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嫡女狂妃:邪王,狠狠爱 第三百八十一章离别

时间:2018-10-17作者:水轻轻

    “如果你走了,还会回来看我们吗?”天虫真帝这样问道。

    火倾羽的心中很难过“我也不知道,这次离别,不知何时才会相见,也许永远不会再见。”

    虽然火倾羽跟他们只相处了短短几天的时间,可是,这几天所发生的事情,让他们要相互了解起来,更是生死之交。

    如今就要从这里离开了,说是舍得,那是假的。

    天虫真帝和天木神鸟看似没心没肺,实则掏心窝的对她,还陪她一起寻找穿梭之门,经历种种险难。

    如今穿梭之门找到了,是一个古朴的祭坛,离别就在此之际,一别不知是否会再相见。

    天虫真帝直接趴在火倾羽身上不下来,它真的很舍不得火倾羽离开。

    虽然它也想过,跟火倾羽一起离开,可是,它知道这是行不通的。

    它们身上像是下了某种禁制,跟这个世界紧密的联系在一起,不可脱离。

    不仅是它,天木神鸟也是这样,故此它们才这样伤感。

    火倾羽最后决定,再留下来一天,这是一个大胆的决定。

    因为,如果她的那个世界跟这边的世界时间不一样的话,甚至快几倍十倍等,那这一天在她那个世界就是几年甚至几十年。

    这一天的时光里,他们坐在在这片平地上,地上有枯草,坐在上面舒适不已。

    然后火倾羽将自己纳戒里面的食物都拿了出来,从她空间里面拿出几个像锅一样的武器,和还没来得及淬毒的银针,放大如筷子,随后就煮了起食物来。

    他们围着锅坐一圈,天虫真帝拿出自己酿的蜜露酒,火倾羽他们大口痛快的喝着。

    他们一边喝着酒,一边吃着锅里的菜,都各自讲述了自己世界发生的奇妙事情。

    天虫真帝更是讲出了自己的秘密:“我,我记得有一次,大嘴把我吞到肚子里,然后我在它的肚子里拉了一坨便便,大嘴吃我的便便,哈哈哈……”

    果然在天虫真帝一旁的天木神鸟脸色阴沉,虽然他也有点喝醉了,但是他的思维还是很清晰,密码给了天虫真帝一个大嘴巴子。

    “你小子是活腻了吧!看我一会怎样收拾你。”

    天虫真帝没有反应,显然是醉了,不然也不会把这么机密的事情都讲了出来。

    火倾羽抿嘴微笑着看着他们。

    此时的她微微有些醉了,脸上出现淡淡的红晕,看起来像成熟的樱桃,忍不住让人想要,一口咬下去。

    这一晚上,他们把酒言欢,言无不尽,最后实在是酒易醉人,躺在地上睡了过去。

    等他们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天亮了,不过这里可没有太阳,他们是通过神觉知道,现在已经是白天了。

    经过昨晚的畅谈,此时的他们并没有昨天那么伤感。

    天木神鸟按照纸条上面所说的启动祭坛,祭坛发出呜呜的声音,还有些颤抖。

    三道光束自祭坛射出,打在他们的身上,然后光芒一闪,他们的身体就扭曲起来,随之就消失在原地。

    火倾羽的感觉到一阵头晕目眩,当她再次看清楚周围的情况时,感到诧异。

    她此时身处在一个通道里,向后望去,后面是无尽的永恒,在她的面前有两个通道,依稀可以看到外面的情景。

    两处情景都是她所熟悉的,一个是天木神鸟他们的那个世界,另一个是君景辰的那个世界,他站在这两个通道口的中间。

    火倾羽不禁回眸,看到此时的天木神鸟他们,天木神鸟眼里满满的不舍,而天虫真帝眼眶中蓄满了泪水,随时都有掉下来的可能。

    火倾羽的眸子也不禁红了:“再见了,我的朋友,你们一定要保重。”

