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嫡女狂妃:邪王,狠狠爱 第二百七十六章南小王爷

时间:2018-10-17作者:水轻轻

    他打听好消息之后回去一五一十的告诉了火倾羽:“听说这个叫南玉树的是南凌国一个亲王的儿子,这个亲王与南宁国现在的皇上一母同胞,是皇上的亲哥哥,深得他的信任,也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而他的儿子实力也是不凡,听说在十六岁的时候就已经到了天界五级,长得也叫一个玉树临风,今天下午是两人的比赛,所以在这里设了一个赌局。”

    火倾羽听他这么一解释,也了解了一个大概。

    这时中间坐庄的那个人已经在开始摇色子了,一边摇一边嘴里还大声喊着:“买定离手了啊,赌南小王爷的一赔二,吏清的一陪二十,过时不候啊。”

    紧接着,众人纷纷都赌了那个小王爷,火倾羽也没有心思再看这种事情,直接就离开了。

    牙牙一直跟在她身后,喋喋不休:“娘亲,你和那个南小王爷对上的可能性很大哦,他现在等级多少也没有人知道了,你明天要去看吗?”

    她满脸轻松,没有一丝紧张:“去,为什么不去,现在就去吧。”

    她说完转身就走,牙牙和京玺急忙跟了上去。

    到了擂台,却发现空无一人,这一打听才知道,离比赛还有两个小时。

    几个人随意找了一处酒楼坐下休息,顺便吃个饭。

    她一边吃饭,一边听旁边那几个大男人在那里八卦。

    左边这个瘦子对上面那个胖子说:“你觉得今天到底谁会赢。”

    胖子理所当然的回答:“这还用的着说,当然是南小王爷了,毕竟他的实力不是摆在那里吗?”

    下边穿蓝色衣服那个书生,却摇了摇头,摆了摆手里的扇子:“这可不一定,别忘了前两天那个天阶九级的隆华还不是败在了一个小姑娘手里,而且那小姑娘实力也不过才天阶五级,谁知道这次又是不是一匹黑马,总之啊,都是些未知的定数。”

    那个胖子喝了一口酒,把酒碗重重地放在桌上:“就是,你们是不知道,那天两人的比赛那可是让人看了热血沸腾,原本以为那个小姑娘是只小白兔,没想到却是一只,老狐狸,居然骗过了所有人的眼睛。”

    瘦子不以为然:“哪有这么夸张,只是碰巧。”

    胖子一掌重拍在桌上:“嘿,你是不相信我说的话了。”

    下面的书生说了一句公道话:“不过胖子说的对,一次可以是巧合,但绝没有第二次的巧合。”

    火倾羽本来在一旁听着,听着突然听到他们聊起自己,特别是那胖子那激动的样子,听得她满脸黑线。

    他们现在还不知道,他们口中所议论的女主角正坐在他们的背面。

    她吃完饭之后结了帐就匆匆的去了擂台,那里已经开始有人准备了?

    她特地挑了一个好位子,坐了下来。

    突然后面传来一阵巨大的骚动,她转过身去,就看着一个男子朝这边走来。

    四周那些女子也全都注意到了这边,传来一阵阵的尖叫声:“啊啊啊!快看,玉树公子来了,他真的好帅。”

    旁边一个女生附和:“就是,不仅英俊潇洒,而且还武功高强,简直就是我心里的偶像,而且家世还那么好。”

    火倾羽紧接着就看着他走上了台,下面的那些女人纷纷都捧着脸,一脸花痴的样子,看得她脸上一阵黑线。

    她默默道,帅吗?

    她怎么没感觉到?

