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嫡女狂妃:邪王,狠狠爱 第二百七十五章报仇

时间:2018-10-17作者:水轻轻

    火倾羽满脸黑线:“你放心吧,我身上的伤口已经好了大半了,我刚才已经吃了一颗丹药。”

    牙牙这时候也把那种汤给端了上来,他拿出一个小碗,小心翼翼的给她盛了一碗。

    她想要自己来,他却依然坚持:“可是那怎么行,大夫说了你现在失血过多,得好好调养,你刚才在台上的那个样子把我和牙牙都吓了一跳。”

    她一向是个知错能改的好学生,及时的认错:“我下次绝不会这样了,你们不用担心,若是我真的没有把握,我绝不会冒险。”

    牙牙把碗递给了她,火倾羽接了过来,发现上面正飘着两颗大枣,汤炖的浓白浓白的,闻上去香喷喷的,非常诱人。

    她接过来尝了一口,发现味道还不错,于是一饮而尽。

    京玺一个人在一旁喋喋不休:“就算是有把握也不行啊,那么危险。”

    火倾羽无奈的捂着头:“好了,我想休息一下,你们都回去吧。”

    京玺听到她说她累了,终于回了房。

    牙牙也回了空间,她躺在床上,心里终于松了一口气。

    她紧接着就灭了灯,然后静静的躺在床上。

    其实她真的已经没有大碍,她醒来之后已经吃了两颗丹药,毕竟五阶的丹药可不是盖的,她吃完之后,伤口就立刻结了痂。

    在她睡意朦胧,快要睡着的时候,窗子却轻轻被人推开了。

    她打瞌睡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却假装闭上眼睛,装作已经睡着的样子。

    这次来的人跟上次一样的仍然是千篇一律的刺客打扮。

    他手上拿着一把长长的刀,他抬起刀准备刺进去。

    火倾羽却忽然抬脚,一下子把他的刀揣到地上,然后跳起来点住他的穴道,还卸了他的下巴。

    她紧接着把牙牙也放了出来,他一出来就明白是什么情况:“娘亲,最近怎么老是有人要刺杀你啊,这次的又是谁?”

    火倾羽把药扔给了他:“给他喂下去不就清楚了吗。”

    牙牙挑了挑眉:“不会又像上一个一样,忍受不了痛苦,直接自杀了吧。”

    “你放心吧,这一回,我封了他的穴道,他全身都动弹不得,我还卸了他的下巴,他现在也只能勉强开口讲话,什么都做不了,”火倾羽跟他解释。

    牙牙毫不犹豫夸赞道:“娘亲,你真是太聪明了。”

    她却淡淡瞥了他一眼:“这叫吃一堑长一智,上次的错犯过之后,这次又怎么可能再让他轻易的自杀。”

    牙牙把玉瓶打开,喂了一颗药进了他的嘴里。

    那个杀手本来以为他们口中所说的药也不过是毒药而已,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不过一死,不过听他们聊着好像不是这么一回事。

    他心里一时间也有些忐忑,咬着的嘴巴是死都不张开。

    牙牙这时候灵机一闪一脚踢在了他的某个地方,然后她惊呼一声,嘴巴一下子就张开了。

    牙牙趁此机会一下子把药塞进他的嘴里,他紧接着就想把药吐出来,可是那药入口即化,哪有机会让他吐。

    他没过一会儿就感觉意识在渐渐涣散,感觉眼皮很沉重,紧接着就慢慢闭上了眼睛。

    牙牙踹了他两脚,转过头皱着眉不解的问:“娘亲,这次的药到底是什么,怎么他还晕过去了。”

    火倾羽放下了手里的茶杯:“这种丹药,是能够直接让他开口说真话,这种药能让他的意思涣散,你想问什么,他就会回答你。”

    果然没过一会儿人就醒了过来,牙牙坐在一张凳子上面看着他:“谁派你来的。”

    那个杀手双目呆滞,眼里一片死寂,本能的就回答:“我也不知道那个男人叫什么名字,他给了我三万金币,让我杀了一个叫火倾羽的女人。”

