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嫡女狂妃:邪王,狠狠爱 第二百九十五章宫变

时间:2018-10-17作者:水轻轻

    火倾羽简直气的牙痒痒,她宁愿吃丹药,都不愿喝汤水一样的药,又苦又难闻,喝了嘴里老大一股味,可是她现在却已经骑虎难下了,都怪那该死的青禾,没事干嘛找个待女看着她喝药。

    青禾只是想让她快点好起来,就怕她又出什么鬼主意,他也不愿再延迟婚期。

    她端着药屏住呼吸,一口气喝了进去,那感觉好像有人在逼她喝毒药似的。

    小苕在一旁看着都觉得她痛苦极了,她看着她喝了药之后就把碗端了下去,回去复命。

    青禾正在披着折子,小苕这时候却突然走了进来,他淡淡看了她一眼,又继续再批阅手上的奏折。

    却一心二用的问她:“怎么样,她把药喝完了吗?”

    “回禀殿下,王妃已经把药喝完了,不过看王妃的样子,好像是有点怕这个药苦,所以耽搁了好一会儿才喝下去,”小苕想到这里,也是有些想笑。

    青禾听到她怕苦还有点诧异,他这才正眼去看小苕:“既然她怕苦,明天就送一些甜一点的食物进去。”

    小苕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应了一声:“是,”然后就退了下去。

    第二天,她刚刚吃了早饭就看到牙牙京玺在一个待卫的引领下走了进来。

    她紧接着去了里面的书房,火倾羽看了一眼这个侍卫的样子,觉得浑身膈应:“你还是变回来吧,这个样子看了总让我就是想打你。”

    那侍卫撇了撇嘴,转身一变,变了回来:“你怎么认出我的,这两个家伙可完全没有起疑心呢?”

    牙牙看见他的时候,睁大了眼睛。

    京玺就好了很多,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越来越有她的样子了:“其实从你刚才进来的时候,我就已经看出来了,不过当时我们身边还这两个侍卫没有戳破你而已。”

    他听了之后一时间有些挫败:“我的幻术绝顶的厉害,哪怕就算以前再鬼域也鲜少有人认得出来,你们两个是怎么认出我的。”

    火倾羽无语的别过了脸:“自己看看你的手就明白了,像你这种遮头不遮尾的家伙,被认出来也不奇怪,不过你这次来在里面呆这么久,不会有事吗?”

    他随便找了一个椅子坐了下来:“担心什么呀,我可是那个殿下派来监督你们的。”

    他一边说着一边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虎口的上方,一条长疤赫然的就在那里显露出来,他有些无奈的挠挠头:“我有啥办法,我现在的幻术还没有学到家,若是要连身体都变幻出来的话,恐怕还得再学些时日,这幻术啊,远非你们所想的那么简单。”

    她淡淡挑了挑眉,也没再说什么。

    牙牙转过头来看着火倾羽:“娘亲,我们现在已经进来了,接下来该怎么做。”

    火倾羽无奈的叹息一声:“唉,剩下来的也只能靠你们三个了,你们看看外面的守卫觉得我走得掉吗,况且这里还是他寝宫的偏殿,我要是真的出去,他轻而易举就会发现了,牙牙,之前的地形图还在你身上吗?”

    牙牙听她如此一讲,急忙把怀里的那张图掏了出来:“我当时出去的时候顺手就揣在怀里了,还好没有丢掉。”

    火倾羽指了指宫殿上几个位置:“最有可能的地方,除了他的主殿,最后只有国王的殿中,或者是王后那里,亦或者是,国王的书房,只有这几个地方藏这个东西的可能性最大,我负责去青乐的寝宫,巫鬼去国王那里,牙牙去王后那里,京玺你负责去书房,注意房间里的那些暗格什么的,千万不要放过一点线索,每个角落都要仔细的搜索。”

