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嫡女狂妃:邪王,狠狠爱 第三百六十八章不醉不休

时间:2018-10-17作者:水轻轻

    北越树看到白澜来了,招呼他过来坐下一起吃饭,白澜快步走过去,拿起筷子吃了起来。

    “自从我们年龄的增长,我们聚少离多,明天我就要离开了,今天,我们不醉不休。”

    北越树说着,拿起身旁的酒杯,往里面倒了一杯酒就喝了起来。

    白兰也拿起酒杯,自己为自己倒酒,然后也跟着喝了起来。

    他们的确是很少聚在一起,甚至在后面的几年里都不可能会在一起。

    “这次你出城,你有没有什么打算。”白澜一边吃着菜,一边问北越树。

    “我能有什么打算?如今只是出去避避风头,就先做一个四海为家的侠客,如果风波平静下来,我还是会回来的。”

    北越树这样说道,显然他还是有一些打算的。

    突然,白澜放下手中的酒杯,砰的一声放在桌子上。

    这个时候,北越树也放下自己手中的酒杯,两人一脸严肃起来,都默不作声。

    与此同时,火倾羽成功的将丹炉里面的丹药转移到手上。

    这是三颗五品丹药,成色较好,都散发着淡淡的药香,沁人心平。

    火倾羽发现,炼制三颗五品丹药,所消费的灵力,比炼制六颗四品丹药所花费的灵力大得多。

    要不是她强撑着虚弱的身体,将这三颗五品丹药炼制出来,中途断掉,这会让这三颗五品丹药的药性变得不是很好。

    京玺有点担忧的看着自己的主子,连忙上前搀扶。

    突然,门外响起敲门的声音,京玺看了看火倾羽的神色,火倾羽示意让他把门打开。

    京玺打开门,发现正是管家,管家见到京玺,对他说:“我们家主子邀请您和您的主子一起去书房,有要事商量。”管家客气的说道。

    火倾羽从房内出来,虽然她的脸色有点苍白,但她刚刚吃了一颗回复灵力的丹药,现在脸色勉强看上去好看一点。

    京玺看着自己主子,有点担心的看着他,火倾羽给他一个放心的眼神,然后叫他一起跟着管家一起去白澜的书房。

    突然火倾羽感到一股凌厉的气息,她心中一惊,这个人的气息带有强烈的杀戮。

    她放出自己的精神力探查,她看到一个身着,金色铠甲,手持黄金宝剑的男人,骑着快马朝这边过来。

    他的容貌跟北越树有一点点的相似,都是浓重的剑眉,刀刻般的脸庞。

    只是他比北北越树看着成熟稳重,而且他的脸庞上,从眼角至嘴角有一块长疤。

    这块长疤让他看起来,有一些狂妄不羁。

    等到火倾羽到达书房的时候,她发现北越树也在这里,她不禁想起了刚才用精神力探查到的那个男人。

    火倾羽一下子就想到了北越臻,那个男人,就是北越臻。

    可是她想不出来,白澜叫她过来干什么?她是一个局外人,叫她过来也没有什么用啊,她不禁疑惑。

    等火倾羽等人进入书房的时候,白澜正在跟北越树讨论着什么,有点口角,看到她就停了下来。

    见到火倾羽进来,白澜就对后面的管家说:“你先去门外等着,拖延一些时间。”

    然后拉过火倾羽对她说:“火小姐,我将北越树托付你希望你带着他离开此地,找一个安全的地方,到时候北越树会告诉你水神石的下落”

    一提到水神石,火倾羽的精神就打起来了:“可以,成交,我会将他护送到安全的地方”

    她来北越就是为了水神石,如今可以知道水神石的下落,她当然会答应,不过这可能会将她卷入北越政治,甚至危险之中。

    她现在可管不了那么多,她还想早点见到君景辰,所以就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这个时候,站在一旁的北越树开口道:“我不需要有一个女人来保护,白澜,你太小瞧我了。”

    不过这白澜却坚持依旧要火倾羽护送他离开。

    突然,火千羽问道:“官兵已经将整个白澜王府包围了,我们该怎样出去?”

    她刚刚又用精神力探测了一下,发现整个白澜王府已经被官兵层层包围,没有通口出去。

    白澜却不紧张:“不用担心,我这里有一个密道是通往我在外面买的一个小院子,你们就从密道离开。”那密道本来就是为这件事情所准备的,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

    火倾羽也没想到白澜也会做跟她同样的事情,挖密道。

    不过火倾羽挖密道是为了风神石,白澜却是为了准备后路。

    说着,白澜就走到一个书桌,书桌的第三本书,他向后转了一圈,随即咔嚓一声。

    白澜身后的书架就向右移动,正好移动出一个像门的通道。

    “你们就从这个通道一直往前走,就会走到另一个出口,你们出去后就一直,往城外走,就不要回来了。”白澜郑重的交代然后催促。

    “白澜,我们走后那你怎么办?”北越树担心的望着白澜,他怕他走过后,北越臻会对他不利。

    “没事,我有我的办法,你不用担心我,你们快点走吧。”白澜说道,想让北越树放宽心。

    他想着,北越树也不至于将他也给抓起来,他就赌一次他们多年前的兄弟情。

    但北越树不肯走,还是火倾羽将他拉着走的,为此北越树特别不爽火倾羽。

    可是火倾羽不理他,依旧冷着脸将他拉走。她既然答应白澜要将北越树送到安全的地发,就一定要做到,而且这还是关于水城石的下落。

    他们刚走白澜就又把那本书转了回来,通道口立即关闭,随后他将那个机关毁坏就出门去迎接北越臻。

    门口,这个时候。官兵前来急触的敲门。

    管家将门打开后,看到是北越臻就恭敬的行着大礼,刚想要开口说话,柏月琴就将他打断。

    北越臻直接下马,走进王府,身后官兵紧随而至,将管家他们围起来。

    正好这个时候,白澜出现,不过官兵依旧带着冰冷的刀气将他围着起来。

    白澜不怒反笑:“这是为何,为何将我围起来?”

    “你还不知道吗?告诉我北越树,你把他藏在哪里了?”北越臻反问道,口中冷冷的开口,不带一丝感情。

    “你是如何得知,北越树在我这里的?”北越树到了他这里也不过几个时辰的时间,北越臻就已经追赶到这里来,看来他的消息很灵通。

    同时心中也骤然一紧,原来他也在他的监视之中。

    “你不用知晓,你只需要告诉我,北越树在哪里,如今他是朝廷重犯,你这是私藏重犯,如果你将它交出来,我就不将追究你。”北越臻说着。

    跳跃的灯火将他的脸上的疤痕映称的恐怖起来。

    白澜知道这条疤还是北越臻出征时候留下的,从那个时候起,他脸上这个疤痕就从来没有消失过。

    也就是从那个时候起,北越臻就开始争夺名利,变得不像以前的那个阿秦。

    “你来晚了一步,他已经走了。”白澜淡淡的说道。

    “别以为本王不敢动你,你公然对抗本王,对你只有坏处,没有好处,现在你还有机会说出北越树的下落。”

    “好啊,那就来吧,我是不会说出他的下落的。”白澜无所谓的说道。

    夜晚的风,凉凉的,将他随意披散的头发吹起来,有一股随意的美丽。

    白澜低头,用手捋了捋自己如绸缎般的头发。

    刚刚他通过低头的时候,左眼已经看到北越树他们已经离开了通道,那么现在他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可以很好,白澜王公然私藏罪犯北越树,助其逃脱,与其府内所有人,杀无赦!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