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嫡女狂妃:邪王,狠狠爱 第三百八十九章招待

时间:2018-10-17作者:水轻轻

    “这个,那如果大家要等的话也可以,只不过本府上的厢房有数,不能够全部将大家安置好,如若不然,过几天再来看也可以的。”泾源王依旧笑呵呵的说道,不温不火。

    这可让一些达官贵人都不好了,想要见到那个炼药师,还得需要等到炼药师有时间的时候才可以见他们。

    而且他们还需要住在外面的客栈,这样更会降低他们的身份,这些人是和他们的身份面子过不去。

    本来他们如此大老远的前来探望,就已经是很失身份了。

    如今还要让他们在外面等候,让他们原本压制住的怒火,现在有些压制不住了。

    很快有一些人放不下脸面的就说着:“既然如此,那我就改些天前来拜访,就此告辞。”

    反正只要是一有人起头,有些人都会跟着做,很大一部分人都受不了这样的待遇,所以也跟着走了。

    后花园的达官贵人们很快就走了一半多,如今只剩下少数部分人。

    他们有的犹豫着要不要走,可是一想着,如果不走的话,就可以有幸和那个炼药师结识。

    但是如果这样放下脸的去,结识那个炼药师,有失自己的身份。

    最后在他们犹豫之际,又有一批人走了,就只剩下七个达官贵人,那些个达官贵人,看着是不肯走的样子,是铁了心要结识炼药师。

    泾源王也不阻止,也不说什么,依旧笑呵呵的招待他们。

    当火倾羽又完成了一批医药品,正处于休息状态的时候,北越树前来探访。

    “火小姐,这几天你是辛苦了,你有什么缺少的,就告诉我,我会派人去帮你寻找。”

    火倾羽摇了摇头,她这里的药材已经很多了,并不缺少:“我这里的药草已经很多了,就不用了。”

    北越树起身,逼近火倾羽,京玺立马挡在北越树的面前,用剑抵着他。

    北越树见火倾羽被京玺挡着,就收回身子,重新坐在椅子上,双腿交叠着,翘着二郎腿,和气的说道。

    “我如今修为不够,虽然我跟北越臻都拥有了玄武之力,可是北越臻的灵力比我高,我跟他对上,肯定打不过。”

    说完,用乞求的眼神看着火倾羽,传达着自己的忧伤。

    火倾羽心里自然知道他是想让自己干什么,这家伙都一把年纪了还装什么乖卖什么萌?

    火倾羽真不吃那一套,不过看在白澜的份上,她就可以帮他一次。

    “好吧,我可以为你炼制提升灵力的丹药,不过这些药材,都是你该出的。”火倾羽平静的说。

    “可以,不过我有一个要求,我要五阶的。”北越树见火倾羽没有说话,继续卖萌道:“小羽羽,你就答应我吧,我知道你是五阶炼药师。”

    火倾羽心惊,她只跟别人说过,她是四阶炼药师,并没有说过是五阶炼药师,北越树是如何知道的。

    京玺一直跟在她身边,并且是偏向于她的,还有他那少言的性格,不可能说出去。

    那么,那就是她在上次救北越树的时候,给他吃的那些丹药,其中有一颗是五阶丹药,可能是那个时候被他察觉到了。

    她本以为北越树是带一点纨绔子弟的,可是没想到,他同样是一个老湿机。

    见火倾羽还是没有说话,北越树准备要开启他的嗲音神功,肉死人不偿命的说话。

    火倾羽连忙制止他的行为:“好,我可以答应你,但是我五阶炼药师的身份,不可以告诉他人。”

    北越树见火倾羽妥协然后大喜:“就知道小羽羽你会同意的,我太爱你了。”

    说完,还想一把过来抱火倾羽,不过即使被京玺拦了下来才就此作罢。

    “待会我会叫婢女将,药材给你送过来,如果你交代要炼制好了,就把丹药交给婢女,就可以了。”

