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嫡女狂妃:邪王,狠狠爱 第三百九十七章胖揍

时间:2018-10-17作者:水轻轻

    火倾羽一个掌风扫过,带着凛冽的气势,北越树这样显得多过,可是还是有一道利刃轻轻的擦过他的脸颊。

    顿时,他的脸夹上面就有一条血红的口子,口子开始向外面渗血。

    北越树现在知道了火倾羽的的厉害,刚刚那一凌厉的掌风,如果他速度慢一点,他的小命就交代了那里。

    “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还不行吗?”北越树知道不是火倾羽的对手,所以连忙求饶道。

    “现在说对不起已经晚了,你当初骗我的时候怎么没有想过会有今天?”

    火倾羽淡淡的说,她那无表情的脸看不出喜怒哀乐。

    北越树知道调解不下来,随后就撒丫子狂奔,因为火倾羽太厉害了,一边走还一边叫:“救命啊杀人啦,有人要杀我。”

    可是还没有等到人来,北越树又被火倾羽拉了回去,被火倾羽一顿胖揍。

    “奶奶我错了,噢!奶奶,您轻一点,我也是身不由己的。”北越树扯着火倾羽的袖子,装可怜。

    可是火倾羽是谁,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就是它的座右铭,北越树已经触犯了他的底线。

    “那你告诉我,水神石现在在哪里”火倾羽冰冷的眼神看着北越树问道。

    “在北越皇宫里的宝库里面。”北越树赶紧招认,火倾羽太恐怖了,他根本就招惹不起。

    “如果你敢说假话,到时候我直接卸了你的臂膀。”火倾羽毫不留情的说道。

    北越树激灵灵打了一个冷战,他现在就感觉到自己的手臂发麻,没有知觉,好像真的是被卸掉了一样。

    “不会,不会,这绝对是真的,骗谁我也不敢骗你呀。”

    “可你刚才不是骗了我吗?”说完,火倾羽下手毫不留情,北越树左闪右躲的哇哇痛叫。

    最终,北越树鼻青脸肿的倒在地上,在他的身上,骨头已经断了十几根,嘴里还说着:“谢谢奶奶的不杀之恩。”

    火倾羽拍了拍手上的灰,转身就离去了,站在一旁的京玺连忙跟上。

    北越树躺在地上动弹不得,身上很是疼痛,而且还多处扎着银针,你应该说扎过的地方早已经是,一个又一个的大包。

    过了很久,路过这边的一个小婢女看见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北越树,惊叫起来:“啊!有刺客,快来抓刺客。”

    地上的北越树脸上划过一根根的黑线:刺客你妹呀,你见过刺客不杀你还趴在地上的吗?

    很快小婢女的声音就吼来了许多的人,终于有一个明白人上去查看:“北公子,怎么是你?你怎么变成这样了?是不是这院子里面有刺客?”

