加大了音量,带着一丝严肃。

    “喏!”婢女小声的说道,随即轻手轻脚的退出了火倾羽的房间。

    火倾羽等到那婢女走过后,又恢复原本的样子,他自己为自己宽衣解带。

    洗澡这种事情还是自己来吧,毕竟自己光溜溜的站在另一个女的面前,实在让他不习惯。

    衣服顺着皮肤滑落下去,白皙的皮肤如羊脂玉一般。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