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嫡女狂妃:邪王,狠狠爱 第二百七十八章庆功宴

时间:2018-10-17作者:水轻轻

    火倾羽看着他那个义愤填膺的样子,突然一下就笑了:“好,我到时候啊,一定会好好教训他。”

    她吃完晚餐之后就直接回了房间。

    她今晚睡得格外的好,也并没有人来打扰。

    很快就到了第二天比赛的时候,她到的时候南玉树还并没有来。

    下面那些女人倒是在那里议论纷纷,无疑是在说南玉树很帅很帅今天一定会赢什么什么的?

    她听了之后满头黑线,都不懂这些女人盲目的崇拜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没过一会儿,后面响起一片骚动,她隔了老远就知道是南玉树到了。

    两人站上了擂台,下面的女人几乎都在为他加油,他非常洋洋得意,挑衅的看了她一眼。

    没一会儿,裁判就在那里宣布比赛正式开始。

    他这次的套路仍然跟上次一样,刚刚比赛开始的时候就想要利用他圣阶的等级飞快的移到她身后,给她重重地一击。

    然而,火倾羽却一下子避开了,而且并不亚于他圣界的速度。

    南玉树看见这一幕,眼里还有些不敢置信:“你,怎么可能。”

    他很快就反应了过来,然后提起了剑:“好,既然如此我就让你尝一尝我的天罡北斗剑。”

    火倾羽这时候也把火云剑拿了出来,他自然看出了她的剑来历不凡,然而却不以为然。

    他做了一个假动作,准备声东击西直接攻击她的左边。

    她却已经猜到了他的招数,对付起来游刃有余,她还利用剑尖刺了他一剑,一下子把他的剑给挑到了地上。

    他心里有些不甘心,恨恨的看着她:“是你非要逼我把那一招使出来的,今天我就让你尝尝我的闭门绝技刚裂拳,还希望你那小身板能够承受得。”

    他一掌直接打过来,火倾羽却直接一个翻掌,从他的手掌绕了过去,如蛇一样缠上了他的手腕。

    她昨前刚得到的灵感,既然他的功法至阳至刚,那么太极就必定是攻克他这套掌法的最佳绝技,这次她果然猜对了,看来果然有效果。

    他第一招并未得逞,还以为只是自己一时大意,失误了而已,第二招的时候,她这孩子轻飘飘的闪了过去,他自然也看出了古怪。

    “你到底用的什么掌法,为什么如此古怪。”

    火倾羽嘴角挂起一抹冷笑:“与你何干,你只需要知道我这套掌法是专门克制你那套掌法的就行了。”

    南玉树心里不相信,他这套掌法有多厉害他自己是亲自尝试过的,每次都百战百胜,从来没有过败绩,怎么会被如此一套软绵绵的掌法给克制?

    可是在过了三十几招之后,他几乎气得快要吐血了,她的这一套掌法好像真的天生能克制他的一样,他每次拼尽全力,却仍然不能伤她分毫。

    火倾羽反而迎刃有余,好像在逗弄他一样,明明有机会打败她,却一直在那里逗他玩似的。

    她最后也觉得无聊了,用太极把他一掌推开,然后左手提起剑,一剑划向了他的左肩,而且还转了一下剑在拔了出来。

    他平日里娇生惯养,几乎没有受过伤,被她如今这一刺痛得脸色都扭曲:“啊啊啊,啊!”