    牙牙没问出自己想要的结果,心里有点失望,火倾羽这时候却突然开口问:“那个男人长什么样子。”

    “那个男人出手很阔绰,长得肥头大耳的,好像是以前南凌国大公子身边的炼丹师。”

    他这样子一说,两人顿时就明白了。

    牙牙气愤的一掌拍在桌上:“哼,要不是昨天娘亲你受了伤,我不弄死那个死肥猪才怪,他竟然又搞了这么多幺蛾子。”

    火倾羽面上波澜不惊,没有泄露一丝一毫的情绪:“他不过也就是个跳梁小丑,因为隆华输给了我,就怕我找他秋后算账,所以狗急跳墙而已,也没什么好奇怪的,我心里大概也猜到了。”

    牙牙心中愤愤不平:“娘亲,你不会就任由他这样子让双手来杀你吧。”

    火倾羽眼里闪过一丝冷冽:“我看着像是那么善良的人吗?”

    牙牙有些好奇:“娘亲,那你打算怎么惩罚他。”

    她淡淡的喝了一口茶,才缓缓说:“不着急,放心吧,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而已,明天事明天再说吧。”

    牙牙得到一个准确的答案之后也心安了。

    这一晚除了这一个刺客,倒也没有别的客人光临,她难得的睡了一个安稳觉。

    那边李佳坐在房里,来回的踱步,等着杀手带回来好消息。

    他等了两三个时辰,却发现人还是没有回来,心里就已经知道,或许已经遭遇不测了。

    火倾羽第二天一早吃完了饭之后就带着牙牙和京玺去了李佳的住处。

    李佳今天早上一早,就去把所有值钱的东西都换成了钱,现在正在屋里收拾包袱,准备跑路,他知道自己现在已经把火倾羽给彻底得罪了,她想必伤好之后,很快就会找他寻仇。

    他才刚刚走出房门,就看见了从大门口进来的三人。

    他紧接着就想往后跑,想要从后面的后门那里跑出去,可是,牙牙却一个飞跃,从后面拦截住了他。

    他一下子跌坐在了地上,然后跪着爬到了火倾羽面前:“姑奶奶以前都是我的错,是我狼心狗肺,是我以小人之心度你之腹,是我对不起你,我求求你原谅我吧。”

    火倾羽却不想再听到这个人的声音,觉得聒噪至极,直接一颗石子封住了他的穴道。

    她紧接着又拿出了一颗丹药,丢进他嘴里:“我可以饶了你的命,不过这个丹药能让你变成一个废物,你就慢慢享受一下这个滋味吧。”

    火倾羽没有说的是,这个丹药还能一点一点腐蚀它的寿命。

    牙牙却仍然有些不解恨:“娘亲,你干嘛放了他呀,我觉得这样太便宜他了。”

    她却冷冷一笑:“他以前在这城里得罪的人可不少,现在他成了一个毫无用处的废物,你觉得他的日子会好过吗,我不过就是让他苟延残喘罢了。”

    牙牙想了想,好像也的确是这样,心情一下子明朗起来。

    火倾羽回去的时候发现街上的人今天竟然出奇的非常少,她吩咐身旁的京玺去打探了一下。

    京玺回来告诉她:“听说好像是因为前面一个赌坊。”

    她嘴角轻轻挂起:“哦,是吗,去看看。”

    她说着跟着这些人一起随波逐流,进了一个巨大的赌坊。

    这里的人多得连她都有点惊讶,起码这城里有一半的人全都在这里了,这时候赌房的正中间却只开设了一个赌局。

    火倾羽挤了进去之后,这才发现这个赌局中间压的两个人的名字,其中一个是南玉树而另外一个叫吏清。

    她看到这个姓一下子心里猜出来了,毕竟南的不多,南这个姓是南凌国王族的姓。

    牙牙好奇的问了一个旁边的大婶:“姐姐,这个是在赌什么呀。”

    牙牙本来就长得乖巧可爱,加之嘴巴又甜,大婶一下子就把她所知道的全告诉了他。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