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嫡女狂妃:邪王,狠狠爱 第三百二十六章巴结

时间:2018-10-17作者:水轻轻

    她走过去之后一鞭甩了出去,然而没想到她却一下子躲开了。

    火倾羽从刚才就知道有人在刻意靠近自己,特别是那阵阵的杀意腾腾,她早就察觉出来了,不过只是没动声色而已。

    在鞭子甩下来的那一刻,她立即就躲了过去,然后他坐着的那根凳子立刻就碎成了两半。

    两人之间的动手引起了大厅里不少人的注意。

    她眼眶还有些发红,不过是瞪得,她这段时间来都因为她心情很不好,之前派出去的那些杀手回来说跟丢了,她气得把这些人全部拖出去凌迟,后来也一直在派人寻找,没想到居然在这里找到了。

    她恨恨的看着她,那一双美目里全是怨恨:“你上次竟然敢这么羞辱我,我这次绝对不会放过你的,本公主要将你凌迟处死,千刀万剐都不足以赎回你的罪过。”

    她只是冷冷的看着她,好像看一个小丑一样,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北越雪却感觉自己被羞辱了,她直接一鞭子向他甩了过去,鞭子上还带着些灵力,而且气势汹汹,这一鞭子要是真的落到她身上,恐怕不残也得重伤。

    她目光微寒,没想到这个女人居然会这么狠,以前对她那一点点愧疚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她第二次把鞭子甩过来的时候,她却利用这功法,不但躲开了,而且还抓住了他的鞭子。

    她索性直接丢弃鞭子,直接赤手空拳的向她攻了过去:“你受死吧。”

    北越雪一掌向她打过来的时候没想到,打到的却是一个虚影,她心中更是气恼。

    她不停的环顾着四周,看见目标之后又一掌向她打了过来,她这次直接正面迎击了上去,没想到的是两人合力相对之后,都一下子被对方弹开了几步。

    她这次一共只六成的功力,她知道现在不是杀了她的时候,她也并不想与整个北越国为敌,她现在的实力远非一国君主。

    但是在场的都是明眼人,又哪里看不出来,但是也都纷纷抱着看戏的想法,站在旁边围观并没有上去劝阻。

    北越雪像发了狂不要命似的,运起全身的灵力,一个劲儿向她攻了过来,她一味的退让躲避,她却仍然步步紧逼。

    她皱了皱眉头,不停的躲避。

    哪知这个女人跟个疯狗似的,抓住了,死死的都不撒口。

    南凌诀这时候才听侍卫说了前面发生的事,他急忙大步到了前厅,紧接着就看到了眼前这一幕。

    他直接上去,运气灵力接住了北越雪的那一掌,而且还抓住了她的手,一下子甩了出去,眼睛厌恶的看着她:“还请公主弄清楚,现在是什么场合什么地方,自己想清楚,到底哪些事该做,哪些事不该做。”

    她眼里的恨意仍然没有消失,如果目光可以杀人的话她早就已经被凌迟了不知道多少次了。

    南凌诀对于现在的情况也有些无可奈何。

    这时候,正好北越臻也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看见这剑拔弩张的局面,急忙上来拉住了自己的妹妹。

    他细声询问:“这是怎么了。”

    北越雪看见自己的哥哥来了越发委屈:“哥,就是这个人上次欺负了我,”她的手自着火倾羽指了过去。

    她刚才本来被南凌诀给挡住了,可是现在的角度北越臻却刚好能看见她,北越臻看见这个女人之后一下子就火了。

    面前这个女人化成灰他都认得,想起了之前在海里的种种,要不是因为这个女人自己怎么会被父王责罚?