    北越树好想骂人,这群人不知道先把他扶起来吗?还在这里问东问西,要是他好起来。

    一定要先把这些人全都撤掉,特别是刚刚还叫他叫成刺客的人,让他如今在这么多的下人面前丢脸。

    火倾羽速度飞快,他决定先在这里好好的调整一下自己,洗涤这几天的奔波劳累。

    什么泾源王将,什么白澜北越树北越臻,统统闪开。

    一大早,火倾羽就早早的起来,今天他们将要启程,前去北越京城。

    这恐怕是她走的最久的路程,这条路他来来往往,总共就走了三次,实在是熟悉不过了。

    就在火倾羽他们要抵达京城的时候,发现了泾源王驻扎的营地,火倾羽并不打算前去探望,直接进了城门。

    进城的城门把手森严,不过之人都要进行探查,火倾羽无惧,反正又查不出她来。

    果然,火倾羽很轻松的过了探查,这种小兵级别的探查,对他根本就没有什么用。

    一进城门,火倾羽就听到一个对他很有用的消息,那就是北越臻出去与反贼北越树打仗去了。

    火倾羽惊讶,难道北越树没有把解药给泾源王,这次反叛完全就是泾源王发动的,确是北越树带队。

    这时,火倾羽晃然大悟,泾源王可能是想给北越臻一个惊喜,这可能是一个机会。

    趁北越臻没有在皇宫,她正好可以前去打探水神石的消息。

    北越臻在外带兵打仗,宫内的守卫,定是没有以前森严。

    火倾羽轻车熟路的翻进了皇宫,他没有带上京玺,而是独自行动。

    一般进入皇宫的人最好是越少越好,两个人行动有所不便。

    皇宫的格局等级森严,一般皇帝所居住的地方就是,在宫内中心,周围守卫较多的,而且布置华丽,环境优美的地方。

    火倾羽按照这样的标志到处找着,此时的他脸上并没有蒙面。

    一是对自己实力的自信,二是自己如果一旦被发现,他是有机会逃离的,在这皇宫内,想要困住他是不可能的。

    就在胡青云小心翼翼的走在皇宫里,不远处有整齐的脚步声传来,火倾羽立刻隐身于黑暗之中。

    待那脚步声远去,火倾羽这才从黑暗中行走出来,他运转自己的灵力,一个起飞降落,就已经到了这个院子内。

    院子里面灯火通明,但是也有一些阴影部分,我在火倾羽判断这里是什么地方的时候,一个娇嗔的声音叫住他:“死奴才,叫你呢,听不到是不是。”

    北越雪很是气愤,他刚刚一个人在这里散步的时候,不小心将脚扭到了,可是他刚才发脾气,不要那些奴才跟着自己,所以就潜退了那些侍从。

    现在四处找人,一个人都没有,好不容易见到一个奴才叫她好几声,还不理会自己。

    北越树跛着脚走到火倾羽的面前,因为在火倾羽的旁边有一棵树。

    树的阴影投影在火倾羽的身上,让北越雪看不清火倾羽的面容。

    当北越雪一瘸一拐的走到火倾羽的面前时,她惊呆了,因为,他清楚的看到火倾羽那倾国倾城的面容,比自己好看不知道多少倍。

    顿时,她心里的嫉妒心就起来了,并没有发现火倾羽的穿着并不是宫内的婢女。

    加之刚刚的怒气,北越雪看火倾羽更是不顺眼:“死奴才,耳朵聋了是不是,连我的话都不听了,信不信我砍你脑袋。”

    说着就要挥起手掌打火倾羽,因为火倾羽的脸比她好看,让他恨不得摧毁比自己好看的。

    可是他预想之中的响声并没有发出,反倒是手腕一紧,传来一阵阵疼痛。

    “你,你想干什么,反了你不成?”北越雪大怒,他没想到这个奴婢居然这么大胆,敢对他动手。

    “啪!”清脆的声音响彻整个院子,这个院子没有人格外安静,所以这声音格外的清脆。

    “来人,来人,将这个贱婢拖出去斩了。”四下都很安静,并没有一个人出现。

    “你骂谁是贱婢呢?”火倾羽冷冷的说。

    北越雪被火倾羽冷冽的声音吓到,可是一想到自己堂堂一个公主,居然被一个婢女吓到。

    传出去有失他的颜面,即使是周围并没有人看到,这也是他一生的耻辱,不可容忍。

    “我骂你贱婢怎么了?你不仅是贱婢,而且是最不要脸的下等人,即使你有一副勾男人的脸,不过你以为我会给你机会吗?我会将你的脸撕烂。”

    北越雪恶狠狠的说,他的脸色狰狞,看起来就像是一个魔鬼。

    他并没有停下来,而是继续讽刺火倾羽:“我骂你怎么了?贱蹄子,行不行我将你送去当军妓,有你爽的……”

    北越雪说话越来越难听,而且,真的是出口带脏,难听至极。

    这时候,火倾羽将一把短剑架在他的脖子上,北越雪顿时安静起来:“你知道我的身份吗?我可是北越公主,如果你敢杀我,你吃不了兜着走。”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