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嫡女狂妃:邪王,狠狠爱 第四百三十六章再见牙牙

时间:2018-10-17作者:水轻轻

    西胜云也是笑着回答:“来者是客,请坐。”

    带他们都入座过后,火倾羽给他们挨个沏茶,在沏茶的过程中,北越树盯着火倾羽看了看。

    北越树是心里有着别样的感感情,因为。他一直觉得面前的这个女子有一种熟悉感。

    只是她的面容并不是他所认识的。就是长得有几分像火倾羽。

    想到这里,北越树也就想起了火倾羽,自从他们进了皇宫过后。

    他就没怎么再见到火倾羽了,最后连火倾羽离去的时候,他都没有收到他离去的消息。

    不知道那妮子去了哪里?如今在干什么?

    北越树更是直勾勾的盯着火倾羽,让火倾羽感觉很不自在,仿佛是自己脸上有什么东西一样。

    西胜云自然感觉到了火倾羽的不自在,连忙替他解围:“二皇子来到我这里,是有什么事情吗”

    北越树连忙回过神来,带着痞笑道:“皇子的婢女长得可真标致,长得有点像我的一个朋友,只是如今他失踪不见了。”

    说到这里,北越树感怀了一下,随后一口饮下,刚刚火倾羽所沏的茶。

    不过,他刚刚一杯那茶水就立马喷了出来,因为那茶水是火倾羽刚刚所烧的,正是沸腾的时候。

    北越树没有注意到,正被烫了个正着,害得火倾羽在一旁憋笑憋得很辛苦。

    而西胜云更是哭笑不得,他没想到北越树一来到这里,就落了这么一个闹剧连忙上前安慰。

    “二皇子,你没事吧?真是的,婢女不懂事,没想到给你沏了一杯热茶,还把你给烫着了。”

    北越树的口腔里,顿时,感觉像被烫熟了一样,然后他张着嘴,说话:

    “没事儿,没事儿,这是一点小伤而已,我们继续谈论。”

    “那你需要一点冷水吗?”火倾好奇的上前问道,因为北越树的确是被烫了个正着,确实是挺惨的。

    “不需要,姑娘的好意。本月是谢谢姑娘。”北越树张着嘴巴说道,此时的他脸上出现别样的表情。

    他也觉得自己很丢人,这才第一次来,就发生了如此的闹剧,让他的面子有损。

    不过他的特点是什么?他的特点就是脸皮厚,这点面子算什么,在他的心里面,面子又不能当饭吃。

    好在他立马就恢复了过来。只是,整个过程当中他,没有再碰茶杯。

    火倾羽不禁在心里想到,可能是被烫怕了。

    北越树连忙从自己的怀里掏出一个盒子。这个盒子制作十分精美小巧,像是一个工匠的,极尽之力所制作。

    “这是送给您的礼物,需要您支持我一票,我北越树在这里感激不尽,同时,如果你要是支持我,那么,以后只要你西胜有事情,就是我北越树的事情。”

    北越树连忙表达自己的态度。

    西胜云接过她他递过来的精美盒子,打开一看里面是,一个法器。

    而这个法器正是天阶法器,一般天阶法器,十分的稀少,就如同五品丹药一样,让人可遇不可求。

    这柄法器可以放大,放大过后就是一把十分沉重的铁剑,铁件表面十分的粗糙,但是,它的剑口非常的锋利。

    不过,北越树将它送给西胜云,怕是跟火倾羽的气质有所不符合。

    但是它确实是一把天阶法器,可以放大缩小随身携带。

    西胜云也不推脱,直接就收了起来:“本王尽量。”

