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嫡女狂妃:邪王,狠狠爱 第三百六十七章流氓

时间:2018-10-17作者:水轻轻

    他刀刻般的脸庞,有棱有角,浓浓的剑眉,身材魁梧。

    本是一个给人一个有安全感的公子,现在带着痞笑,怎么看都让火倾羽觉得这是一个流氓。

    火倾羽一脸戒备的看着她,对于这个能够发现她的追踪,而且还能悄无声息的站在她后面的男人,不得不防备。

    男子依旧带着痞笑,慢慢的向火倾羽靠近,火倾羽从空间法器里面直接拿出一把利刃向他飞过去。

    利刃又快,又准又狠,男子不得不后退躲避对方飞来的利刃。

    男子脸色阴沉,因为他发现,火倾羽飞来的利刃射向他的命根子,这意在让他断子绝孙啊。

    他脸色阴沉,运转灵力想要将火倾羽请拿下来。

    火倾羽看到对方想要将自己拿下,斧头利刃银针,毒针,全都向他飞过去。

    这些暗器所对的都是他的要害之处。

    “小美女,看你还有多少的暗器,全都使出来吧。”白衣男子痞里痞气的说道。

    “好啊,本姑娘这就给你瞧瞧。”说完火倾羽毫不客气的将十八般武器全都释放出来。

    咻咻咻的全都射将他,白衣男子迅速的躲避,他没想到这个如玫瑰一般冷冽的女子,居然会有这么多的暗器。

    他有点后悔招惹这个美女了,因为他发现这些暗器上,无论大小,上面都淬有剧毒。

    就这样,两人在这个小院落上交手。

    这时候房顶上出现一个白衣男子,这个人正是白澜,他好笑的看着,底下刀锋相对的两个人。

    自火倾羽看到白影的时候,他的左眼也同样看到,第一眼就认出那个人是北越树。

    只是碍于身上有要事要办,没有及时赶来,等他赶过来的时候,没想到两个人已经打起来了。

    他看得出北越树只是想逗逗火倾羽,他也知道北越树在这个会女子手上吃亏。

    毕竟这个是连两头圣阶狮鹫都能打败的人,对付北越树肯定不是问题。

    而且火倾羽也是对北越树留有后手,发出暗器所对的地方虽然都是要害处,但却偏了那么一寸,并没有真正射到他的要害处。

    果然,这个时候北越树躲避不及,一饼小刀划破了衣服,同时也将手臂划伤了,他的手臂立马就肿得老高。

    这个时候火倾羽还嘲讽了一句:“兄台,你的肿瘤快将衣服撑破了。”

    北越树大怒,自己第一次栽女子手里,今天无论如何也要讨回颜面。

    可是手臂上的剧痛,让他发不出力气,只得咬牙切齿的盯着火倾羽。

    而后又不满的,看着房顶上的白澜:“快来将你的小刺猬带走,这样放出来伤人,可不是好的。”

    火倾羽自然知道白澜已经来到这里,在他从房顶出现的时候,她就已经感受到他的气息。

    所以现在并不感到惊讶,更加认为这个人跟白澜是好友关系。

    故此,她用的暗器上面用的并不是剧毒,而是能够让人失去力气和发出疼痛的药。

    不然的话如果一般人沾到利刃上的毒,都会顷刻间化为血水。

    白澜飞身从房顶上下来,好笑的看着北越树,而后又对火倾羽说道:“这个是北越树,是我的朋友,刚刚的可能有所误会”

    “的确是有一些误会,本小姐见他鬼鬼祟祟的,还以为是白澜府里进了小贼呢?”火倾羽不客气的说道。

    因为刚刚北越树居然偷偷的对她说了一句刺猬。

    两人跟着白澜进到书房里,白澜并没有避讳火倾羽在这里。

    开口向北越树问道:“你到这里来所为何事?”虽然他心有所感,但还是问了一下。

    这个时候,刚刚一年痞气的北越树现在严肃起来道:“阿秦夺了兵权,现在他的权力甚大,想要独揽权力在一人身上,甚至不惜对我出手。”

