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嫡女狂妃:邪王,狠狠爱 第三百四十九章刺客

时间:2018-10-17作者:水轻轻

    她在信里面写着让西胜云派几个身手矫健的杀手,来刺杀自己,她这次想到要留下的借口就是受伤。

    她等了没一会儿之后京玺就从窗子那里翻了上来。

    “怎么样,办妥了吗?”

    他点了点头:“嗯,那封信我亲手交到他手上,他大约派了六七个人来,一刻钟之后就会行动。”

    她听到他如此说,那颗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

    现在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

    过了一刻钟之后,她紧接着就听到了外面的声音,那应该是门口守着的侍卫倒地的声音。

    她嘴角划起了一抹冷笑,牙牙这次并未回到空间。

    没一会儿,门就被一脚踹开了,外面似乎很是闹腾,看样子应该是故意让人发现了。

    两三个黑衣人闯了进来,不着痕迹的对着她点了点头。

    她紧接着就与一个黑衣人缠斗起来,她这次不仅要受伤,而且还不能让东晋麟看出来,否则他万一发现什么端倪,自己接下来要查的事恐怕就有点麻烦了。

    没过一会儿,东晋麟就带着一个侍卫进来了。

    她看着这一幕,心里面嘲讽极了,看来这人还真是迫不及待的想要把牙牙给逼出来,进来的时候居然只带了一个人,做得这么明显,就怕别人看不出来一样。

    东晋麟站在了门口,脸上是一脸担忧的样子:“王女,刚才我和那些侍卫都受了点伤,眼下头晕脑胀,也只能靠你自己了。”

    他一脚踹向了旁边一个待卫:“蠢货,看着干什么还不赶紧上去帮王女。”

    那侍卫听了他的话之后,这才慢吞吞的上来帮她对付那些黑衣人。

    她身边围着三个黑衣人,她故意用腿一扫,那个黑衣人紧接着就用刀在她腿上砍了一刀,不过伤口却不深,关键是他砍的地方恰到好处,血很快就顺着腿流了下来,看着倒是挺严重的。

    她紧接着一掌拍向了那个黑衣人,那个黑衣人后退了几步,给了她一个眼神。

    转到了窗口边,恨恨的瞪着她:“算你狠,兄弟们先撤。”

    紧接着这几个人就撤走了,牙牙这时候才从屏风里面走了出来。

    东晋麟看到他的时候眼前一亮,眼里全是贪婪,恨不得一把把他抢过来。

    牙牙大步跑过来,急忙把她扶到了床边,一脸担忧的看着她:“娘亲,你没事吧,天哪,怎么流了这么多血。”

    火倾羽看着他那夸张的表演,满头黑线,喂,能不能走点心?

    可是东晋麟现在满脑子都是欣喜,根本没有去注意这些。

    京玺拿来了纱布,已经帮她把伤口包扎好。

    他过了片刻,这才走了上来:“王女,你没事吧,要不要紧。”

    因为刚才她故意用力伤口的血又再次渗了出来,看上去好像很严重一样。

    她装作一脸虚弱的样子:“二公子,刚才,那个刺客伤了我的筋骨,我恐怕一时半会儿不能回去了。”

    他一脸为难的样子:“可是父王已经下了口谕,这……”

    他虽然面上一片为难担忧的样子,心里想的却是接下来怎么对付她,想着要在回去的途中趁她病要她命,然后一不做二不休把牙牙直接抢过来。

    她一脸于心不忍的样子:“唉,我也知道你的难处,不如这样吧,我让我身边的两个人想跟你一起回去,等我养好伤之后再回来,虽然这样有些为难你,可是现在也没有办法了。”

    东晋麟听到她如此一说,心里早就已经喜出望外了,这还真是睡觉就有人送枕头,可是他毕竟是只狐狸,脸上上始终没有显露出来。

    他却不知道自己早就被某人给坑了。

    他故意犹豫了一会儿,最后还是答应了:“既然如此,那好吧,我们就先启程回去,给你的伤养好了再回来吧,我回去会跟父王说清楚的。”