    感觉还没有君景辰一半帅,看着也不怎么样嘛。

    她要是真把她想说出来,恐怕就会被现场所有的女人围攻了。

    紧接着,她就看到南玉树把身上那件外套一丢就都上了台。

    而下面那些女人已经疯了,他身上所穿的那件衣服被疯抢,很快衣服就被撕成了两半,被两个女人给抢走了。

    有一个女人就坐在她旁边,他就看着那女人一脸陶醉的样子,嗅了嗅那衣服,她看了鸡皮疙瘩掉一地,这简直比那些追星的人还疯狂。

    台上的比赛已经正式开始。

    她转过了头,认真的看着台上。

    那小王爷用的是一把剑,那把剑的材质连她看了都有点心动,是用天火流星时所铸的,剑身锋利,而且坚硬无比,消铁如泥。

    而对方那个少爷使用的是一把刀,那把刀是把弯月刀,也算不是凡品,不过比起那小王爷手里的剑来说还是差了很大一截。

    这场比赛还未开始,那个小王爷就已经在气势和武器上面压了他一头。

    对方那个少年是天界八级,资质也算是不错了,年纪也不过才二十四五岁左右。

    而那个小王爷火倾羽也看不清他的等级,不过目测应该不会太差。

    比赛开始之后,那个小王爷运用功法闪到他的身后,重重地给了他一击,其中也不过只用了两秒而已。

    对面那少年还没来得及反应,就会一掌打了出去,被打得趴在地上,他努力支撑着又站了起来。

    对面,南玉树趾高气扬鼻孔朝天的看着他:“你要是现在认输,我就放你一马。”

    他啐了一口嘴里的血,那张脸上满是不拘之色:“哼,做梦。”

    南玉树本来觉得这样做已经是仁至义尽,够施舍他的了,没想到他竟然如此的不识好歹:“既然如此,我待会儿就把你打的跪着求饶。”

    火倾羽把他刚才的话听得一清二楚,有些不悦的皱了皱眉。

    他运用功法提起那把剑,对面的少年也警惕的提起了刀,两人这回都是正面交锋。

    擦身而过之后,那少年一下子倒在地上,再也没有了一丝反抗的力量。

    这期间他不过只是用了三招而已,就已经把这少年打败。

    下面观看的人响起一阵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她却转过身,然后离去,四周的人并没有主意她。

    京玺和牙牙跟在她的身后。

    京玺还在想着刚才那场比赛:“主子,刚才那个人真的很强,你下次可千万要小心。”

    牙牙却有些不以为然:“我相信娘亲,她那么厉害,肯定不会输的,你何必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火倾羽点了点头:“嗯,我知道,他的确不错,已经到了圣阶,不过,他应该是吃丹药提上去的,根基并不稳。”

    她刚刚回了客栈才吃完了饭,外面就响起一阵敲门声。

    牙牙不耐烦的把门打开,一看外面,没想到竟然是南凌诀。

    他手里拿着一把扇子,背着手,自来熟的就走了进来:“火姑娘,我听说你受伤了,不知现在可否好些了。”

    火倾羽淡淡点了点头:“嗯,皮外伤而已,已经好了很多了。”

    牙牙却站在一旁抽了抽嘴角,呵呵,她当时那个是叫皮外伤吗?

    她不着痕迹,淡淡问道:“不知今天公子来,可是有事。”

    他淡淡品了一口茶:“嗯,好茶,其实我今天来这里只是为了提醒你,想必不出意外的话你下一场就会与我皇叔的儿子南玉树对上了吧。”

    火倾羽挑了挑眉:“那又如何。”

    “他从小就天赋异禀,前不久实力刚到达了圣阶。”

    她却忍不住打断他:“所以你今日来这里,是为了在我面前夸赞他吗?”

    他把扇子展开摇了两下:“当然不是,我今日来可是特地给你说关于这次比赛情报的。”

    她心里将信将疑:“哦,貌似你跟他才是亲戚吧,你是不是走错了。”

    他却淡淡摇了摇头:“不不不,我今天的确是来找你的,老实说,我看不惯那个混账小子已经很久了,他平时为人就极为自负,哪怕就算在皇宫也没有把我放在眼里,我告诉你这些,你现在总相信我了吧。”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