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嫡女狂妃:邪王,狠狠爱 第三百七十七章冰晶

时间:2018-10-17作者:水轻轻

    放在药材里面可以提高它的药效,三四倍,而放在兵器里面,直接可以提升一个兵器的一个层次。

    而在这里居然可以看到这么多,而且,都是有巴掌大的,这是用多长的时间才会积淀这么多的冰晶。

    火倾羽自然识货,一眼就看出来那是上上等的,价值不可估量。

    她自然是不会放过,快步走过去。

    火倾羽走近一看,更为惊愕,这些冰晶,霞光喷薄令人目眩。

    就在火倾羽刚刚准备伸手触碰的时候,一道灵力将她的手弹开。

    “还好本大爷及时醒来,不然你的小命就没了,天木神鸟说道。

    他刚刚一醒来,就看到火倾羽正准备触碰那色彩绚烂的冰晶。

    他曾经来到过这里一次,只不过那个时候冰晶还只有拇指大小,如今来再次到这里,冰晶有巴掌大了。

    他知道这个冰晶周围围绕着色彩斑斓的雾霭,其实是一种剧毒,碰到的人会化成血脓。

    “可是好像并没有毒呀!”火倾羽拿起一块冰晶,在手里反复的查看,轻如薄丝,入手温润如玉。

    “啊!”天木神鸟吓了一跳,在他没注意时,火倾羽已将那冰晶拿在手里,他所说的化为血脓并没有发生。

    天木神鸟木纳,他很清楚的记得,上一次他触摸的时候,自己的那半只翅膀,被冰晶上面的剧毒侵蚀,用灵力阻挡都没效果。

    还好他及时狠心的将那半边被侵蚀的翅膀斩掉,他才保住了性命。

    而此时的火倾羽居然毫无意外,亦有将这些都打包带走的想法。

    天木神鸟不禁想到,难道是自己记错了,可是这不可能啊,他分明记得自己在这里斩掉翅膀的痛苦。

    火倾羽已经拿着冰晶过来,想让天木神鸟瞧瞧这是什么年份的,毕竟它在这里待的时间长,应该知道。

    “你看一看,这是什么年份的。”火倾羽知道,冰晶是十分珍贵,越大年份越久,价值越高。

    火倾羽刚拿过去,天木神鸟炸毛的跑到十米远的地方,一脸的惊恐。

    “你别过来啊,到时候我怕我控制不住自己的灵力,伤了你。”

    火倾羽忍俊不禁,没想到这个一向自大的鸟,居然怕这个。

    正在这时,天虫真帝也醒来了,他一醒来就看到,天木神鸟惊恐的逃放一边。

    他还以为是遇到了什么危险,然后又看到火倾羽拿着一块散发霞光流转的冰晶。

    天虫真帝大喜,眼冒金光,随后化作流光抱住火倾羽手上的冰晶,可是天物,他感觉自己像是在做梦的一般。

    这种东西千年难遇,对它可是大补,会加速它的修行。

    天木神鸟吃惊,那傻大哈居然没有事情,还大口大口的咬着,发出清脆的咀嚼声。

    像是在吃一顿美食,一脸陶醉,显然不受冰晶上面雾霭的影响。

    天木神鸟又一次动摇了,他再一次怀疑是不是记错了。

    “你不是只吃素嘛?为什么连冰晶也要吃。”

    “这你们就不知道了吗?这冰晶不仅是可以入药和炼器,对于我来说,这是固态的能量,所以是可以食用吸收的。”天虫真帝一副很懂的样子。

    然后不再理会他们,大口大口吃着冰晶,很快火倾羽手中的冰晶就已经被他吃掉了一半。

    火倾羽仔细的观察,她发现,在天虫真帝吃进冰晶后,它浑身发光,璀璨夺目。

    这是好东西呀,就这么吃了不是暴珍天物吗?火倾羽食指一弹,将还在啃的天虫真帝弹飞了去。

    “吃慢一点,小心噎着,你先消化消化。”

