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嫡女狂妃:邪王,狠狠爱 第三百零二章中招

时间:2018-10-17作者:水轻轻

    她一下子就否认了:“我怎么可能爱他,不过反正我不会爱上你,想要我从了你,做梦。”

    他听了之后,却怒极反笑,一脸阴测测的看着她:“就算你不爱我,不从了我也没关系,我有的是手段和办法。”

    他说着步步向她靠拢过来,她一时间心里有些打鼓不知道这人究竟要做些什么,满脸警惕的看着他,一步步退到了水箱的角落里,那双眼睛满是防备。

    他走上来之后却并未对她做什么,火倾羽也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到底什么药。

    她突然看见他从怀里拿出万儿个小瓶,她突然间有种不好的预感,心里咯噔一声。

    她就看着他把那红色那个小瓶里的药水从网格上面倒了进来,她也不知道到底会发生什么?

    她过了一会儿之后却突然之间感到身体有些无力,有些发热,她一下子就明白他刚才倒下来的是什么药了,恐怕就应该是媚药了。

    她没有想到这个大王子竟然这么变态,她现在还尚且是人鱼的形态,他竟然也会给她下媚药。

    他紧接着就把铁网给打开了,她就看着他把自己抱了出来,然后走向的那张床,把她放在了床上。

    他紧接着摄开了她的嘴,紧接着就想把另一瓶药往她嘴里灌下去,她又怎么可能让他如此轻易的成功,火倾羽心里也料想到这不是什么好东西,她死死地咬住了牙关。

    可是,她现在却浑身无力,那些药还是从她嘴里灌了些进去,她突然感觉身下有些痒,她就看着自己鲛纱裙下面那双鱼尾,正在慢慢的变成了腿。

    她眼里有着惊讶,没想到他手里竟然有这种药。

    北越臻伸手摸了摸她光滑的脸蛋儿,看着她眼里全是情色:“这种药虽然只有短短的四个时辰,不过也足够了。”

    她一双眼睛死死的瞪着他,感觉被他摸过的地方肮脏无比,她心里一恨,用力的咬着自己的舌尖,想要借此来清醒一点。

    她突然摸到了那床锦被之下竟有一把匕首,她直接向他刺了过去,可惜却没有命中,被她躲过去了。

    她最后竟把匕首刺向了自己的手臂,霎时间她的手臂就血流如注,她却一脸冷漠,好像完全没有感受到一般。

    她终于感觉身体有了些许力气,头脑也清醒了点,只是身体还是有些发热。

    她一下子从床上翻坐而起,警惕的看着眼前的北越臻,只是脸色仍然有些潮红,看起来颇为魅惑妖艳。

    北越臻也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如此厉害,在中了那种药的情况下竟然还保留着理智,况且她的心也真是够狠,对自己居然也能下那么重的手,她刚才被自己划过的手臂再差两分就能见骨,血也顺着她的手一滴一滴的滴了下来。

    她一时间也有些不敢轻举妄动,毕竟现在的情况对她来说的确很不利,这船上全是他的人,他只要一声令下,自己便逃无可逃。

    北越臻心里却想着和她打持久战,慢慢的消耗着时间,那种药也会随着时间而越发强烈,她想要解那个药要么就只能从了他,或者服下解药。

    自古以来中了这个药的,就没有一个人熬过去,如果真的到了三个时辰之后还没有解药,那么这个人就会全身血管爆裂而亡。

    她最后快支撑不住的时候,她就打算自刎,也绝对不会让这个男人得逞。

    可是却在危急关头的时候,门却突然被人一脚踹开了,那扇门直接压在了北越臻身上。

    她紧接着就看见了京玺从门口一下子跨进来,压在了门上,手里的匕首一下刺了进去,紧接着下面就没有任何动响。

    他走了过来,一脸关心的看着她:“主子,我来迟了,你没事儿吧,我这里有你这个药的解药,你赶快服下。”

    她丝毫没有犹豫,接过了他手里的解药,服了进去,喝下去之后顿时感觉好了许多,体内的灵力也正在恢复。

    她脸上不正常的潮红消散之后就只剩下了一片的惨白。

    她本来就失血过多,这下子差点没站稳。

    京玺急忙一下子扶住了她,紧接着直接,到了船边,跳进水里。

    她这时候却着急的说:“不行,还不能走,我还要回去救牙牙和青禾,他们两个也被抓起来了,不知道被关在什么地方。”

    京玺这时候也来不及解释,只好拉着她一边往下游一边跟她说:“你放心吧,我刚才,已经把他们全部救回来了,他们就在之前那个山洞等着。”

    火倾羽听见他这样说之后,心里才放心不少。

    她的那双腿,没过一阵儿也变了回来,京玺一直扶着她到了洞口。

    她最后这才支撑不住,一下子就晕倒了,之后脑子里便一片空白。

    牙牙见他们回来之后,心这才放下来,只是看着她那个血流如住的手臂,心里一下子就心疼极了:“娘亲怎么会伤成这样。”

    京玺一双眼里也泛着幽幽的寒光:“这还不是全拜那个大王子北越臻所赐。”

    牙牙听了之后怒火中烧,紧接着就吵着闹着要去给她报仇。

    京玺却拦住了他,直接一句话就让他熄了火:“你打的过人家吗,还不用说他身边的那些高手,你上去就只有被灭的份儿,到时候还要主子伤心。”

    他听了之后眼神一下子就暗了下来。

    京玺看着他那个样子,也不忍心再打击他:“好了,现在当务之急是要为主子医治,否则待会儿等他的伤口发炎之后恐怕就不只是这么简单了。”

    牙牙急忙拿出了随身带着的药小心翼翼的把她的衣服给剪开,然后给她敷上了药,扶着她睡在了在床上,然后两人就一直紧紧的守在她身边。

    青禾没过一会儿就醒了过来,牙牙把事情跟他解释了一下,他一下子就明白了,一时间心里有些愧疚,如果不是他的话,他们想要逃掉,本来是件很简单的事,可是现在却……

    火倾羽这时候也醒了过来,她刚才就已经有了意识,自然也听到了他们说的话,自然也看到了他内疚的样子,可是毕竟这件事情不是他的错:“你不用内疚,就算是其他人,我也会这么做的。”

    牙牙看见她醒了一下子跑到她身边:“娘亲,太好了,你终于醒了,等我下次见到那个北越臻的时候,我一定要报仇雪恨,让他好看。”

    火倾羽这时候却支撑着站起来,牙牙急忙在旁边扶着她:“娘亲,你再休息一会儿吧。”

    她却摇了摇头:“不用了,我们现在必须得马上离开这里,这里太危险了,我们并不能保证他们会不会搜到这里来,万一他们要是真的过来,我们就全完蛋了。”

    她突然看向了一旁的青禾:“你负责带我们去巫人鱼族,那里人鱼众多,就算是他们来了,我们也有时间,至少也不会这么被动。”

    青禾点了点头:“好,不过千万不要被人发现了,我们两族向来不和,万一此事败漏,我们照样会很惨,恐怕也不会比落到她们手里好多少。”

    京玺担忧的看着她:“可是你的身体……”

    “我没事,没有什么大碍,不过是失血多过多,将养两月也就没什么事了。”

    她如此说京玺也就只好同意了。

    紧接着四人就一路向东而去,这一路上还真遇到两批他的人,不过几个人却没有正面硬碰硬,给躲了过去。

    走了一天一夜之后,最后终于到了无间海崖,几个人随意的找了一处看起来毫不起眼的房子就躲了起来。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