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嫡女狂妃:邪王,狠狠爱 第三百二十九章拉笼

时间:2018-10-17作者:水轻轻

    北越雪那一脸更是骄傲得意:“不然呢,你倒是说说想把我怎么样啊!”

    她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北越雪,君子之仇,我必定相报,日后还希望你别来求我。”

    她听了之后却狂妄的大笑:“哈哈哈,求你,简直是笑话,我倒是要看看你怎么报仇,我哥哥怕你,我可不怕。”

    她最后气得直接拂袖而去。

    出来的时候就看见等在门口的牙牙和京玺。

    两人看见她气冲冲的,还有些好奇。

    牙牙小心翼翼的询问:“娘亲,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变故了?”

    她一口牙咬的咯吱作响:“那北越雪收了我的丹药之后却又反悔了,她的身份摆在那里,我也不能对她怎么样,真的是从来没这么憋屈过。”

    牙牙拍了拍她的背,安慰她:“又不只有她一个人知道,我们可以去问问别人嘛。”

    到时候东晋锡突然从后面追了上来:“我刚才看见火姑娘进去了北越国的驿管,出来的时候不小心就听到你们的讲话了。”

    火倾羽看到这个人心里懊恼,怪自己一时大意,却没有发现有人跟着他们,看来这回确实是气冲了头。

    她冷眼看着他:“所以呢,大公子想要说些什么?”

    东晋锡看着她这个样子,倒是无奈的摇了摇头:“你放心吧,我并无恶意,只是友情提示的告诉你,这次的天雷之力牵扯到四大王族最大的秘密,你即使去问北越雪也肯定打听不到什么,这次的事情只有王室的一些直系知道,或者,只有那些地位及其高的人知道一二,就算北越雪或许知道什么她也不会告诉你,因为这件事牵扯到四国王室。”

    她一下子禁了声,没有再说话,目光看着他,深沉幽暗,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火倾羽回到客栈之后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

    牙牙在外面一个劲的敲门:“娘亲,你怎么了。”

    她深吸一口气,尽量的放轻自己的情绪:“我没事儿,是今天的事情有些乱,我想静静,今天都不要来吵我。”

    牙牙听到她没事之后,这才放了心。

    火倾羽在房间里沉思了许久,她突然之间想到了西胜云,他可是西胜国的大公子,或许他知道些什么也不一定。

    她直接把火云剑拿了出来,一会儿他的魂魄就慢悠悠从里面飘出来了,要是是个胆小的,在这里早就被吓昏了。

    西胜云倒是有些好奇,为什么她竟然会超自己出来:“怎么了?”

    她目光直盯盯的看着他:“上次天雷之地的那些事情你知不知道?”

    他淡淡摇了摇头,我虽然是大公子,可是我却是庶出,我的生母并不是我父王的妻子,这件事情是接触的新生王族的核心势力,所以这次的事情我也不知道!

    她听到这里,不免有些失望:“唉,算了你回去吧。”

    第二日又有一个待卫来告诉她,说是什么王族之战即将开启,这次设置的地方就在烽火台那边,烽火台就在这座城的中心地带。

    她这回倒是没有拒绝,表示自己会去。

    她可没有忘记还要替西胜云报仇,她也想早日解决完这边的事。

    她第二天着了一身红色的劲装就和牙牙京玺一起去了烽火台。

    这边今天非常热闹,有很多人来围观,她却一向不是很喜欢这种热闹的场地。

    这次四大王族的人倒是来齐了,她在场地内看到了一些熟悉的面孔,有南凌诀北越雪和北越臻西胜宁,东晋锡,来的这些可都是王族的代表人物,身份那真不是一般的珍贵。

    火倾羽一出现在这里,就被很多人围住,有不少人同她寒暄,这些人大多都是在上次宴会上知道她五阶炼药师身份的人。

    她在那里站久了,又听着这些人在耳边蚊子似的声音心中有点不耐烦。

    她这时候去看见一个人从那边走了过来,来人正是西胜宁。

    他是昨天才到的,所以并不知道上次宴会上的事情,不过他昨天到的时候,已经有人跟他说清楚了。

    他现在地位也不是十分稳固,所以当然想要拉拢一下周围五阶的炼丹师,这一看,没想到竟然是个熟人。

    他笑着从后面走了过来,那些人看到之后,也纷纷让了一条道,毕竟这人有可能是未来西胜的继承人,他们还是轻易得罪不起的。

    他紧接着径直走向了她,她虽然看着人有些厌恶,却也没有表现出来,毕竟有些事心里明白就行了。

    西胜宁进来之后故意装作一副惊讶的样子:“呀,火姑娘竟然是你。”

    旁边有一个人小心翼翼的问道:“莫非殿下和这位姑娘认识。”

    他笑了笑,这才解释:“我们好久之前就已经认识了,不过后来她一直在外历练,倒是没有见到她。”

    火倾羽对这人这种脸皮厚到令人发指的态度也是醉了,他们明明不过就只有一两面之缘,而且貌似之前还有过仇,这个人却故意装成他们关系很好是老相识的样子给谁看?

    牙牙扯了扯京玺的衣袖:“这人之前不是和娘亲有仇吗,现在怎么突然一副这样的态度。”

    京无语的叹息一声,戳了戳他的头:“唉,你傻呀,这个人不就明摆着想拉拢主子吗。”

    牙牙听了之后一副厌恶的样子:“咦,这人也未免太不要脸,太恶心了点儿吧,之前那副嘴脸现在却,啧啧啧。”

    西胜宁看着她一脸笑意:“我也是昨日刚到,才听说这里已经有一个五阶的炼丹师,今日过来一瞧,没想到竟然是火姑娘你,这倒也真是巧了,没想到你年纪轻轻就有如此作为。”

    他这番话不但拉近了与她的距离,而且还恭维了她,若是其他人被这样夸赞一番,早就已经被迷得晕天转地,不知道东南西北了,可惜了,她并不是其他人。

    火倾羽对她今日这番夸赞倒是不是很感冒,不过表面的样子还是得做。

    她脸上仍然笑嘻嘻的应答:“哪有,公子作为也是非凡呢。”

    她这句话暗藏了一些讽刺的语气,他却好像没听出来似的,还笑呵呵的应了,旁边的人更觉得这两人关系非凡。

    他与她虚以委蛇了一番,终于进入正题:“火姑娘竟然有如此作为,那我现在代表西胜王族,聘请姑娘来做客卿如何,姑娘所要的资源我必定双手奉上,你要是答应了也是我国的贵宾,或者姑娘有什么条件尽管开。”

    她这次倒是没有直接拒绝,反而是故作犹豫的样子:“这件事情让我回去考虑考虑吧。”

    西胜宁听她如此一说就知道有戏,倒也没有逼她,只是说让她回去好好考虑,他不着急。

    火倾羽转过身的那一刹那,嘴角却是挂起一抹冷笑,与刚才的样子截然相反。

    她根本就不可能去西胜国做什么客卿长老,但是她也没有忘了还要替西胜云报仇,可是她也明白一个道理,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

    她呆了一会儿之后,发现并没有什么意思,索性就想直接回客栈了。

    牙牙跟在她身边,一路喋喋不休:“娘亲,我觉得刚才那个男人太恶心了,有句词怎么形容来着,哦,作做,这个词形容他再合适不过了,不过你为什么还要考虑不直接拒绝他呢?”

    她盯着前面那个人,眼神幽深:“你可别忘了,我们还要替一个人报仇,收拾你爹爹留下来的烂摊子,正所谓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我并不是很了解他,当然也必定是有把握了才会出手。”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