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嫡女狂妃:邪王,狠狠爱 第二百六十九章南凌诀

时间:2018-10-17作者:水轻轻

    火倾羽笑的笑,随意的说:“您自己看着给就行了。”

    她这话说的十分有技术含量,却又不会得罪人,自己也不会太吃亏。

    火倾羽紧接着就跟着这个老总一起去了他家。

    她看着眼了一眼这个大宅子,跟着他走了进去。

    老者一回家之后,一个妇人就急忙迎了出来:“爹,您这是上哪儿去了,也不跟我们说一声,登子很担心你。”

    他却不以为意:“老头我只是觉得家里无聊了,出去转两圈而已,又不会走丢,你们担心什么。”

    妇人这时候才注意到他身后还跟着一位容貌出众的姑娘,问道:“这是……”

    老者笑呵呵的看着她:“这个小丫头是我在街上认识的,本事可大着呢,人家可是一个五阶的丹药师。”

    妇人惊讶的张大了嘴巴:“这位姑娘没想到年纪轻轻竟然是一位五阶的丹药师,真是少年英才呀。”

    老者笑容满面,感觉她好像是在夸自己一样开心:“你赶紧下去,多准备几个菜,晚上她留在这里吃个饭。”

    妇人满脸笑意的看着她,点了点头:“好,我这就去,姑娘要是觉得无聊了,后面有一个后花园,你随便逛一逛。”

    火倾羽面色柔和了几分,点了点头,她真的觉得这个家很温馨,没有那么多尔虞我诈。

    老者这时候也让家仆带她去后花园四处逛了逛:“你随便逛一逛,我先去找一下我那个混账儿子,都这个时候了,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话说那个被牙牙打成猪头,落荒而逃的老男人回去之后,立刻就跑去了南宁,大公子南宁诀那里告状。

    他故意没有换衣服,回来之后直接去了那里,哭着跑了进去,一下子跪在他面前:“大公子,你可得给我做主啊。”

    南陵诀看着眼前这个人,心中有些不喜,可还是开口问道:“这是怎么了,怎么大师这副模样。”

    他故意挤了两滴眼泪,这才说:“刚才我在回来的路上莫名其妙有一个女人拦住了我,非要跟我切磋,还在那里骂南陵国,言语之间很是难听,我气不过,就跟她比了,结果没想到她使用阴招,害我输掉了比赛,还要我跪在地上,朝她磕了20个响头,一边磕头,一边还要我骂自己。”

    他故意添油加醋这样跟他说,而且特地把她骂南陵国经过的事情强调了。

    那大公子也并没有完全听信他的话,只信了五分,可是他毕竟是自家的人,他还是要护着:“那女人现在在哪里。”

    他心中一喜知道这回大公子是要为自己出气了:“这,我也不知道。”

    他立刻把待卫传了进来:“你马上陪着大师下去查一查那个女人的下落,查到之后立刻上报于我。”

    侍卫单膝跪地,应了一声:“是,”然后就退了出去。

    话说火倾羽到了后花园之后就一个人随处在里面闲逛,却发现,这里除了花就是草,也没有什么可看的。

    她这时候突然发现了小河的旁边居然有一棵桃子树,长得甚是喜人,那桃子已经熟透了,树上还卡着一个小孩子。

    那小孩子长得白白圆圆的,非常可爱,像个小包子似的。

    那小孩子似乎被卡在那里下不来了,奋力的挣扎着。

    火倾羽沿着河走了上去,那小孩看见她似乎想看见了救星一样:“姐姐,你可不可以救我下来,我把我的桃子分给你吃好不好。”

    她心里觉得好笑,一个飞跃跳上树去把他给抱了下来。

    她笑着看着眼前这个粉团子:“你怎么一个人在树上。”

    他把小手放到嘴边做了一个嘘的动作:“姐姐,你小声一点,千万不要让我娘亲知道我爬到树上去了,否则她会不高兴的。”

    火倾羽看着他,心中甚是好笑:“知道你娘亲会不高兴,那你干嘛还要去爬树。”

    他低下了头,两个食指在那里点着:“我,我就是想吃树上的桃子,这是我第一次爬树,我只是好奇。”

    她笑容柔和,摸了摸他的头:“下次千万不要再这样做了,你万一要是摔下来了,你娘亲会担心的,知道了吗?”

