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嫡女狂妃:邪王,狠狠爱 第三百四十二章刻意接近

时间:2018-10-17作者:水轻轻

    那侍卫不耐烦,又踹了她一脚:“既然你如此不识好歹,就别怪我了了。”

    火倾羽看着那个侍卫,都皱了皱眉头。

    那侍卫紧接着又对那个小宫女拳脚相加,牙牙早就已经看不下去了,正想出手的时候却看到亭子那边走过来了一个人。

    他走过去之后一脚踢在那个待卫背上。

    那侍卫转过身来,看见眼前的人急忙跪在地上:“二殿下。”

    他冷着一张脸,看着眼前的待卫:“光天化日之下,你在干什么,既然如此欺一个女人,亏你还是出中待卫,简直丢脸,自己下去领五十军棍。”

    那侍卫却一下子跪在他的面前:“二殿下,我求求你,饶过我吧,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从此以后我再也不敢了。”

    他本来就是靠着家里的关系,才在宫里混了一个待卫当,从小在家里就娇生惯养,又那里吃过这样的苦,他一巴掌扇到自己脸上:“二殿下,我错了,求求你饶过我吧,都是这个贱人先来勾引我的。”

    那宫女却一脸无辜跪在他面前,那张小脸哭得梨花带雨,看着就非常可怜:“二殿下,奴婢绝对没有,是他一直对我有狼子野心的想法,我却一直没有搭理他,所以说他今天才恼羞成怒。”

    他紧接着直接吩咐身后两个侍卫:“这样的人不配待在宫里,直接把他赶出去吧。”

    那两个侍卫紧接着就把他拖出去了,他却一路都在喊着冤枉。

    他紧接着御尊降贵的扶起了那个宫女:“好了,我现在已经把他赶出去了,从今以后你就不用再担忧了。”

    那宫女一脸感激跪在他面前:“多谢二殿下,二殿下大恩,奴婢无以为报,来生一定做猪做狗报答您。”

    他紧接着又对那个小宫女好一番安慰,那小宫女紧接着才退了下去。

    他紧接着又往前走了两步,故意装作才看火倾羽的样子,一脸的惊讶:“你就是我父皇册封的那位王女殿下吧。”

    她淡淡点了点头,看着眼前这个二殿下:“那位长老可是到处造谣说我杀了你哥哥,你难道就不恨我吗?”

    他听了之后,故意装作一脸老实的样子,挠了挠头,笑得一脸憨厚:“我相信能够得到青龙之力的人不是坏人,况且我哥哥的个性我也知道,他……唉。”

    火倾羽倒是来到这里之后头一次看见对自己没有敌意的人。

    “你们是在这里逛花园吗,要不然我带你逛逛吧,你们刚刚来这里,还没有熟悉宫里的路,这里很大很容易迷路。”

    他看样子笑得像个邻家小弟弟似的,一脸无害。

    她点了点头:“那就劳烦二殿下了。”

    天紧接着带她一路逛着花园,倒也没有发生什么,安安静静的,时不时的会为她讲着一些花的品种。

    他状似不经意的问:“平时经常跟在你身边的那个小孩呢,他今天怎么没跟你一起。”

    她听他这么一问,倒也没多想:“他在大殿里没出来。”

    他眼里闪过一抹精光:“哦,这样啊,你和那个孩子什么关系啊。”

    她听到这里,心里就有点奇怪了,抱歉的对他笑了笑:“这件事情,我不方便回答。”

    他脸上带着无所谓的笑:“没事,就是随便问一问罢了。”

    她虽然听到他如此说,可是心里面还是觉得怪怪的,总感觉有哪里不对劲,他这么关注牙牙干什么,难道……

    她心里暗自猜测,一时间却也不敢下肯定的定论。

    她走了半天之后,故意装作一脸疲惫的样子:“抱歉,我现在该回去了,昨天晚上发生了一点事,我整宿都没睡好觉。”

    他听了之后倒也没有多做纠缠:“那我送你回去吧。”

