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嫡女狂妃:邪王,狠狠爱 第三百三十九章宴会刺杀

时间:2018-10-17作者:水轻轻

    她看着眼前这两个人紧张的样子,心里面生出了一丝恶作剧的想法。

    她故意装作一脸虚弱的样子:“我感觉四肢无力,胸口好疼。”

    听到她如此一说御医和宫女还以为是她已经毒气攻心所以回光返照,一时间心里有些窃喜。

    她紧接着一下子闭上了眼睛,两人脸上的表情已经快崩不住,眼里一片喜出望外,还以为她终于死了。

    结果没想到她再次睁开了眼睛,还支撑着从床上坐了起来,牙牙急忙上去扶她。

    两个人一看到这个情况顿时就惊呆了。

    御医满脸的不敢置信:“殿下,你刚才不是说不舒服吗,现在怎么起来了?”

    她轻轻地按了按太阳穴,那一张小脸儿渐渐也红润起来:“唉,说来也奇怪,我刚刚感觉胸口那里好像有两股力量在撕扯,全身上下不舒服极了,可是没想到啊,我过了一会儿又感觉好了很多,怎么,看你们两个的表情是很不希望我好吗?”

    两个人听见她这么一番话,直接害怕又紧张的跪在地上,头急忙低了下来,就怕她看出什么端倪。

    “奴婢不敢,奴婢只是太高兴了。”

    她看着面前这两个人的反应,也觉得很好笑。

    那太医巍巍颤颤的站了起来,伸手向她行了一个礼:“那微臣就先退下了。”

    他请接着逃也似的拿起了医药箱,急忙就离开了。

    她看了一眼地上跪着的这个宫女,一双眼里满是厌恶:“好了,我想休息一下,你先下去吧。”

    那宫女紧接着乖乖退了出去。

    牙牙看着眼前这个老头远去的背影,心里很不爽:“娘亲,这个人竟然想帮着那个人害死你,要不要给他一点颜色瞧瞧。”

    她却一屁股坐到凳子上面,京玺给她倒了一杯茶,她正讲话讲的口干舌燥,喝了一口水之后,才淡淡摇了摇头。

    “不,用不着,想必有人为了不泄露出去,也一定会杀人灭口,况且他这次没能完成那人给的任务,回去,想必也好受不了多少。”

    那御医纠结了一番最终还是回去复命了,他只求王上不要迁怒自己的家人。

    他进入大殿中之后,那个在大殿中央走来走去的人一下子急忙走了上来:“怎么样,那个人死了没有。”

    御医一脸的灰败跪在他面前:“皇上,臣办事不力,她毒已经解了。”

    他听见这个消息一脸的不敢相信,一下子就呆住了,紧接着怒火攻心直接就一脚踹在了这个御医身上,那御医本来就已经年老,被他这一脚踹得口吐鲜血。

    旁边的大长老,这时候表情也不大好看,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也是一脸懵逼。

    他两个眼睛充血,看上去红红的可怕极了:“朕不是让你去给他下毒吗,为何现在反倒把毒给解了。”

    他于是只好把事情一五一十告诉了他:“王上,可能是她之前所中的毒正好和这次的制毒之药相克,所以自然就相互抵制,才会导致这毒一下子就解开了。”

    他直接大声吼道:“待卫呢,赶紧进来,把这个老家伙给我拖出去,关进地牢里面。”

    紧接着,外面一队侍卫急忙冲了进来把他押了下去。

    他也并没有反抗,一脸的面如死灰。

    他还没有完全接受这个事实,听到外面的太监又尖声尖气的叫道:“王女殿下到。”

    他转过了身就看到她从殿外走了进来,看那样子,小脸红润,果然是一点事情也没有了。

    他这时候脸色仍然不太好看。

    她进来之后向他行了个礼:“多谢王上派出这样一位神医来替我解毒,我感激不尽。”