    “啪!”天虫真帝被火倾羽以一指弹到冰窖的墙上,上面赫然出现一条虫形的轮廓。

    天虫真帝委屈,下一秒,他看到周围那么多的冰晶时,顿时又开心起来。

    天虫真帝他化成极光,飞快的向那边去,所过之处,每一块冰晶上都缺少一角,留有一排牙齿印。

    火倾羽心里大惊,急忙将他拦住,然后,拎在手中,不让其出去,祸害那些冰晶。

    当她再次去采摘的时候,周围的冰晶剧烈颤抖,随后慢慢变成霞光,消失殆尽。

    连同火倾羽手中的半块也是一样的,无论火倾羽用灵力怎样将他们锁住,都还是没有办法。

    火倾羽大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刚刚明明都还在如今怎么全都化成了霞雾,随风飘去。

    而天虫真帝更是一脸而心疼,嘴中大叫着:“我的,我的,都别跑。”

    天虫真帝一会儿爬到这颗冰晶上,一会儿窜到那块冰晶上,可是,都消散了,如过眼云烟,昙花一现。

    天虫真帝和火倾羽都不知道怎么回事,而天木神鸟更是呆愣住,三个人都不了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然后他们带着疑惑继续往前走。

    冰窖犹如一个透明的镜子,他们一进来就感觉到这个冰窖温度更比外面冷,他们不得不用灵力保护自己。

    天木神鸟虽然真正来过这里,但是他也只是在洞口处踯躅而已,并没有真正深入。

    这个冰窖并不是很长,他们一会儿就到达了尽头,可是这里什么也没有。

    但是却引起火倾羽丹房内那一簇火焰的共鸣,正在剧烈的跳动。

    火倾羽登上一个冰台,上面有一处凹下去的印记,显然有人在这里打坐过。

    火倾羽想着,难道就是这个坐印轮廓才引起那团火的共鸣吗?

    到底是何人来到这里打坐过,难道是天木神鸟所说的那个神秘的男子?

    在冰台的旁边还有一个手印,火倾羽不知不觉的将手放上去,跟她的手不是很吻合。

    那个手印比她的手要大一些,要宽阔一些,显然是一个男子的手。

    火倾羽发现,当她把手放在这上面,过后她体内的火焰更加剧烈跳动,而且这个时候,光芒比刚才更加璀璨。

    就在火倾羽将手放上去的时候,她的身体一阵摇晃,等她稳定下来的时候,她就到达冰窖的底面。

    他们站在唯一一块冰柱上,因为周围都是暗红的岩浆,如血液样殷红,空气中似乎能嗅到血的腥味,冒着滚滚黑烟。

    天木神鸟和天虫真帝趴在火倾羽肩膀上,一左一右,他们也不明白这是什么情况。

    热烘烘的气息扑面而来,火倾羽立马用灵力隔绝住那闷热。

    “哀……!”

    自火倾羽他们出现在这里,从暗红岩浆中透出一缕黑气。

    那些黑气像一道道幽灵,发出哀怨的声音,听着让人直起鸡皮疙瘩。

    那些幽灵像是发现了火倾羽他们,直直的他们攻击过来,身上带着腐臭的气息。

    火倾羽立马拔出手中的长剑,朝他们挥过去,他们的身体立刻被打散。

    有了第一个,自然就有第二个,周围的幽灵像是有了感应一般,都过来攻击他们。

    天虫真帝和天木神鸟都纷纷出手,而这些幽灵怎么打都打不完。

    他们刚刚消灭了一批,然后从岩浆中冒出许多的黑气化成幽灵,继续向他们攻击。

    火倾羽撑起一个保护罩,将这些幽灵都隔绝在外。

    火倾羽皱起了眉头“这东西怎么杀都杀不完,想想办法该怎样出去。”

    天虫真帝一本正经的说:“这些东西都是由灵力化成的,不过应该是沾染了什么邪恶的东西被染成了这样。”

    它对灵力比较感冒,其他人只知道它是天虫真帝,可是不知道它是由天地灵力演化出来的灵体,所以对灵力特别敏感。

    突然,天木神鸟大叫一声:“老白,你不就是吃灵力的吗,你把这些都吃了不就行了。来来来,不客气,慢慢吃。”

    天木神鸟这样说着,还将天虫真帝往前推了推。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