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嫡女狂妃:邪王,狠狠爱 第二百六十六章第二场

时间:2018-10-17作者:水轻轻

    京玺一直在期待着明天的到来,兴奋的睡不着觉,脑海里全是明天去看她比赛的事情。

    她睡觉一向浅眠,她忽然听到门被轻轻推开的声音,一下子就睁开了眼睛,悄悄的一下子跳到房梁上。

    没一会儿,那人就越过屏风走了进来,那一身行头赫然是刺客的模样,黑色的蒙面巾黑衣黑裤。

    他举起一把长长的弯刀,一下子刺向了床上,结果没想到床上根本就没人,只有两个枕头。

    他一下子就意识到事情不对,想要撤退,然而火倾羽怎么可能就让他这样安然无恙的离开?

    她跳下了房梁,出其不意的一把剑横在了他的脖子间。

    火倾羽冷眼看着他,他见事情败露于是就想咬破嘴里的毒药。

    她眼疾手快的一下子泄了他的下巴,挑了他的四肢,那动作一气呵成干净利落。

    牙牙这时候也被火倾羽放了出来,看着眼前的人,大概也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了。

    火倾羽把桌上的灯给点上,牙牙也把那个刺客脸上的面巾给扯掉了,结果却发现只是一个不认识的陌生男人,长了一副大众脸,丢进人海,认都认不出来。

    火倾羽坐在凳子上,冷眼看着他:“说,谁派你来的。”

    他很硬气的没有说,她到时候却突然笑了:“但愿待会儿还能这么硬气。”

    他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警惕的看着她:“你要干嘛。”

    她取出一颗丹药,递给了牙牙:“给他吃下去。”

    牙牙还有些好奇:“娘亲,这是什么呀,你新练制出来的吗?”

    她瞥了他一眼:“赶紧先给他喂下吧,我还要睡觉呢。”

    牙牙非常听话,乖乖塞到他嘴里。

    他正准备想吐出来,结果没想到,这个丹药入口即化,他想要吐出来都没有这个机会了,他心里更是不安:“你,你给我吃了什么。”

    火倾羽没有告诉他,却只是笑了笑说:“放心吧,很快你就会知道了,不过,你要是把你知道的说出来,我就放过你。”

    他却很硬气的咬了咬牙,一个字都没说,没过三秒,他就感觉身上针扎般的疼,是那种又痒又疼的感觉,仿佛有千万只蚂蚁在咬他身上的肉,疼的脸都变了形,不停的求饶:“我求求你,啊,啊求你杀了我吧,啊。”

    牙牙在一旁看着,寒毛都竖起来了,还好他不是娘亲的敌人:“娘亲,这个药到底有什么效果。”

    她却只是冷眼看着他,眼里一片冰冷,没有丝感情:“这个药啊,能衍生出一种虫,它会顺着你的血管,爬遍你的全身,而且这虫繁衍速度极快,它会慢慢的吸你的血,不过他们很快就不满足,然后会吃你的五脏六腑,最后让你活活被疼死,而且死得非常恐怖。”

    牙牙听她这样一讲,就觉得背心发寒,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那人已经感觉意识慢慢模糊,他脑海中又回想起了妻子和儿子被关在地牢里的样子,他一狠心用力的撞向了地板。

    火倾羽有心阻止然而却无力回天,她没有来得及阻止她就已经撞在地板上死了。

    她叹息了一声:“唉,可惜了,还没有问得出来到底幕后主使是谁呢。”

    牙牙刚想要去碰他,火倾羽就说:“你若是不怕那虫子爬到你的身体里面,你就尽管去碰他。”

    牙牙看着躺在房间的死人,苦着脸转过去看着她:“可是,娘亲,也不能让他就这样子躺在这里吧。”

    火倾羽丢了一瓶药给他:“这个化尸散,倒在他的身上,他很快就会化成血水,然后蒸发掉。”