    他本来就沉着的脸听见她这句话之后,像是便秘了一样,脸色一会儿白一会儿青的。

    他现在都恨不得一剑砍了她,若不是顾及她的身份。

    谁能体会他现在心里面的感受,他明明是派出人要去杀她,可是没想到却阴差阳错把她救了,这种事情也着实是能把他气死。

    火倾羽却偏偏还在一旁故意刺激他:“皇上这是生病了吗,还请你千万保重身体才是,不如让之前那个神医给你瞧瞧吧。”

    她说后面一句话的时候脸上的笑意早就已经憋不住了,旁边的大长老看着这一幕,也觉得越发刺眼,脸色也没能好看到哪里去?

    于是两人这次也只好吃了这个亏,他们现在的心情就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明明眼看着就要死了,没想到最后竟然演变成这样。

    她紧接着又施然行了个礼:“竟然王上不舒服,那我就先告退了。”

    她才刚刚出来,就听到里面噼里啪啦的声音。

    他生气的把桌子上那些东西全都掀在了地上,大殿里面一片狼藉。

    他心中的怒气却不知道向谁发出来,他满脸阴沉的直接去了地牢。

    浴衣现在已经被挂在了一个十字架上面,身上一套白色的囚服。

    他直接拿起一旁的鞭子,一鞭子打在他身上,他疼得叫出了声来:“啊……”

    他紧接着拼尽全力打了二十多鞭,他打的身上甚至都出了汗,心里的怒火却久久没有散去。

    脱去外袍之后,转过身来,又一鞭子打下去,他紧接着就晕了过去。

    他直接吩咐旁边的人向他泼去了一盆辣椒水,他疼的直接醒了过来,身上的伤口已经不成样子,因为喊久了叫声都有些嘶哑。

    他紧接着又拿起一盆火炭盆里的一把烫得火红火红的钳子,直接向他烫了过去。

    他疼的甚至都开始翻白眼,最后终于支撑不住。

    旁边的侍卫上去探了探气,转过了身来跪在了他面前:“王上,人现在已经死了。”

    他把手上的刑具丢在地上:“哼,他这下子倒是解脱了,朕心里的怒气可还没发出来呢,传令下去,将他满门抄斩,一个不留。”

    第二天就有消息传出来说是宫里的一位御医不知道得罪了谁,竟然被灭了满门,就连尚在襁褓中的婴儿也没有放过。

    她听到了这个消息倒是没有太大反应,她并不是圣母,也不会救一个想杀了她的人的后代,这一切只能怪他自己助纣为虐。

    她紧接着接下来的这几天倒是有了片刻的安宁。

    她每天晚上都会在给那些宫女下药,这些人每天晚上都睡得不能再死了,几个人纷纷潜到皇宫里去找看有没有关于她想要查的东西?

    可是几个人几乎把皇宫翻了一个底朝天,却都没有任何发现,她一时间也有些挫败。

    她其实心里大概也料到了,这个东晋王本来就是一个老狐狸,做人又比较谨慎,说不定早就把有关的证据毁灭掉了,又哪里会让他这么轻易的翻出来?

    她最终也没了办法,心里只好期待西胜云那里会有一点进展。

    第二天,一个太监突然闯了进来,他进来之后向她行了一个礼:“殿下,王上今晚邀你去大殿参加一个赏花宴会,还请到时候准时到达。”

    她点了点头:“嗯,知道了。”

    他紧接着又对她行了个礼,一甩手上的拂尘:“那奴才就先行退下了。”

    牙牙却不相信那个什么东晋王会这么好心,就单纯的邀请她去参加什么赏花宴会,心中不免有些担忧:“娘亲,那个人又要闹什么幺蛾子。”

    她看着那个出去的太监:“哼,他恐怕是看见上次没有得手,这次心中又按捺不住了,又想找个机会再次对我下手吧。”

    京玺听到她如此说,眉头皱了皱:“那主子今晚上可要去。”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