    北越树见西胜云收下自己的礼物,也知道这个事情,说不定。

    而且他敢肯定,在他之前,或者是在他之后,北越臻也一定会来找西胜云的。

    只是,如今他还不知道西胜云的态度,而西胜云现在所指的就是站在中立的态度。具体的明天就可见知晓。

    不过北树并没有在意这些。其实他相信,西胜云是头她的,毕竟她的直觉是这样告诉他的。

    如果要是让火倾羽知道北越树也是这样靠直觉的话。

    火倾羽一定会再一次感叹,果然是亲兄弟,心有灵犀呀,连直觉都是一模一样的。

    不过这些火倾羽并不知道,他如今只是一个端茶倒水的婢女。

    随后,北越树离开的时候,又盯了火倾羽看了两眼。

    火倾羽到很无语,为什么这两个人都那么对自己很在意,他如今已经改变了容貌,没想到魅力还是如此之大。

    不过火倾羽并不理会这些,在他们走了过后就,跟西胜云简单的商讨了一下支持谁,随后就走进了自己的屋子里。

    当他一进到屋子的时候,火倾羽的感觉到屋子里面有人,不过他表面上还是装作没有发现的样子

    对于常年在外的他,时刻保持冷静和谨慎的态度,是他所拥有的。

    当牙牙看到火倾羽进门的时候,他顿时裂开了笑容,然后用她那带着奶声奶气的声音叫道:“娘亲,牙牙好想你。”

    说完牙牙就哭了起来,跑到了火倾羽的怀中,一把将她抱住。

    火倾羽听到这熟悉的声音,顿时呆了起来,随后一转身,看到他日思夜想的脸,他觉得自己的鼻子酸酸的。

    这时,他想到了自己所在另一个世界时,对牙牙的思念,当时的他还以为自己再也见不到牙牙了。

    所以如今再次看到牙牙,所有的情绪都向他涌来,他顿时想到了他当时在另一个世界的时候,是多么的思念牙牙。

    还有,每到夜深人静的时刻,他都会想起牙牙那奶声奶气,叫她娘亲的声音。

    如今如他所愿的听到了,她怎能不感动?一颗晶莹的泪珠从她的眼角滑落。

    牙牙感受到火倾羽的情绪立刻抬起头来。

    她那带着哭腔的声音说道:“娘亲不要哭,牙牙再也不离开娘亲了。”

    她的声音软软的,听得火倾羽整个人都感觉到十分的舒心。

    “牙牙怪,娘亲也再也不会离开你了。”火倾羽也动情的说到。

    都说在一起的时候并没有多深的感觉,如今分开了这么久,再一次看到,感触十分的大。

    “娘亲,你都瘦了。”牙牙心疼的说,在离开的时候,火倾羽哪会像现在这样身子单薄。

    说到这里,她的眼泪又簌簌的流下来,不受控制。

    火倾羽心里暖暖的,有这么一个孩子关心着自己,让她觉得自己并不是一个人。

    火倾羽一下是想起了什么,看着面前那还在流泪的牙牙,认真的说道:“牙牙,你怎么来了?你不是在东镜吗?”

    火倾羽轻轻地擦拭牙牙脸上的泪水。牙牙那青涩可爱的脸庞让他日牵梦绕。

    牙牙也同样擦拭火倾羽脸上的泪珠:

    “嗯,是让东镜麟带我来的,那家伙死活不同意,是我硬要来的,他没办法,所以就带回来了。”

    说到这里,牙牙笑了起来,想当初,她为了让东镜鳞带他出来,可是花了不少手段呢。

    东镜麟也是十分的凄惨,被牙牙折磨得,一想到他当时的那个样子样样就忍俊不禁的笑了起来。

    火倾羽温柔的抚了抚牙牙的头,这孩子跟在自己身边也是很久了,他所想的事情,他这个重量轻的,当然会知道一些。

    想必又是做了什么坏事情,不过他喜欢,做人不能太老实。

    “对了,娘亲,我听到他们的谈话了,有一个男人来找他,还给他送了一份很大的礼物,就是让他支持他,东镜麟您同意了。”

    牙牙认真的说道,自从东镜麟回来过后,他就在他的身上闻到娘亲的味道,虽然很微弱,但是,那种熟悉感是不会错的。

    然后,不一会就有一个男人来找他,带着很大很丰富的礼物,就是让他支持他,不过那个男人是谁,牙牙并不认识。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