    她‘虚弱’的点了点头:“那就多谢二公子了。”

    他现在高兴的恨不得立刻庆祝一番,可是还是装作一脸担忧的样子:“这腿伤可不是小事儿,得慢慢养,现在天色已经晚了,我就不打扰你了。”

    她满脸感激的看着他:“京玺,你替我送二公子出去吧。”

    等到门关上的那一刻,她那满脸虚弱的样子完全不见了,从床上一跃而起。

    非常正常的走到了桌边,端起茶壶倒了一杯水:“跟这个傻子说了半天口都渴了。”

    两人自然明白他口里的这个傻子是谁,嘴角都露出了一抹笑意。

    牙牙对于她如此快的变脸速度也是醉了。

    火倾羽心里面还是担忧,嘱咐他们:“你们回去之后记住,千万别相信任何一个人,还有牙牙,你现在身负青龙之力,记住,一定要千万小心,千万别被那个人控制了。”

    牙牙一脸不在乎的样子:“娘亲,你就放心吧,就凭他还奈何不了我。”

    她看着他这个样子,心里还是隐隐有些担心:“东晋麟可是只狐狸,他做事非常狠辣,你们千万别在明面上跟他把脸皮撕破了。”

    京玺点了点头:“嗯,主子,你放心吧,在你回来之前我一定会看好他的。”

    杨雅听见他这番话,撇了撇嘴:“哼,我这么厉害,有谁能够打败我。”

    她见惯了他厚脸皮的样子,这下子倒是全部免疫了,不过,牙牙虽然性格有些天真,可是还是十分机灵的,应该是不会出什么太大的意外。

    第二天一早,东晋麟就迫不及待的准备启程了,牙牙跟她依依不舍的告别,最后才终于跟京玺一起走了。

    她依然躺在床上,还是昨天那副虚弱的样子,东晋麟亲眼看到她受伤流了那么多血,倒也没有太多怀疑。

    她站在驿管的房间里面,看着那一队马车渐渐远去。

    她这才换下了一身的衣裙换上了一身利于行动的劲装。

    不过她并没有急着离开,而是在房间里又等了一会儿。

    依她对东晋麟那小心翼翼性格的了解,他必定会派人回来看她是否在这里。

    果然没过一会就听见了房顶上传来的声响,她直接跳上了床,用被子盖着闭上眼睛。

    那个一身黑衣的人掀开了一个瓦片,探着脑袋往下面一看就看到她躺在床上睡着了的样子。

    他紧接着又观察了一会儿,发现确定没有什么异常才离开。

    在他把瓦片重新盖上那一刻,火倾羽的眼睛一下子就睁开了,视线看着那个黑衣人刚才站的位置,嘴角边露出了一抹得逞的笑意。

    她紧接着直接从窗口离开,然后直奔西胜云的府邸而去,她这次是从院墙直接翻进去的,并没有直接走大门。

    她进来之后依照信上所说的直接去了书房。

    这次,门口换了两个待卫,不过这两人这次倒是没有再像上次那样拦住她了,她径直直接走进了他的书房。

    果然,他已经在里面等她了。

    他听见声音之后手上的笔微微一顿,紧接着又继续书写:“怎么样了,事情可还顺利。”

    她直接一屁股坐到他旁边的椅子上:“嗯,我已经让牙牙和京玺跟着东晋麟一起回去了”

    西胜云听到这里嗤笑了声:“呵,你倒真的放心。”

    “有什么好不放心的,我相信他们两个,不过话说,这次的事情多谢你了。”

    他放下了手里的笔:“不用,不过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她叹息了一声:“唉,接下来我就要先去凌风城了,我先去打听一下有没有消息,去见一见那个无所不知的阁主。”

    他拿起了泡茶的工具,一边泡茶一边同她讲话:“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出发。”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