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嫡女狂妃:邪王,狠狠爱 第三百二十五章宴会风波

时间:2018-10-17作者:水轻轻

    那少女高高兴兴的的行了个礼:“是。”

    她紧接着就走在她的前面,她也就直接跟着出去了。

    城主走之前还不忘吩咐自己的夫人:“这位姑娘可不简单,你让人好生伺候着,千万别得罪了,中午的午饭你多留意一点。”

    她点了点头,脸上一派温婉:“嗯,妾身知道,夫君放心。”

    他点了点头,也来不及多说,确实有事转过头就走了。

    这个叫绿萝的丫鬟倒也是挺活泼的,一路上喋喋不休的和她说的府里的事情。

    她想起刚才那个城主对于他夫人的态度一时间有些好奇,随口就问:“你们城主和夫人的感情很好吗?”

    她谈论到这里,一下子倒是也来了精神,把自己知道的事情全部说出来了:“姑娘你不知道,我们家夫人是陆家之女,名叫陆婉,和城主的父亲是至交好友,自小和夫人便是青梅竹马,后来两人也就成了亲,只是这夫人身体一向不好,城主为此可是请了不少名医,直到前两年夫人的身体才好了点,群主对夫人极为宠爱,就只有她一个妻子,连个小妾都没有,平时为人也是洁身自好,与夫人的感情自然是好得没话说。”

    她听到这里倒是对这个城主的感觉加了几分,在这个世界里,要知道一个男人一辈子只有一个妻子到底也是极为难得的。

    她这一路逛下来,发现这个城主府也挺大的,后花园的景致倒也挺不错,正好到了时节,开得姹紫嫣红,有不少蝴蝶在花丛里翩翩飞舞,看着倒也是极为赏心悦目的。

    逛着逛着没一会儿天就渐渐黑了下来,后面有小厮上追了上来,向她行了一个礼:“姑娘,晚膳已经好了,还请移步前厅。”

    她刚刚走了没一会儿就遇到了南凌诀,他身旁似乎还跟着一个人。

    她还未走上去,那人就已经离开了,他转过身来刚好就看到了她,笑着走了上来:“今天下午逛的怎么样。”

    她淡淡牵了牵嘴角:“嗯,还好。”

    紧接着两人就一起去了前厅,陆婉看见两人一前一后的进来,还有点惊讶。

    她顿了片刻,才施施然行了个礼:“王爷。”

    两人紧接着就坐了下来,她却看着城主夫人在一旁站着:“夫人大可以坐下来一起吃。”

    她听到她这句话,还有些受宠若惊,急忙摆了摆手:“不,不用了,犬子还在房里睡觉,我先进去看看。”

    她见他拒绝,倒也没再说什么,这一顿饭吃的倒也没那么拘谨。

    牙牙一边吃饭一边赞叹着这些菜很好吃。

    他倒也会时不时的和她说两句话,询问的无非就是她这段时间去哪儿了。

    她倒也没有隐瞒他一五一十的把大致的内容说了,不过中间却忽略掉了一些事情。

    不过听到她已经升到天阶九级,还有些惊讶,要知道她走的时候不过才五阶而已,就这速度,恐怕旁人坐火箭也赶不上她吧。

    他听到她扮成男人去骗云母草的时候有些哭笑不得,在那儿啧啧赞叹:“没想到你胆子挺大,竟然敢去惹北越雪那朵霸王花,她的专横跋扈,谁人不知,谁人不晓,你胆子倒挺大,竟敢这样去骗她。”

    她也无奈的笑了笑:“我当时也是无可奈何,没有别的办法了。”

    她吃完了饭之后还是回了客栈,南凌诀倒是对她再三挽留,可是她却只是说自己还有事要办。

    他听她如此说道也没有强迫,只是吩咐了一辆马车,亲自把她送到门口,又再三吩咐小厮送她回去。

    她确是笑了:“以我现在的实力,还会出什么意外吗?”