    他躺在地上脸色发白再也起不来,裁判已经宣布她胜利。

    下面那些侍卫急忙上来把他抬了下去,医师在一旁给他上了药,他这才好了些:“废物没看到本王受伤了吗,还不快赶快抬我回去。”

    他现在只想赶紧离开,免得待会儿她记起昨天那些赌约,可是已经迟了。

    “等等,小王爷莫不是忘了什么?”她一边说一边从擂台上走了下来。

    他支撑着身体站了起来,看着火倾羽咬牙切齿:“你别太过分。”

    牙牙这时候也走了过来,讽刺的说道:“我一个小孩都知道言出必行,难道你要反悔吗,不过也没关系,如果你现在反悔的话,我估计今天整座城的人都会知道。”

    他后牙根磨得直响,最后却还是不得不妥协:“好,我脱。”

    他把外衣一件件的脱了下来,露出了里面较好的身材,周围那些花痴的女人一个个看得鼻血直流,还有一些未出阁的捂着眼睛,想看又不敢看。

    他最后还是灰溜溜的走了。

    牙牙回到客栈之后在床上哈哈大笑,笑的都直不起腰来:“哈哈哈,娘亲,你看到了吗,她刚才那个样子太好笑了,简直要笑死我,哈哈。”

    火倾羽脸上从头到尾却没有一点笑意:“有那么好笑吗,你这笑点也太低了吧。”

    牙牙却撇了撇嘴:“哪有,明明是你太高冷,笑点太高了。”

    没一会儿,外面的门又响了,牙牙很自觉的站起来去开门。

    打开门一看,外面站着的,不是南凌诀那货还能有谁?

    他直接自来熟的进来,自顾自的拿了一个茶杯倒了点水:“哎哟,今天的太阳也太毒了。”

    火倾羽在一旁冷冷看着他:“有话赶紧说。”

    他故作委屈的样子:“现在事情办完了就不认人了吗?”

    她听了他这话,满头黑线,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怎么他了呢:“好好说话,你今天来我这里到底是为什么。”

    他放下了手里的茶杯:“我这不是听说你比赛打赢了吗,所以呀,就想特地为你开一个庆功宴,怎么样,这主意不错吧。”

    火倾羽其实对他也不是非常反感,况且他这次的确帮了她一个大忙,他又是南凌国的大公子,身份尊贵,而且他人脉广泛,说不定可以从他这里打听到君景辰的消息。

    也不知道他到底现在怎么样了,有没有危险。

    她这样想着于是就答应了:“好,在哪儿。”

    南凌诀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没想到她竟然真的答应了,本来他已经抱着失败的决心回去了呢:“不如就在我府上吧,那里地方大,既然这样,那就说定了,不许反悔,就在后天。”

    牙牙这时候却想起了那天那个讨厌的女人:“那天你走了之后,有一个女人来找娘亲的麻烦,听说认识你,你不会跟他是一伙的吧。”

    火倾羽其实也挺想问这个问题的,所以并没有制止牙牙。

    他听了之后眉头皱起,那个女人怎么还找到这里来了,他真的感觉自己比窦娥还冤:“冤枉啊,我跟她可不是一伙的,那个女人是我姑姑的女儿,从小到大就喜欢跟在我身后面,像个牛皮糖似的,甩都甩不掉,本来我以前也不讨厌她,我记得有一次,在宫里面,有一个宫女的香囊不小心掉了,我就只是送还给了她而已,结果第二天那个公女莫名其妙就消失了,我后来这才意外的知道,那个宫女已经被她杀害了,从那以后,我心里就对她生出了隔阂,每次见到都会绕着她走。”

    牙牙听了之后不由得感叹:“女人真是狠毒啊!”

    他刚刚说了这句话,结果就收到了火倾羽一个冷眼。

    他又急忙补了一句:“当然除了我娘亲以外。”

    京玺也在一旁附和。

    南凌诀在房间里坐了没一阵儿之后就走了,走之前还再三叮嘱,就好像生怕她会反悔跑路一样。

    火倾羽看着他的背影,摸了摸鼻子,心里不由得想到自己是那种人吗,嗯,肯定不是。

    很快就到了两天后的庆功宴,南凌诀早早的派人来请她。

    她今日换了一身火红的衣服,一根丝带把头发绑成了马尾,看着很是精神,却又不失英气美丽,即使素颜朝天她那张脸依旧美得惊人。

    火倾羽刚刚走近了南凌诀府上,就看到他站在门口正热情的对她招手。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