    “是,”三个人齐声回答。

    现在这里人多嘴杂,她也不方便多留他们,就让他们先回去了。

    他们前脚刚走,待女后脚就端着药来了。

    她看了一眼发现这一次旁边竟然还有一碟糕点,做成了珍珠的模样,周围有些点缀,看上去倒也挺赏心悦目的。

    “这个点心可是殿下特意吩咐带给您的,殿下可对你真好,”她还格外的帮他家殿下渲染了一下。

    可惜啊,她心里已经有人了,她一想到那人,心中越发思念,也越发沉重。

    她这一天倒也真的乖乖在房间里,没事儿就看看书,或者是打坐修炼。

    第二天的时候几个人又来了。

    牙牙脸上的表情有些沮丧一看就没有拿到,他说了一下昨天晚上的事情:“我昨天晚上去的时候,给那个王后啊放了蒙汗药,给她的侍女也下了迷药,一屋子的人睡得死得不能再死了,我进去翻箱倒柜找了很久都没找到,别说角落了,就连一个小缝儿我都找过了,还是没有,我觉得在王后那里的机会应该不大。”

    京玺脸上也面无表情的:“主子,那个国王的书房里面并没有任何暗格,也没有任何暗道,我都一一的搜查过了,就连一支笔都没有放过,可是还是没有。”

    她挑眉看了一眼在椅子上坐的跟个二大爷似的巫鬼。

    他这才不情不愿的开口:“我昨天晚上都是轻而易举的混成他的侍卫进去了,我也找过了就连地板我都找过了,可是还是没有。”

    她的手把玩着手上的笔,眼神幽深:“看来就只有那个地方了,放心吧,那个地方我会搞定的,你们先回去吧,千万不要叫人起了疑心,确保下次全身而退。”

    青禾在他们走之后没有多久,中午就陪她用了个膳,并告诉他,现在她已经可以自由活动了,不过范围在他的宫殿之内。

    她那天晚上故意做了一碗汤去探望望他。

    青禾看见她进来还有点惊讶。

    她故意装作很贤惠的样子把适合你的汤拿了出来:“我听闻你这几日政务繁忙,所以特地给你煲了一碗汤,补补身体。”

    她自己心里面都忍不下去了,总觉得这个样子特别作,她竟然要装作她最讨厌的样子,想想就很……一言难尽。

    他没有立即喝汤,反而一把抓住了她的手:“怎么,想我了。”

    她身体一僵,故意装作笑脸盈盈的样子:“毕竟我们就要大婚了,我也不想你太过操劳,喝吧,这碗汤可是我亲自熬了三个时辰。”

    他倒是没有太大的防备心,他也相信她没有这个胆子敢谋害自己,倒是没有顾虑一饮而尽。

    他刚刚喝下去,没到一秒就立刻趴在桌子上。

    火倾羽挫了他两下,确定晕过去了她这才去找她所需要的东西。

    她四处寻找,并没有发现有什么暗格之类的地方,也并没有发现能藏东西的地方。

    她一时间有些挫败,他到底会将东西放在哪里?

    算了,不管了,就不相信她以后不会拿出来。

    她把笔重新握到他手上,把他扶到凳子上坐好,在他耳边打了一个响指。

    他醒来之后一脸平常的样子,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她把碗装进的盒子里,对他盈盈一笑:“殿下,我先回去了。”

    他淡淡点了点头,应了一声:“嗯。”

    她转头的时候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垮了下来,一脸冰冷。

    她晚上躺在床上的时候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她就想不明白了,他到底会把东西放在哪里,这个偌大的皇宫之中,几乎所有能找的地方都翻遍了,可是结果还是一无所获。

    她暗自纠结着,很晚才睡去。

    睡到半夜的时候,她却突然听到外面有声音,她晚上睡觉时,一向警觉极高,所以她一下子便惊醒了。

    她一个翻身起来,顺手拿起了旁边架子上的衣服穿好。

    这时候待女小苕从外面急匆匆的的跑了进来,一脸慌张的样子,带着些许惊恐,急忙就抓着她的手:“王妃不好了,宫变了,赶紧走,王子让我带你离开这里,否则,再待会儿就来不及了。”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