    牙牙看着手里这个东西,有些爱不释手,这简直就是行走江湖,杀人利器,必备良品。

    他紧接着还是打开了,然后倒在了那个人身上,没过一会儿,一个大活人就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再也找不到一点痕迹。

    牙牙看了看发现还剩了半瓶,他毫不心虚的直接揣进了自己的怀里。

    火倾羽第二日起了个大早。

    练了一下功法之后,就吃了早饭准备去魂斗赛。

    今天又要从新再抽一次签,她这次运气非常的好,抽到了最后一个。

    她对战了两场之后发现没什么意思,因为这俩人战斗力太渣了,她比都懒得比。

    终于到了最后一场,这一场是一个蒙面的女人,大热天的把自己包裹得一丝不透。

    下面那些认识这个女人的人也在窃窃私语。

    “她怎么来了?真是奇怪。”

    “对呀,以前她对这种比赛一向是不关心的。”

    “看来那个女人有苦头吃了,真是可惜了,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小美人。”

    火倾羽都感觉有些奇怪。

    比赛刚刚开始,她用功法移到她身后,一剑刺去,却发现刺到的只是一个虚影。

    她一下子提高了警惕,看来这个人倒是深藏不露,倒也是一个厉害的人物。

    她异常警惕的环顾着四周,然而还是棋差一着。

    牙牙看见了那个女人刚准备想开口提醒她,然而还是有点迟了。

    她突然感觉后面一阵掌风扫来,一个避闪不及就已经中招。

    她被打得血都从嘴角流了出来,京玺在下面看得心疼的不行。

    火倾羽看着眼前这个女人,再也没有丝毫隐藏,拿出了自己所有的实力。

    她拿出了火云剑,一剑刺向了她,这次却仍然还是一个虚影。

    那个女人又不见了,她深吸一口气,想着办法。

    台下的人就看着她突然闭上了眼睛,觉得非常惊讶,都以为她这是在自找死路,认为她已经认输。

    火倾羽闭上眼睛之后,非常仔细的用耳朵去聆听四周的声音。

    她突然提起了火云剑,转过了身往后面一刺。

    她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就已经看她单膝跪在地上,腹部全是血。

    台下的人看着觉得非常的不可思议,没想到竟然还有这拨操作,都看得津津有味。

    那女人支撑着身体站了起来,那双死寂得没有一丝情绪的眼里突然之间有了一点波动:“你,很强,我认输,三个月之后我会再找你挑战。”

    她说着就已经走下了擂台,火倾羽摸了摸鼻子,不以为意。

    呵呵,三个月之后她找得到她再说吧。

    下面那些观众纷纷都已经炸开了锅。

    “天哪,他真的把那个魔女给打败了,这人是什么来头?怎么没见过。”

    旁边的人也纷纷附和,都在七嘴八舌的讨论。

    火倾羽上午就已经把比赛给打完了,下午就准备随便逛逛,想熟悉一下城里的情况。

    她这次出去并没有带京玺,只带上了牙牙。

    这城里三教九流,什么人都有,不过这种地方能人异士也多。

    她走着走着,竟然看到一条小巷子边竟然也有人在算命,她觉得有趣儿,就过去瞧了瞧。

    牙牙看着面前这摊子,有些意外:“娘亲,你也信这个啊。”

    火倾羽随意的回答:“不信啊。”

    牙牙心里非常无语:“不信你来看什么。”

    “看看而已嘛,”她说着就朝那个摊子走了过去。

    她走过去之后还觉得有些惊奇,因为这个算命老头的长相。

    他长得倒是平淡无奇,不过惊奇的是他脸上有一块红色的,像是图腾的东西,而且他的眼睛竟然全是白色的,就连瞳孔也是。

    火倾羽还以为她是得了白内障才会这样,或者说天生眼睛看不见,然而是不是这样的,这老头甚至看得十分清楚。

    他这个摊子十分简单,上面就只有文房四宝,以前几枚铜钱,一个龟甲。

    桌子的旁边立着一杆旗帜,上面写着上有乾坤,下有天命。

    ,精彩!

    (m.. = )
小说推荐