    随后她就毫不犹豫的掉头,走向有君景辰的那个通道口,因为她怕多呆片刻,泪水就会,不受控制的掉出来。

    在她身体消失的那一瞬间,她仿佛听到他们的声音,说着再见,火倾羽鼻子发酸,僵硬着头往前走。

    一个富丽堂皇的房间内,一个身着束身黑衣的男子站在一个金色镂空的床边,静静的注意着床上的人儿。

    床上躺着的赫然就是火倾羽,此时的她,脸色红润,呼吸平稳。

    可是,就不见其醒来,她已经睡过去七天了,这让床边的京玺感到不安。

    当火倾羽对他说要去寻找机缘的时候,他就看到火倾羽身上有一股秘力,围绕在她身边,散发着柔和的蓝光。

    京玺不知道那是什么,在后面一直叫胡清宇,可是火倾羽像是魔怔了一般,对着第一个金色门户就向那里走去。

    随后就传来一道刺眼的光芒,那光芒刺得他睁不开眼睛,当京玺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火倾羽就已经晕倒在地上。

    京玺大惊,立刻上前扶起火倾羽摇晃着,试图将她摇醒。

    可是半天都不见火倾羽醒来,京玺着急了,这里除了他就是不能被打扰的北越树。

    自己又不会医术,出去的通口已经被封闭,他见火倾羽面色平稳,像是睡了过去。

    所以就将火倾羽抱进了这个富丽堂皇的屋子,放在一张华丽的床上,没想到一等就是等了七天。

    床上的火倾羽睫毛颤动着,她的睫毛又长又翘,就像蝴蝶的翅膀一样美丽,肤如凝脂,葱白如玉的纤纤手指动了一下。

    这是一个细微的动作,但还是被静静守护在旁边的京玺发现了,我见她时刻守护着火倾羽。

    当火倾羽睁开眼睛时,第一眼就看到,京玺那希冀的眼神,还有那很少见到的笑容。

    “主子,你终于醒了,你已经睡过去七天了。”

    火倾羽那充满灵光的眸子转动,她居然睡过去七天了,她不是在另一个世界吗?

    这让火倾羽感到很疑惑,刚刚离别的那一刻,现在是如此的清晰,在她的脑海里。

    难道,那刚刚的一切都是她的梦吗?如果是梦,那这个梦也太逼真了,里面有真实的疼痛和真实的情感。

    突然火倾羽像是想到了什么,她从纳戒里面拿出三张纸,三张纸古朴黯淡无光,上面写着她看不懂的文字。

    她看到这三张纸,身体剧烈震动,那不是梦,那是真的,可是,她为什么在这里睡了七天。

    或者说,是她是灵魂进入了那个世界,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解释她手中的三张纸。

    京玺看着自己的主子在床上醒来,一句话没有说,一会儿发呆,一会儿激动,一会儿伤感,又一会儿不解,他不禁担心,难道主子睡傻了

    他不禁试探性的问道:“主子,你有没有什么不适的地方?”

    “没有,我感觉到我的精神力格外强大。”火倾羽开口回答,唇红齿白,她的精神力的确比她以前强大了许多。

    这刚一开口,她的声音就有些沙哑,火倾羽连忙坐了起来,京玺立马给她递了一杯茶水。

    火倾羽一饮而尽,干哑的喉咙立刻被湿润,她感觉好多了。

    “北越树呢?”火倾羽问道,她睡过去这么久,北越树的情况怎么样了?

    京玺如实回答:“他期间醒了一次,过来看过你,然后又陷入了打坐中,而且他身上的气息越来越强大了。”

    “是吗?我过去看看。”这样说着,火倾羽走下床,她此时感觉到自己灵力充沛,精神强大。

    城堡依旧空阔,在城堡中央,有一个男子,身体挺拔,盘坐在那里。

    周围青色灵力环绕,散发着强烈的生命力,不再像来的时候那样,气息奄奄,生命流失。

    火倾羽感到庆幸,她没想到,这里的时间和天虫真帝那边发生的时间是一样的,她并没有错过什么,反而得了莫大的好处。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