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嫡女狂妃:邪王,狠狠爱 第三百九十五章收获

时间:2018-10-17作者:水轻轻

    现在的她已经得到了五条五色鱼,还有一滴冰牛的血,这样的收获,已经让他很满意。

    火倾羽和京玺他们两个人连夜赶路,终于在天亮时候看到了泾源王他们的阵营,他们驻扎在这里,离京城不远的一片空地里。

    十万大军也是一个庞大的数目,这些人都被泾源王分别分配到京城的不同的四个方向,而火倾羽他们所处的正是南方。

    火倾羽与京玺一赶到阵营,阵营里的气氛十分严肃。

    一过来,就有士兵向他问好,然后将她带到泾源王的帐篷里面。

    泾源王的帐篷里面北越树也在这里,火倾羽他们一进来,两人都抬眸同时看着她。

    泾源王向火倾羽点头致意,而北越树则是一副皮皮的样子,笑着看着他。

    火倾羽也点头向他们致意,然后,找了一个椅子,坐在那里。

    “今天我们接到北越臻送来的信,上面的意思就是叫我们不要起兵,乖乖的投降,不然就给我们好果子吃。”泾源王简单的叙述了一下最近就发生的事。

    显然是在说给火倾羽听,火倾羽也是知道的,然后他思考了片刻:“你们已经下好了结论了吗?”

    “是的,我们打算今天晚上前去偷袭,如果偷袭成功,明早就进城攻击。如果没有成功,明早一早进行攻击。”北越树开口说道。

    “哦,那既然这样,我们就坐等今天晚上的刺杀。”火倾羽说到,然后起身就准备走。

    “火小姐就可以不用参加了吧,这毕竟关系到生命的问题,而且,你为我们炼制了医药品,已经是很大的功劳了,这样冒险的事情,我们不能让你去。”泾源王说道。

    正准备走出去的火倾羽听了,脚步一顿,没想到泾源王还会这样说:“那好吧,那我就不去了。”

    毕竟他也不想给自己添麻烦,而且白澜王也不是自己十分亲近的朋友。

    没有必要为他做到那一步,从而引火烧身,到现在只是为了水神石而已。

    今晚的,月亮没有露出来,正好就是夜黑风高杀人夜。

    不知道火倾羽已经早早的睡在自己的软榻上面,今夜的事情十分凶险,他完全不担心他们,他只是担心自己的水神石还能不能回来。

    想着想着,火倾羽就睡着了,毕竟,今天赶了一天的路,然后也没有消息,直到现在才舒服的躺在自己的软榻上面。

    帐篷外有视频守着,伙计完全不担心,而且他常年的警惕性已经让她能够感受到,只要有杀气出现,他就立马会醒来。

    在半夜三更的时候,我去,你醒来了,因为他是被外面的动静吵醒了。

    其实也不算外面的动静,而是他隔壁的帐篷,因为他隔壁的帐篷是泾源王他们的帐篷。

    所以,火倾羽还是觉得应该出去看一看,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当火倾羽睡眼朦胧的出现到泾源王的帐篷时,泾源王此时已经痛得昏迷过去。

    在他的小腹上面有一把匕首,匕首收已经尽数没入他的小腹,他小腹周围的衣衫已经被鲜血浸湿。

    让他本来就是黑色的衣服,更显得更为深沉,火倾羽连忙从自己的纳戒里面拿出一颗灵药。连忙让北越树给他服下去。

    “本来是不想吵醒你的,可是还是把你吵醒了。”北越树抱歉的说道。

    今夜的他们本以为会成功,结果哪知道,北越臻的武功那么高,他们两个对付他一个,结果还是伤了泾源王。

    火倾羽没有说话,而是撕开泾源王身上穿着的衣服。他仔细检查着他的伤口,发现他的伤口十分深。

    也十分的严重,难怪强如经验,往往也会昏迷过去。

    火倾羽想着这么深的伤口,一定要把匕首取出来,不然这样会很危险。

    不过取匕首的同时也是十分危险的。一个不好,他就会失血过多而亡。

    火倾羽从自己的纳戒里面又拿出了一些麻醉散,然后将它洒在泾源王的伤口处,试图麻痹他周围的神经,好取出它体内的匕首。

    可是即便是这样,在火倾羽拔出泾源王体内的刀的时候,泾源王还是闷哼一声,然后疼了起来。

    一般,一个修炼之人,普通的麻醉散是对他没有效果的,只能稍微减轻一下他们的痛苦。

    不过,火倾羽庆幸这次他拔刀的技术很好,并没有有过多的鲜血流出,他稍微止了一下血,血就止住了。

    随后火倾羽又在他的伤口上撒下一些药散,最后这些要善药散用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愈合着,留下一块狰狞的伤疤。

    火倾羽又在他身上检查了一下,发现他身上只有少许的小伤口并不况且性命,所以就简单的处理了一下。

    “明天早晨还要进攻吗?”火倾羽问着在一旁皱着眉头的北越树。

    “战争还没有开始,主帅就已经倒下了,这像什么样子,这样还可以开战吗?”北越树反问火倾羽,显然是不会开战呢。

    “那如今我们怎么办?我身上,没有治疗泾源王的草药,他的体内有剧毒,因为那把短刃上面有毒,我怕他是撑不了多久了。”

    火倾羽说到,他原原本本的告诉了北越树,泾源王的情况,泾源王的体内有剧毒。

    有的是长期以往下的,有的是今天所种的。如今毒都混合在一起。

    北越树皱眉,没想到泾源王会中这样的毒,还有,那些早期的毒,难道是在他府内种的?难道他府内有另外想要对付他的人?

    还是说这两种毒本来就是一种阴谋。

    北越树此时又不禁想起了北越臻,他有些怀疑,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北越臻谋划的。

    “那此时该怎么办呢?泾源王此刻昏迷不醒,又不能作战。”北越树很无语的说。

    这打的到底是什么仗啊?还没开始,主帅就已经倒下了。

    “看来我们要回一趟泾源王府了,想必竟然王府里面的灵药储存了不少,而且就让我能可以看到,他长期中的毒到底是什么,好配制出,完整的解药。”

    火倾羽说到,这种毒真的是挺棘手的,混合毒一般都是最难解的。

    “好,那我明天就陪你去。毕竟泾源王这边也没有什么危险,而且你去的话,不熟悉泾源王府,怎么能够找到下毒的人呢。”北越树说道。

    “这样也可以,那谁来照顾泾源王呢?”火倾羽疑惑的问道,他们都走了,到底谁来照顾?

    “这个不用担心,这里的士兵也有许多是实力高的,他们能够很好的保护好他。”

    “那好吧,用不着明天,我们现在就要启程,多一分停留,泾源王就多一份危险,我们要尽快回到泾源王府”

    火倾羽说着,然后就急急忙忙的踏出帐篷,找到现在还在睡觉的京玺,回到帐篷里面,简单的收拾一下细软就出发。

    很快他们一起三个人又快速上,路起来,这一次他们的速度十分快,中途根本都没有停留。

    他们三个人的实力都不低,在路上,他们基本上都是运转自己的灵力来代替步伐前进。

    他们只有这么一个晚上的时间,就已经到达了泾源王府,可想而知,他们的速度是多么的快。

    管家一见到火倾羽他们一行人,就迅速的上前迎接。

    “管家,将府里的所有下人都叫到后院里,我们要查看一下。”火倾羽见到管家的第一句话就是聚集府里所有的下人。

    管家有一些为难呢,他一般都是只听主子的话而,火倾羽这样命令他,让他不知道有没有主子的命令,着实难以服从。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