    他冷冷的看着南凌诀:“这件事我劝你还是少管,今日这个女人我动定了。”

    南凌诀虽然想要护住她,可是现在的场面也由不得他控制了,毕竟万一真的要是得罪了这两人,演变成了国家级的战事,上面那里他也不好交代。

    他却仍然没有松口:“这位姑娘是我的贵客,今天我绝对不可能把她交出来,况且她你们也得罪不起。”

    北越雪却有些嗤之以鼻:“不就一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女人,本公主会得罪不起,真是笑话。”

    南凌诀见她如此不客气,态度这样嚣张,冷冷一笑:“呵,是吗,那如果他是一个五阶的炼药师呢?”

    他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满堂皆惊,所有的人都非常惊讶,没想到面前这个看似年轻的姑娘,竟然是一个五阶炼药师,这恐怕在这个大陆上也是绝无仅有的。

    一下子众人看向她的眼神都变了,有些人还有些懊悔,刚才为什么没上去帮她。

    北越臻和北越雪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也很惊讶,她还有些不敢相信:“不,这个女人怎么可能是五阶的炼药师。”

    北越臻面色却有些深沉,两个眼睛像毒蛇似的死死盯住她,一时间也让人猜不清楚他的想法。

    片刻之后,他突然开口:“你说这句话可是有什么证明,如果她真的是五阶炼药师,那好,今日我便不动她。”

    南凌诀急忙给了她一个眼神:“倾羽,你快站出来证实一下呀。”

    她这时候才不慌不忙的站了出来,从空间里拿出了一个药瓶,里面是满满的一瓶灵气丹。

    她把药瓶打开,霎时间芳香四溢,那些人闻着就感觉到人体内灵力有些波动,一个个眼冒金光,看着她手里的瓶子。

    北越雪自然也闻到了这阵丹香,这下子她就算不承认也必须承认了,毕竟现在众目睽睽的,可是她心里却仍然很不甘心。

    北越臻心里虽然也有不甘心,可是却不得不就此罢休,因为他知道,以他现在的身份五界丹药师远远不是他能够惹得起的。

    她要是真的想的话,大可以用一颗丹药派人杀了他。

    天突然之间笑了:“好,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既然如此,那以前我与这位姑娘的帐便一笔勾销。”

    可是在场又有哪几个不是明白人,自然也明白他这是故意在给自己找台阶下。

    北越雪却不想就此罢休,她捏着手里的鞭子还想冲上去,北越臻却深深了解自己妹妹的个性,急忙把她给拉住了。

    他笑着向南凌诀道了个歉:“真是抱歉,今天是我妹妹糊涂,今日我也有些不舒服,就先告辞了。”

    南凌诀面色仍然很不好看,就连这样子也懒得做:“慢走不送。”

    他转过身的时候脸上的笑意一下子垮了,脸上是一片深沉,北越雪到底也是个有眼力见儿的,看见哥哥这样也不再说话了,就乖乖的待在他身边。

    那两人走了之后没一会儿大厅又热闹了起来,就好像丝毫没有被之前的那些事情影响。

    火倾羽本来想继续找个安静的角落坐下喝酒,结果没想到她屁股还没挨着凳子,就有一群人朝她过来了。

    而且那些人满脸笑意,她就算是个傻子也明白了,南凌诀刚刚公开了她的身份,恐怕这些人巴结都来不及。

    那些人走上来之后对她好一阵恭维,无非就是夸她年轻有为,甚至还有人问她可有婚配,她听着这些人叽叽喳喳的,也很不耐烦。

    可是客厅里围着她的人越来越多了,里三层外三层的,她都不知道到底要怎么出去?

    南凌诀的声音突然在后面响起:“还请大家让一让,我有事要与火姑娘说。”

    大家自然也知道他的身份,他与火倾羽又是好友,众人又岂会不卖他这个面子,虽然心里有些小小的不甘愿,还是让开了。

    她这次也就直接跟他走了,出来之后,总算是松了口气。

    她倒是没有想到这群人竟然这么如狼似虎的,她突然感觉自己好像一块肥肉,而旁边那些是饿久了的狼。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