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嫡女狂妃:邪王,狠狠爱 第三百九十六章下毒

时间:2018-10-17作者:水轻轻

    火倾羽见管家有些犹豫,随即就拿出了一个,金色的腰牌。

    腰牌的上面赫然写着一个命令的令字。

    管家见到这块腰牌,恍然大悟,很快就吩咐下人前去聚集府里的所有下人。

    管家的速度也是挺快的,不到一会儿的时间,后花园就聚集了府内所有的下人。

    那些下人都低着头,规规矩矩的站在一起,排列有序。

    火倾羽仔细的将这些人都看了一面,随后他就说道:“负责端茶送水的丫鬟是哪一些,往前站一步。”

    话音刚落,就有十个婢女向前小小的迈了一步,显然这是个婢女,就是端茶送水的。

    “那么给王爷端茶送水的婢女,请往前站一步。”火倾羽又说道,语气里透露着一股不可违抗的命令。

    这次也是同上一次一样,有三个婢女往前迈了一步,这三个婢女长的都十分清秀,乖巧。

    “那么给王爷喝饭后茶的婢女是哪一个?往前站一步。”火倾羽声音透露出一股冷冽。

    在三个婢女中,有一个婢女又往前迈了一步,这是火倾羽走他的身旁:“大胆,你居然敢在王爷茶里下毒,该当何罪?”

    婢女本来一见到火倾羽走到自己的身旁,心脏就扑通扑通的跳着。

    如今火倾羽又是这样吼着,他更是惊吓得不得了,连忙跪在地上。

    “奴婢没有,奴婢没有,火姑娘,奴婢是冤枉的,奴婢端着茶水过后,就一直没有动过,更何尝是下毒呢。”

    “是吗,那王爷是如何中毒的呢?”火倾羽严厉的喝问道。

    “奴婢不知道,火小姐,奴婢真的是冤枉的。”

    婢女已经哭了起来,他是真的没有,在王爷茶里面下毒。

    “那好,那你的茶是在哪里端的?”

    “是在厨房管茶水的刘大妈,他是专门为王爷沏茶水的。”

    “刘大妈出列。”火倾羽喝到。

    随后,一个中年妇女走了出来,然后他又立马跪在地上:“奴婢是冤枉的,奴婢没有下毒。”

    “是吗?那毒药就是来自茶水里面,这又作何解释。”

    “这个,这个我也不知道,我只是专门负责切茶而已。”

    “或许是我对你们太温柔了,所以你们才不敢说实话,对吗?先打个二十鞭再来审问。”火倾羽说道,冰冷的声音,不带一丝感情。

    “不要,我是冤枉的,不要。”说着,眼里透过一丝狠厉。

    然后从身后前来拉他的侍卫快速抽取他手中的兵器,然后对着众人道:“你们都不要过来,既然查了下来,我竟然是活不成了,但我也要拉几个垫背,那个恶魔,终于要被毒死了吗,太好了,我终于为我的儿子报仇了。”

    沏茶大妈大叫起来,眼睛通红,脸上狰狞像,像是一个要吃人的魔鬼。

    周围的小厮和婢女都快速倒退着,然后一群侍卫将大妈围了起来。

    火倾羽静静的看着她:“你为什么要在王爷的茶里面下毒?这样对你有什么好处?”

    “那是一个魔鬼,他害死了我的儿子。”大妈说这声音里带着悲腔。

    “你的儿子是谁?他又是怎么害死你儿子的?”火倾羽依旧淡淡的问道。

    “我的孩子名唤浩儿,是他手下的一名得力助将,可是就是因为我的儿子有一次出了差错,然后就被那个恶魔一剑毫不留情的杀死,当时的我就站在他们的身后。”

    “我那可怜的儿子,一件事情,就比得上我儿子的一条人命吗?”大妈仰天长啸,声音里面透露着不甘。

    “可是你哪里来的毒药呢?这种毒药是由十分珍贵的药草配制而成的,你又是如何得到的呢?”

