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嫡女狂妃:邪王,狠狠爱 第四百章目的

时间:2018-10-17作者:水轻轻

    这也正是他的目的,接近北越臻后,从而得到他手中的水神石。

    “你要伺候的是北越的最高权力者,北越皇,这可是你上辈子修来的福气呀,如果你伺候好了,将来当皇后,这些都不是什么问题。”将领诱惑着火倾羽,想让火倾羽上当。

    “真的吗?我也可以做皇后的吗?”火倾羽又装作不可思议的样子,惊讶的说道。

    将领见火倾羽果然上钩了,然后,又对她进行洗脑,然后说好话,意思就是,自己以后得到了好处,不要忘记了他。

    火倾羽都一一点头答应。

    将领兴高采烈的哼着调子走了,他觉得他的升官梦已经快要实现了。

    他出去的时候又叫了两个士兵,将帐篷的门口守着,生怕弄丢了火倾羽。

    到时候如果她不见了,不仅是自己会得到处罚,而且,还会失去很多很多的银子。

    火倾羽百般无聊的坐在软榻上面,可是这哪里是什么软榻?硬邦邦的很是咯人,不过火倾羽可不讲究这些。

    他一屁股的坐在上面,思考着接下来该如何做。正在他思考的时候,帐篷外面又进来两个婆子,然后他们手中都提着桶,里面都是冒着蒸汽的热水。

    那两个婆子一进来就笑眯眯的对着火倾羽,然后恭敬的对他说:“姑娘,您先沐个浴,然后美美的为你妆扮一番,到时候定可以得到皇上的宠爱。”

    两个婆子也是懂得做事情,他们见火倾羽长得倾国倾城,貌美如花,就知道有戏,对火倾羽的态度好得不得了。

    火倾羽也默默的接受着他们对自己的好,然后,两个婆子想脱火倾羽身上的衣服。

    最后他们都被火倾羽婉言拒绝了,因为他很不喜欢别人触碰自己的身体,那会让他浑身起鸡皮疙瘩。

    两个婆子见火倾羽一直拒绝着他们的伺候。也不敢把火倾羽的惹恼了。

    毕竟,以后要是这个人要是当了凤凰,跟她搞好关系,那他们就一飞冲天了。

    所以两个婆子都很顺从火倾羽的意见,并且,都好言好语的对他说话。

    很快,火倾羽就自己在里面沐浴了一番,温热的热水泡在身上很舒服,而且里面还有,鲜艳的玫瑰花瓣。

    一旁还有打发着嘴巴的零嘴,招待很是周全,火倾羽进一步揭晓,有钱人的生活果然就是不一样,就连洗个澡都有这么多的准备。

    沐浴了一番,感觉到自己神清气爽,这几天的奔波劳累顿时都消失了很多,他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要轻松一点,不再像之前那样紧绷着。

    两个婆子欢欢喜喜的将火倾羽打扮了一番。这打扮了一番过后更加美。

    连他们两个老婆子都觉着这哪里是凡人,而是天仙下凡。

    他们也知道这次将领是捡到了宝,他们将火倾羽打扮好过后,就送到了北越臻的帐篷里面。

    火倾羽被两个老婆子搀扶着送到帐篷里面,婆子脸上始终带着满满的笑意。

    他们知道,这一次,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他们这日子就会很好过。

    此时的北越臻伏在案桌上埋头,写着什么。时而皱眉时而眉头舒展。

    他低头的样子很是认真,而且他那给人安全感的脸廓给人第一印象就是很好。

    奈何当他抬起头看向火倾羽的时候,火倾羽一顿时就看到了他脸上狰狞的伤疤。

    那伤疤让它散发出一股戾气。让他形成一种别样的气质,带着野性。

    北越臻见着火倾羽的眸子突然微眯起来,眼前的这个女子穿着大红色的衣服,衣服有些透明,能够隐隐约约看到里面婀娜的身段。

    她那婀娜的身段很是美丽,让人一看就想要将她压倒在床,脸上冷冰冰的,可是又仿佛是带着微笑,让人为之吸引。

    可是再看那倾国倾城的容颜,北越臻怎么看都觉得很熟悉,好像之前在哪里见到过,但是又想不起来到底有没有见到过?

