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嫡女狂妃:邪王,狠狠爱 第四百四十章选择

时间:2018-10-17作者:水轻轻

    尽管她的容貌已经跟他原来的容貌改变了几分,并没有露出阵容。

    这一次,他又跟西胜云来到那个会议厅,而会议厅的人也是有许多的。

    那些,跟随过来旁听的大臣们都还没有落座,因为在他们上方的四大王族都还没有坐下,他们更是没有资格坐了。

    而这一次大家都来的很早,比会议提前了半个时辰,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他们来此的目的就是为了看会议的选择结果。

    这一次的支持,可谓是十分的重要,对于本越他们来说,因为这关系到本越皇位的问题。

    如果,今天支持北越树的人多一些,那么,北越树就有可能是下一任的北越荒。反之,则是北越臻。

    在会议的上方,一角摆着四张椅子,还有一张桌子。

    而那把已经破碎的椅子已经被重新的补回来了,他的样子还是跟原来一模一样。

    这时,北越树与北越臻怒目相视,谁也没有对对方示弱,因为他们知道。

    如今是关键时刻,如果示弱的那一方,输掉的话,那么赢得那方就会得到北越皇的位置。

    火倾羽静静地跟在西胜云的旁边,细心的关注着这一切。

    终于,在时间过了半个时辰过后,到了三大王族选择支持对象的时间了。

    气氛顿时紧张起来,每个人的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他们都静静地竖起自己的耳朵,准备不放过一丝一毫的声音。

    而这个支持的过程也是十分的简单,只要三大王族指出自己支持的对象。

    票数多的那一方就可以坐在上方,跟他们一起探讨神石的事情。

    而票数少的那一方,则坐在底下的旁听位置上面,听着他们谈论。

    如今虽然只是一个位置的事情,然而却是有着天差地别的差距。

    气氛紧张起来了,因为选择已经开始了。

    这一次先表达自己态度的是东镜麟,他站起来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我支持北越树。”

    说完这句话,北越树的面部表情顿时松懈了下来。

    不过随即他又调整情绪,渐渐的变为紧张。

    因为如今的投票结果并还没有确定,还不是松懈的时候,他那张满是嬉皮的脸,早已经收敛起来,看起来十分的严肃。

    而他一旁的北越臻早已经是手捏着拳头,手上面青筋暴起。

    随后,北越臻将目光投向火倾羽他们,就好像是在用眼神告诉他们,待会儿一定要投他。

    不过西胜云他们都选择无视。假装没有看到他带着深邃的眼神。

    而这一次又面对到了,南凌决做决定的时候。当然他起身来,北月树的笑容更加深了。

    因为南凌决已经答应过他,会投他一票的,他有南凌决心动的东西,所以他有九分的把握。

    不过那一分的把握,他暂时不能确定,事情还没有发生,做什么事情都不能太肯定呢。

    南凌决沉默了一阵子,随后说道:“我支持北越臻。”

    他话音刚落,北越树的目光就投向于他,眼中带着愤怒。

    不过南凌决选择无视他,因为他知道,北越树即将是一个平平淡淡的皇子。

    西胜云跟他说过,他会投北越臻这一票的,到时候北越臻夺得了皇位,定会除掉北越树。

    所以南凌决看北越树,就像是在看一个将死之人。

    如今南凌决定突然调头,北越树有些措手不及,而北越臻则是带着淡淡的笑容。

    如今这一局已经打成了平手,关键这一票还得在西胜云的手上。

    故此,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一西胜云,西胜云对这些目光并不惊慌,反而举手间淡定自若。

    就好像是在处理一件平常的事情一样,并没有多少大的波动。

    随后,他在许多人的目光下站了起来。场面顿时比刚才更紧张了,因为西胜云的这一票十分的关键。

    此时,这里寂静无声,十分的安静,只有着周围的呼吸声。

    而北越树跟北越臻两兄弟更是紧紧的盯着西胜云看,这种感觉让他们很不好。

    就像自己要害被别人扼住,让他们有点呼吸不过来,他们两个心里都有一些愤懑但又感到无奈,更是对对方恨之入骨。

    很多的人都盯着他的嘴巴,想要看着西胜云开口,这个场面十分的滑稽。

    这里的所有人都盯着一个人看,而那个人仿佛有着最大的魅力,让人移开眼睛。

    终于,西胜云在众目睽睽之下开口了,他带着磁性的嗓音响起,回荡在整个会议室:“我代表西胜王族支持北越树。”

    当他话一脱口,周围一片哗然,有人欢喜有人愁。

    喜的自然是支持北越树的那一方,认为自己赌对了,而愁的那一方则是支持北越臻的。

    火倾羽眼里闪过一丝惊讶,随后,那一丝惊讶就被他那漆黑的长翘睫毛所覆盖。

    北越臻听到过后,哈哈大笑起来,脸上的那块长疤越显得狰狞,就像是有一条长长的蜈蚣趴在他的脸上。

    他的声音回荡在整个会议室里,让人听不出喜怒哀乐,反而觉得背后森森寒冷。

    而后,他则是一拳打进会议室的桌子,桌子上立刻出现一个凹槽,然后有裂缝一点一点的向周围蔓延,随后咔嚓一声,这张桌子废掉了。

    当北越臻的手拿起来的时候,他的拳头上面有粉红的印记,显然就是刚刚击桌子的时候留下的。

    众人也都傻眼了,这北越臻也是太厉害了吧,一拳就将这会议室的桌子给轰碎了。

    要知道,这个桌子可是用玉器制作的,是抗灵力的,用灵力攻击是攻击不了的,显然北越臻是用纯力量攻击的。

    而纯力量,这个玉器桌子也是可以抵挡很大的力量的,能将它击碎,那么说明北越臻的力量十分的强大。

    北越臻斜睨了北越树一眼,不明所以,他极力压制住自己的怒火,他怕他忍不住就会跟北越树打起来。

    北越树淡淡的看着眼前近乎发狂的男人,冷哼一声。

    北越臻正处在怒火中,听到北越树冷哼一声,他刚才压制住的怒火一下子就冲了出来。

    他的手化为利刃,凌厉的向北越树砍去,他运转自身的灵力,向北越树攻击。

    如今的他眼睛通红,就像是发怒的兔子,而此时的他,正是怒发冲冠的时候。

    “北越树,你拿命来。”北越臻咬牙切齿的说道。

    就是因为北越树,他的一切都改变了,原本北越王位就是他的,自从北越树拥有玄武之地过后,从那个时候起,他的人生就改变了。

    所以他恨透了北越树,认为是他抢走了自己的一切。

    北越树离他很近,被北越臻突如其来的一幕吓得连忙条件反射的伸手去抵挡。

    不过他还是低估了北越臻的那一击,那凌厉的掌风穿透他的防御,直接划破了他的手臂。

    他的手臂顿时鲜血直流,汩汩的像江水一样没有停止。

    北越树吃痛的闷哼一声,随即用灵力封住自己的伤口,让它停止流血。

    “北越臻,你怕是疯了吧,你得不到王位,就要对我动手?你认为如今的我,实力比不上你吗?”

    北越树说道,他连忙运转自身的灵力,再一次抵挡北越臻发起的攻击。

    有了刚才的经验,北越树对北越臻防备,一个灵刃过去,一下子就将对方那道掌风斩杀得破灭,让那掌风溃散。

    周围顿时狂风大作,含沙射影,虚空顿时有些扭曲。周围星光点点,将他们笼罩在内。

    这一幕让周围观看的人们都变色,这得多么强大的实力,居然可以让虚空都扭曲了,这让他们感到惊世骇俗。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