    他紧接着一路把她送回了宫里。

    火倾羽再进到大殿那一刻,脸色却突然沉了下来,她可不相信一个在皇宫里能活下来的皇子会这么单纯无害他这次来恐怕也是带着不可告人的目的。

    他那样子恐怕是得到了些什么,看来得提防着些他了。

    她心里暗暗这样想,把牙牙也放了出来。

    三人晚上吃饭的时候,她提了一下这件事。

    牙牙却一脸单纯:“我觉得你说的那个人挺好的呀,有什么不对劲的。”

    火倾羽敲了敲她的脑袋:“你觉得一个与你毫不相干的人,不断打听你的消息是为了什么。”

    京玺听了之后,心里也觉得怪怪的:“主子,我也觉得那个二殿下不安好心,他会不会已经知道什么了,不然他干嘛打听牙牙。”

    她脸色有些深沉,眼里闪过一道流光:“你所说的这件事情也并不是不无可能,他说不定真的知道了牙牙的身份,不然今天不会这样,平白无故一而再地打听他。”

    她话音刚落,突然听到窗边有一阵鸟叫声。

    她走了过去,打开了窗户,发现外面有一只鸽子一般大小的鸟。

    她看到了鸟的脚上有一个小筒,她伸手把上面的小筒取了下来,把小鸟给了一旁的牙牙。

    牙牙看见这只小鸟倒是满眼的兴趣:“这只鸟可真肥,说不定还能炖一锅汤呢。”

    那只鸟儿仿佛是听懂了他讲的话,扑打着翅膀挣扎着从他手里飞了出来。

    火倾羽有些哭笑不得的看了他一眼:“你不是刚刚才,吃了饭吗,怎么一会儿又饿了。”

    牙牙脸色有些微红。

    她把竹筒给打开,将里面的小纸条取了出来。

    牙牙不够高,够着想要来看:“娘亲,西胜云到底在信上面写了些什么?”

    她把这封信用一旁的火给点燃了,直到完全烧的只剩下灰。

    她眼神里面有一丝幽光:“他告诉我说西胜王族的祭祀礼要到了,让我赶紧过去。”

    她说完这两句之后就再也没说话了,牙牙听着有些焦急:“他就只说了这两句啊,西胜王族祭礼关我们什么事儿啊?”

    她淡淡摇了摇头:“不,我相信他写这两句话绝对没有这么简单,想来他应该是发现什么了,他平时性格很是警惕,虽然在信里面没有明着说出来,可是我相信他发现的事情绝对与这次西胜王族祭礼有关,看来得尽快找个时间去西性一趟了。”

    她紧接着第二天就去面见了东晋王。

    她进到里面之后行了个礼,东晋王虽然心里面恨她恨得要死,可是面上也只能乐呵呵的:“你今天来找朕是有什么事吗?”

    她面色不卑不亢与他对视:“是这样的,我之前曾经与西胜国的西胜宁是好友,他这两天写信说西胜国祭礼到了,想要请我去参观一番,我今日特地来跟王上说一声。”

    他听到她这番话之后,恨不得把桌子上的玉玺往她脸上直接扔过去。

    她这番话实在是说得太巧妙了,她这次特地说了是西胜国西胜宁相邀,所以这就牵扯到了两国友好之事,而且她的语气完全不像是与他商量,反而更像是通知。

    他听到之后当然气得不行,脸上的笑都差点没绷得住。

    这时候外面东晋麟却走了进来,跪在大殿中央:“父王,从这里到西胜国路途遥远,儿臣请求与王女同行。”

    他眼睛里闪过一丝精光,看着眼前这个平时默默无闻的二儿子:“好,既然如此麟儿,那你可要好好保护王女。”

    他故记得把保护二字着重强调,他低着头眼里闪过一丝幽光:“是。”

    紧接着,二人离开了大殿。

    他冲她腼腆的笑了笑:“抱歉,没有征求你的意见,我也是怕我父皇对你不利,我父王从小就很喜欢我大哥,我在平日他眼里就像一团空气。”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