    “哈哈哈哈,老天开眼,知道我失去了儿子,而且我又没有势力,有一个男子给了我一包毒药,说是只要放在,那个魔鬼中午,喝茶的里面,那个魔鬼就会渐渐的死去。”

    “一个男子,那个男子是什么人?你认不认识?”

    “我怎么可能会认识,他的全身上下都是黑色,只知道,每一次在毒药将药丸的时候,他就会再送来一包。”

    “既然,你们已经知道凶手是我了,看来我今天注定是活不成了,只是不知道那个魔鬼死了没有,我要去陪伴我的儿子,让他知道,母亲已经尽力了。”

    这样说道,火箭也来不及阻止,那个大妈已经拿着剑,自行了断了。

    随后火倾羽就叫管家,去那个大妈的房里搜查一下,都要看有没有,然后拿到她的面前,让他鉴定一下。

    管家里面下去,随后就带来一个药包给了火倾羽,伙计接过药包,里面是一褐色的药粉,散发着幽幽的香气,跟茶的味道很相像,虽然很相像,但终究不是茶。

    “这个是乙毒,里面也参杂了很多不知名的毒药,具体想要知道,这还得要分析一下。”火倾羽喃喃自语,又像是在对着众人说道。

    “可以呀,没想到你还会怕案子,真是小瞧你了。”北越树带着赞赏的眼光看火倾羽。

    火倾羽没有理他,而是叫管家去拿了几味灵药,他要练些解毒的药。

    管家领命,前去库房里面拿草药,随后火星语就一门心思的扑在研究解药上面。

    半天时间已经过去了,一颗黑色的药丸出现在火倾羽的手上。

    火倾羽将丹药交到北越树的手上:“这就是完整的解药,只要给泾源王服下,他体内的毒就可以解了。”

    “这个真的这么神奇呀,小羽羽,要不你也给我炼几颗保命的丹药呗。”北越树又开始敲诈火倾羽。

    “那好哇,你拿水神石来换。”火倾羽毫不客气的说道。

    “呃,这个,水神石迟早会到你的手上的,就先给我几颗吧。”北越树卖萌道,一点都没有觉得自己不好意思。

    “北越树,谁谁到底有没有在你的身上?”火倾羽逼问。

    “在啊,就是需要时间将它拿出来而已,你再等一等吧。”北越树打着马虎眼。

    “那你将你提炼的水神石给我看一下。”火倾羽继续逼问。

    “这个就不用了吧,你不要这么心急。”北越树劝到,试图想要找借口离开。

    却被火倾羽拦下,他已经明白到底是什么意思了,这货根本就没有水神石。

    “你想要干什么?我真的有水神石,如果你在练这几棵丹药,我就将水神石拿给你。”

    “你不用再装了,我已经知道你身上没有水神石。”说着,火倾羽的秀拳头,已经落到了北越树的身上。

    “这样戏弄我是不是很好玩?那么你就要付出代价。”火倾羽一把抓住北越树的手,轻轻一用力,北越树的手就骨折了。

    “咔嚓!”一声声音十分清脆,北越树惨叫,可是随之而来的是火倾羽点了他的哑穴。

    从北越树那无声的口型来看,显然是在骂火倾羽,只不过骂的什么火倾羽就不知道了。

    北越树痛得青筋暴起,他运转灵力攻击火倾羽,用灵力冲击被点的哑穴,哑穴被冲开,北越树立即开口大骂。

    “你这死女人,也忒狠了。”

    随后,他接起被火倾羽折断的骨,咔嚓咔嚓的声音响起,就像炒豆子一样,北越树疼得冷汗直流。

    “这点疼,跟浪费本奶奶的时间比,算得了什么?”火倾羽冷冽的说着。

    “好,我承认是骗了你,但我不是故意的。”北越树解释道。

    “是吗,那你的意思是说你是故意的?”话音刚落,火倾羽就移动身形,刹那间就到了北越树的面前。

    北越树大吃一惊,他没想火倾羽的速度这么快,连忙躲避。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