    他想了想,觉得倒也是。

    三人一起坐在了马车里,牙牙一向是个憋不住话的人:“娘亲,你为什么要答应她去参加宴会。”

    她把玩着手里的一块成色很好的玉,状似不在意的说:“不过就是凑个热闹罢了。”

    牙牙其实是不太信她这套说辞的,她你一向不是一个凑热闹的人。

    她第二天上午的时候外面却突然有人找她。

    她打开门一看,可不就是那天他身旁跟着的侍卫吗?

    她眉头轻轻皱了皱:“他可是有什么事?”

    那侍卫突然拿出了一个木盒子交给了她:“这是殿下吩咐我带给姑娘的东西,现在交给姑娘,我就先走了。”

    她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只是看着盒子就价值不菲,上好的张箱木,旁边还有翡翠打底,盒子上方还镶嵌着两颗宝石。

    牙牙看见她拿着个盒子进来,倒是有些好奇:“娘亲,这是什么呀,谁送的。”

    她满不在乎的把盒子往桌子上一放:“南凌诀的待卫拿来的。”

    牙牙直接把盖子打开,看到里面的东西还有些惊讶:“娘亲,这件衣服好漂亮,火红色的,还真的挺适合你。”

    她淡淡瞧了一眼,里面是一套火红色的衣裙,这料子应该是玉雪蚕丝做的,倒是也极为珍贵了,一件衣服恐怕就价值万金,更重要的是有价无市,这种东西一向是宫里的贡品。

    牙牙把衣服拿出来看了看,不得不说这件衣服的确挺美的,上面还镶嵌着一些水晶。

    京玺看见这件衣却没有他那么高兴:“主子,这王子到底是什么意思,为何会送你裙子。”

    她面色倒是平平淡淡的,没有一丝波澜,喝着杯子里的茶:“这应该是晚上去参加宴会穿的衣服吧,毕竟他昨天才告诉我,今天去买衣服应该来不及了。”

    牙牙好奇的问:“娘亲,那你晚上去的时候会穿这个衣服吗?”

    她淡淡摇了摇头:“不会。”

    她一向是一个不会出风头的人,又怎么可能穿着这件这么招摇的裙子去参加宴会。

    很快就到了晚上,她又到了城主府,这次宴会举办的地方正是这。

    她去的时候已经有不少人了,有不少小厮来来回回的端茶递水。

    南凌诀看见她来了走了上去,只是眼里面不着痕迹淡淡的划过一抹失望:“怎么没有穿我给你的裙子,可是不合你的心意。”

    她笑着摇了摇头:“没有,只是我还是觉得自己的衣服穿起来更舒服,而且我也不想成为众矢之的。”

    他当初送她衣服的时候倒是没有考虑到这一点,听到她这番话之后心里那点不快瞬间就烟消云散了。

    急忙招呼了她进去,但也没有特地招呼她,他以为他昨天特地逛了逛应该熟悉了,但是也有点不放心,特地叫了一个小厮跟在他身边。

    火倾羽到底是有些不习惯,直接让他退了下去。

    紧接着,三个人随处找了一处不起眼的角落坐了下来。

    她偶尔之间也碰到了一两张熟悉的面孔,比如西胜宁和北越臻,不过两人并没有注意到她。

    牙牙素来是个好动的,没过一会儿就窜得人都不见了。

    她看着这些陌生的面孔,心里又有些担心,所以又吩咐了京玺出去寻他。

    她就一个人坐在角落里,拿起个酒壶,独自的喝酒。

    北越雪今天特地打扮了一番,身穿了一件水蓝色的阔袖裙子,梳了一个棱角发髻,带了一套同款的水蓝色珠钗,脸上涂着淡淡的妆容,看上去倒也挺清新可人。

    她本来今天心情不错,她进来之后没有一会儿就和北越臻走散了,她在大厅里四处找他,结果没想到却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背影。

    她看见那个背影怔了片刻,一会儿就缓了过来,只是那双眼睛里满是怒火,气冲冲的就走了过去,还拿出了自己随身带着的鞭子。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