    两个婆子见到北越臻的动静过后,笑得更开心呢,他们都认为北越臻这是动情了,然后,都悄悄的退出了帐篷里面。

    出了帐篷,两个婆子都相视一笑,然后都兴高采烈的离开了。

    帐篷里面却是别一样的风景,此时的北越臻早已经站了起来,然后踱步走向火倾羽。

    在他的脸上带着疑惑,不过很快就被他隐藏了起来,他想,或许是他记错了。

    再细细打量面前的这个女子,虽然他见过许多倾国倾城的女子,但是都不如眼前的这一个。

    他仿佛是不属于这一个世界,是从画中走出来一样,弯弯的眉黛,粉红的嘴唇,吹弹可破的肌肤,这无一不显示她的完美。

    “你叫什么名字”北越臻问着火倾羽道,他的声音带着磁性,又带着一丝威严,让人不可忽视。

    “小女子名叫千年。”火倾羽用的自然是假的名字,这个名字只是她突然想瞎编乱造的。

    “好名字,就是不知道是不是一个祸水。”北越臻那带着磁性的声音又响起,里面听不出是什么意思,让人琢磨不透。

    火倾羽无语,因为他的意思是在说自己是不是个祸害?祸害遗千年这个词语他还是听说过的。

    “那好,如今就先伺候本王沐浴。”北越臻说道,随后就抬起了自己的两手。

    火倾羽有些发呆,因为他还是第一次伺候男人,还是伺候一个男人沐浴更衣。

    火倾羽走到北越臻的面前,伸手去解开他的腰带。

    虽然她不会伺候男人,但不就是脱个衣服洗个澡吗?这个事情很简单。

    火倾羽这样想着,可是,真正实现的时候,她才发现这是多么的难,仅仅是一个开头,就已经将她难住了。

    因为她发现,自己根本就不会解男人的衣带,看着很简单,可是解起来很复杂。

    就像是打了千百个死结一样,任她花费多大的力气都解不开。

    北越臻看着火倾羽那认真的样子,还有那解不开的芊芊玉手,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你解个衣服都不会?”北越臻带着笑意说道。

    同时他也很满意,这个女子,显然是没有被污染过,待会儿一定要重重地赞赏找到这个女子的将领。

    火倾羽一脸尴尬,现在的他真想拿一把利刃将他的衣带割断,这也只是在心里想一想,他可不敢真的这样做。

    火倾羽实话实说:“这还是第一次。”

    她舞刀弄枪这么多年,如今他才发现,舞刀弄枪并不是很难,现在解男人衣带才是最难的。

    那复杂的样子真的就像打着死结一样,任她怎么绕都解不开。

    那复杂的样子真的就像打着死结一样,任她怎么绕都解不开。

    一夜无语,第二天一早,火倾羽可以出帐篷走走。而北越臻也不见人影,估计是昨天晚上就已经出去了,到现在都还没有回来。

    在火倾羽的身边,有两个侍卫一直守着她,生怕她跑了似。

    其实这两个侍卫并不是北越臻派去的,而是,那个将领派来的,因为那个将领知道火倾羽昨晚没有被宠幸。

    偶然从一个士兵的口中得知,皇上对他的感觉还不错,然后就一直害怕火倾羽走了,他还指望火倾羽实现他升官发财梦呢。

    火倾羽表示很无语,因为那个将领也太小心翼翼了,不过他也并不能跟他计较。

    因为毕竟他现在还是在这个军营里面,还得装作是一个妓女的样子,还是皇帝专用。

    这里的山峰挺拔,到处都是绿茵茵的绿草,清新的空气让人心旷神怡。

    火倾羽一身红衣出现在这里,他成为了这片绿地里唯一的注目点。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