    他扬起小脸,对她笑了笑,点了点头,把手里的桃子递给了她:“姐姐,你尝,我家的桃子可甜了。”

    火倾羽笑着把他手里的桃子接了过来,放在嘴边咬了一口,的确是汁多肉满。

    小家伙期待的望着她:“姐姐,姐姐,好吃吗?”

    她点了点头应声道:“嗯,很好吃。”

    这时候家里的家仆也循着声音走了过来:“小少爷,你怎么在这里,夫人正在急着找你呢,快跟我走吧。”

    他乖乖的听话,牵着她的手,刚走了两步,却又回过头来看着火倾羽问:“姐姐,我叫凌云宣,你叫什么名字呀。”

    火倾羽对这个小家伙的耐心极好:“我叫火倾羽。”

    这时候一个婢女跑了过来告诉她:“姑娘,请移步前厅,马上就要开饭了。”

    她刚去前厅就看到了小家伙,他对着她笑了笑,指着自己旁边的凳子:“姐姐,你坐这里好不好?”

    火倾羽在他身旁坐了下来,小家伙看到她坐到自己身边,很是兴奋。

    妇人却一个眼神制止了他:“凌云宣,给我乖乖坐好。”

    妇人抱歉的看着她:“真不好意思,火姑娘给你添麻烦了,没想到,我家宣儿这么喜欢你。”

    她笑着摇了摇头:“没有,他很可爱。”

    任何一个母亲,听见别人夸赞自己的孩子心里都是开心的,妇人也不例外。

    她话音刚落凌老祖和另外一个大约看上去三十几岁的一个中年人就走了进来。

    凌老祖坐了下来之后,就看着自己的儿子说:“这就是我跟你说的我今天在街上认识的那位五阶的炼丹师。”

    那中年男子回以了她一个温和的笑:“原来姑娘就是那位炼丹师,真想不到小小年纪竟有如此本领。”

    火倾羽对这一家人都很有好感,他们明知道他得罪了兰陵国王族的炼丹师却也并没有因此而避嫌,更没有问她的出处,这一点也确实是难得。

    这一顿饭,众人都吃得很愉快,她吃完饭之后就把丹药给了凌老。

    然后就准备打道回府,凌老看这个丫头越看越喜欢,就想留她下来再住两日:“客栈里鱼龙混杂,不如就在这里再住两日吧。”

    火倾羽却笑着摇了摇头,拒绝了:“不用了,客栈里还有人在等着我呢,若是改日有机会,我一定会再上门拜访的。”

    凌老听她如此说,也不便多留,只是叮嘱她:“这几日你千万小心,今日你得罪那人甚是小气,他一定会选择机会上门报复。”

    她又聊了两句就回去了。

    刚刚进门就发现气氛不对,客栈里的人似乎都在看着她。

    掌柜见她回来,急忙从柜台里跑了出来:“姑娘,你的那位朋友被南凌国大公子抓走了,而且已经放了话,你若是明天不去的话就杀了你身旁那位朋友。”

    火倾羽面色早已一片寒光:“她不介意别人找他切磋,可是她最讨厌别人动他身边的人。”

    牙牙看着她面若寒霜的脸,就知道她这次是真的生气了。

    她没等到第二天就直接当晚就去了,她去的时候就在门口守着一群侍卫。

    她声音冷厉的问道:“南凌诀在哪里。”

    最前面的那个侍卫却大声喝道:“大胆,大公子的名讳也是你能够随便喊的。”

    这时候,一个婢女却从里面跑了出来:“大公子说了让你直接进去。”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