    顿了顿,又补充的说:“现在都不能叫他阿秦呢,他现在是北越臻,已经不是他们认识的阿秦了。”

    北越树这样说,这显然是对北月琴失望至极。

    白澜也是一阵皱眉,他现在突然很想念小的时候。

    小的时候他经常进宫,就会看到北越树和北越臻两兄弟,然后跟他们成为了好朋友。

    他们经常形影不离,北越树比较活泼,而北越臻性格沉稳。

    他跟北越树经常闯祸,都是北越臻帮他们收拾烂摊子。

    可是长大了,都经不住权力的诱惑,对人对事,心中都有所防备,都不再像小的时候那样单纯美好了。

    “你藏在我这里也不是办法,你先在我这里休息一晚上,明早我就送你出城,远离这个是非之地。”白澜说道。

    既然现在的北越臻已经不再是小的时候的那个,以他的性格,一定会对北越树出手。

    火倾羽自白澜的书房离开过后,就一人走回到屋子里,叫来京玺。

    吩咐他,她晚上不吃饭了,如果有人找她,就说她已经睡下了。

    然后,火倾羽叫京玺在房间里布置法阵,就开始炼制自己的丹药。

    火倾羽在回来的路上再三考虑,京城这几日可能会有大乱。

    她必须得备些许丹药,到时候这些丹药也许派得上大用。

    火倾羽盘坐在床上,然后对着身旁的炼药炉,往里面投草药。

    不多时,周围的灵力都汇聚成一个个小小的漩涡,然后往炼丹炉里面涌去。

    京玺在一旁看得出神,这是他第一次看到炼药师炼药,也是第一次知道自己的主子居然是一个炼药师。

    主子现在不仅实力高,而且还是一个炼药师,这么高的身份说出去,一定会有很多人拉拢。

    不多时京玺就知道主子为什么叫他布置法阵了,因为周围的灵力越来越浓聚,这样定会引人注目。

    火倾羽看到里面的丹药逐渐成形,然后她全神贯注的看着炼丹炉里面。

    很快,她的脸上就布满了汗珠,因为,丹药快要出炉了。

    这是最关键的时候,一个不好,丹药的品质就会下降。

    终于在火倾羽的细心守护下,六颗丹药从丹炉里飞出,稳稳地落在火青雨的手上,火倾羽立马用瓶子将它们装了起来。

    六颗全都是四品丹药,要知道在外面,即便是一颗四品丹药,也会炒出天价,而火倾羽居然一次性炼出了六颗。

    火倾羽还是低估了炼丹所需要的灵力和精神力,她现在只炼制了六颗四品丹药而已,全身都已经虚脱了。

    只是她不知道这已经很逆天了,别人炼一颗四品丹药都需要很久,她居然一次性都可以炼制六颗出来。

    火倾羽稍微收拾了一下,然后补充了自己的精神力和灵力,让自己恢复到九成的时候。

    火星语又开始往炼丹炉里面投掷药材,这一次她投的药材比上一次年份更久远,更珍贵。

    这次炼丹炉就剧烈的震动起来,火倾羽瞳孔紧缩,再次运用灵力将丹炉压制下来。

    然后将丹奴里面的一颗光球分成三个部分,她知道如果不这样做,接下来可能就有麻烦了。

    京玺这次再次紧张起来,因为他发现周围的灵力比上一次更加浓烈了,这次的漩涡不比上一次的小,反而大了两三倍。

    与此同时同样盘坐在床上的白澜睁开了眼睛,他三步并作两步走到窗前,盯了盯东南方向,那里有一个个灵力漩涡形成。

    他瞳孔紧缩,左眼黑色变成蓝色。只在眨眼间,她的瞳孔就是一色了。

    他清楚的看到火倾羽与那边正在发生的事情,心中一惊,没想到火倾羽的身份居然这么大。

    白澜转身走出房外,他来到西厢房一个房间,推门走了进去,正好看见北越树正在用晚餐。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