    说完,就转身大步离去,就在他刚刚准备跨出门口的那一瞬间,火机里冰冷的声音响起。

    “那好,在那个时候你也将水神石交给我,我们也算是两清了。”

    正准备跨出大门的北约数一个组咧,差点栽倒在地上:“嘿嘿,火小姐,你可以再多给我几天的时间吗?提炼水神石真的是太难了,过几天我一定将水神石交给你。”

    说完就像逃一般的离去了,速度飞快,像是后面有一只老虎在追着他跑一样。

    火倾羽狐疑,北越树三番两次的推拒她,不仅如此,还让她帮他办事情。

    不过既然北越树已经这样说了,她就再等几天,她也不差这几天的时间。

    如果等几天,北越树还没有将水神石交给我,那么北越树就一定有问题。

    火倾羽想着,又继续开始手中的工作,还有最后一批,她一会儿就可以炼制好,然后交给泾源王。

    夕阳西下,天边的火烧云像是晕染的水墨画,浪漫而又美得令人窒息。

    当丹炉外面的最后一缕灵气进入炼药炉当中,一股股浓烈的药香从里面散发出来,让人闻着神清气爽,精神百倍。

    里面赫然躺着一颗带着淡淡金色的五阶丹药,当丹药一出炉,火倾羽就立马用一个玉罐子将丹药封好,动作一气呵成。

    随后,她将罐子随手扔给一旁站着的婢女,婢女吓得连忙手忙脚乱的接着,一脸的惊吓。

    刚刚在她来的路上,北越树较严重的告诫他,不要将玉罐子里面的东西弄丢了,不然他的小命就不保了。

    可是如今这个带着他小命的玉冠子居然被火倾羽随手扔给她,让她吓得都快哭出来。

    接过火倾羽扔来的玉罐子,婢女满脸惨白,向火倾羽欠了欠身,就连忙退下去。

    火倾羽做完这一些,她躺在床上,这几天他都没有好好的休息,一醒来就是炼丹,所以她要出去好好的活动活动筋骨。

    火倾羽吃过晚膳,然后独自一个人爬上屋顶,坐在屋顶上,温凉的秋风拂过她的脸颊,让她精神倍爽。

    乌云遮住那圣洁的月光,此时此地只有灯火阑珊,没有洁白玉盘,这些天,她都窝在屋里,突然有些想念外面的热闹。

    火倾羽运转灵力,几个起身起落,就已经出了泾源王府,顺着人流多的地方走。

    很快他就走到了小镇的中心,这里灯火阑珊,周围都有叫卖的声音,街上人肩并着肩,好不热闹的样子。

    这时候,一个中年老汉提着一个花灯,像火镜里走了过来,脸上带着和蔼的笑容。

    “姑娘,你要不要看一下我的花灯,看你如此貌美如花,我看这个牡丹花灯很适合你,要不要买一个。”

    火倾羽见这个安详和蔼的中年人觉得自己心情愉快,而且这个中年人皮肤黝黑,脸上布满着沟壑。

    那是常年在太阳底下才形成的,火倾羽发现在他的身上有低微的灵力。

    火倾羽了然,只有灵力低的人想要养活自己的一家人,也是需要出来挣钱的。

    火倾羽从自己的空间纳戒里面掏出一袋钱,然后给了中年人:“那我就要这个牡丹花灯。”

    “那好的姑娘,这是找你的钱。”中年人,看着自己又卖出一个花灯,顿时裂开了嘴,笑得很是安详。

    “不用了,就当做是我给你的小费吧。”火倾羽说道。

    她这可不是在发善心,他只是觉得这个中年人看着很顺眼,而且他又不是缺钱的人,就送给他了。

    可能是在屋里面呆久了,看到外面的人都觉得很亲切,所以就将银子送给他了。

    “姑娘,你的小费给的太多了,用不着这么多,你拿会去吧。”中年人追着火倾羽说道。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