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嫡女狂妃:邪王,狠狠爱 第三百七十章密道

时间:2018-10-17作者:水轻轻

    火倾羽小心翼翼的走着,生怕弄出声音,然后他们来到,密道的通口。

    这里果然没有被发现,毕竟他们离开的时候,曾经将这个通口做了障眼法。

    他们要沿着这个密道,进入白澜王府,可是白澜王府的这个通口已经被关闭。

    火倾羽和北越树在密道的出口一些隐蔽的地方寻找机关想将这道门打开。

    可是他们找了很久很久都没有找到密道机关,按理来说,密道机关是有的。可是它应该在哪里呢?

    火倾羽这样想着,然后她靠着墙,静静的思考,突然咔嚓一声,她靠的其中一块砖向下凹陷,然后咔嚓一声,通道门口打开了。

    通道门一打开,就传来一股刺鼻的血腥的味道,入眼的便是地上还未干涸的血迹。

    火倾羽和北越树还有京玺都皱起了眉头,忍住想要吐的冲动,这么浓重的血腥味足以说明了什么?

    北越树心里十分难过,这全都是因为他呀,如果不是跑到这里来,又怎么会害了白澜?

    同时他也十分恨北越臻,没想到这个人居然这么狠心,白澜可是和他从小一起长大,居然这样对他。

    火倾羽心里也十分难过,这个晚上那么多的人,都在一夜间被屠杀了,他们都是无辜的呀,难道在这个世界上,人命就真的那么不值钱吗?

    这个时候火倾羽也看到,案主上那本书,那本书就是这个密道的通口机关,而此时已经被毁掉。

    竟然是白澜在他们走后将机关尽数销毁掉,原来他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给自己留有后路。

    他们走出书房,然后,一路上就能看到,地上的血迹,有的还没有干涸,粘稠的粘在地上。

    这些血有的洒在石桌上,有的洒在花场上,无一不彰显昨晚是多么的残酷。

    看着这里的一切,她仿佛能够看到,昨晚那些被杀的人眼里的绝望和不甘。

    不是她同情心泛滥,而是北越臻真的太残忍了。

    就在他们伤怀的时候,大门突然打开了,为首的是一个和北越臻很相似的男子,正是北越臻。

    因为北越臻那脸上的那块疤尤为明显,是他北越臻身上独有的特征。任何一人看过,都会有深刻影响。

    北越臻脸上带着亲切的笑容,可是让脸上的疤看起来尤为狰狞,好像一个要吃人的魔鬼。

    不过他也真真正正是一个魔鬼,屠杀了那么多的无辜的人。

    “好久不见我的弟弟,我找你找得很辛苦。虽然你换上了女装,但是,你身上的气息,我是认得到的。”北越臻开口说道,声音带着温和,让人听着心情舒畅。

    他太清楚他弟弟的性格了,虽然他表面上看着是,吊儿郎当,调皮捣蛋。

    实则重情重义,他杀光了白澜府内的所有人,北越树定会前来这里,那他就在这里守株待兔。

    虽然他不知道外面官兵把守,他们是如何进来的,不过他转而一想,聪明如他,一下子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如果火倾羽第一次听到他的声音,都会认为她是一个温柔的男人。

    可是,知道他昨晚屠杀了整个白澜府的人,火倾羽觉得面前的这个男人是多么的可怕与狠辣。

    北越树心中的恨立马就上来:“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权力真的那么重要,不惜赶尽杀绝?”

    北越臻没有回答他,而是反问北越树:“你知道父亲是如何登上北越王位的吗?”

    北越树没有说话,而是直直的盯着他,显然他也不知道,父皇是如何登上王位的。

    北越臻显然是知道他不知道,于是就开始讲了起来:

    千桥北越游,七个皇子,父王是排老四,当时父王被寄予重任,结果其他皇子安定设计父皇,让父王失去了王位。

    而且还被是施加重型,而当时那个对他施刑的人,正是他要好的兄弟北越梦,北越梦说出了自己的野心,要让他这个多年以来的兄弟,见证他登上王位。

    后来北越梦登上了王位,在他登上王位的那天。父王从地牢里逃脱了起来,然后,他在外面蛰伏十年。

    再次回到皇宫的时候,已经带着千万军马,将王位抢了回来,那个时候就这下了一道密旨,登皇位着,斩杀其弟兄,曝其皇位。

    故事讲完,北越臻盯着被震惊了的北越树,脸上出现淡淡的笑容。

    北越树半天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他没有想到,这就是父王的故事。

    更没有想到过父王会下这么一道残忍的密旨,让他们兄弟相残。

    火倾羽在一旁也静静地听着,不禁想,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家族,居然会定下这么奇葩的规矩。

    很快她就防备起来,他们应该如何离去?北越臻出现在这里,就没有打算让他们离开这里。所以她要想一个逃出去的办法。

    火倾羽暗中准备毒粉,关键时刻,这些可以抵挡官兵追捕,为他们争取逃脱的时间。

    这时候,北越树反问道:“难道我们这么多年的兄弟情还抵不过这一道密旨吗”

    北越臻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用行动表示他的选择:“弟弟想要在这个世界上生存下去我不得不防。”

    北越树声音有些哽咽:“可是我根本就没有想到和你争王位,我只想要你这个哥哥还记得我们小的时候吗,我每次闯祸你就帮我收烂摊子,还对着我说,要保护我一辈子。”

    北越臻一顿,拿刀的手停了下来,嘲讽道:“小时候的事情也只有你这个白痴记得,还这么当真。”

    北越臻听到他的话,口中喃喃自语:“是呀,我是白痴,现在居然还想着认哥哥。”

    火倾羽在一旁,本来想安慰北越臻,没想到他也这么可怜,可是她作为一个旁人,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咻!”北越臻拔出剑,然后向北越臻心脏刺过来。

    北越树不反抗,呆呆的站在那里,眼睛通红的看着北越臻,他现在还是无法接受,北越臻会对他出手。

    “砰!”在千钧一发之际,火倾羽用剑挑开北越臻的剑,她知道北越臻这是来真的。

    北越臻像是被这砰的一声惊醒了一般,眼中不再迷茫,变得凌厉起来。

    他看向火倾羽,对她说:“你们离开这里,不要管我。”

    然后他又对着北越臻道:“白澜在哪里?你将白澜怎么样了。”

    “那个敬酒不吃吃罚酒的人已经被我杀了”

    “既然如此,那就来杀我吧。”

    说完两人打了起来,飞沙走石。大战上百回合,然后两人分开。

    北越树身上有几处刀口,鲜红的血浸透他的衣服留下一道血印,他吃亏了,技不如北越臻。

    北越臻完好无损,丝发未伤:“如果我不知道这个故事和这道秘制,也许我们可以共处下去,现在我知道了,留你在身边就是养虎为患”

    北越树冷哼:“你不用说的这么冠冕堂皇,想要杀我就直说。”

    多说无益,今天这一场恶战是避免不了的。所以两人又交起了手来。

    北越臻的身上被淡淡的青光笼罩,而且他发出的灵力都带着淡青色。火倾羽猜想,北月琴应该是得到了什么东西,所以他的灵力才会这样。

    火倾羽在一旁有些着急了,她看得出来,北越树不是北越臻的对手。这么下去,北越树会陷入困境。

    而就在这时,外面的官兵都纷纷而来,将他们包围起来,没有展开攻击,因为没有北越臻的吩咐,他们不敢妄自行动。

    “嘶”北越臻和北越树两个人分开,各自后退了一步。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